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六章 发狂
    ,精彩小说免费!

    头顶上是子弹破空时发出的尖锐的“嗖嗖”声,身下是带着泥腥味的土地,而在身边,则是四分五裂的肢体以及漫天喷洒的血液和骨头茬子,当然,也少不了手下那凄惨的哀嚎......

    手下的惨状和尖锐的子弹破空声,让喀戎的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一种无法压抑的恐惧在瞬间就扼住了他的喉咙。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饶是喀戎也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可如此惨烈的场面却是他从来不曾看到过的。

    喀戎见过被地雷炸的四分五裂的人,也见过被ak扫射打死的人,更见过被rpg火箭弹轰死的人,战场的各种死法他基本就见识过。

    可他那都是看的是尸体,都是在事后看到的。

    像这种被大口径重机枪当面把人打的四分五裂的情形,喀戎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惨烈的事情。

    喀戎甚至都能感受到从副营长脖子里喷射出来的鲜血在自己脸上留下的那种温热的热度......

    但更让喀戎恐惧的是那些贴着自己头皮嗖嗖飞过的子弹。喀戎恨不能把自己的脑袋拱进地里面去,那种大口径的机枪子弹擦着头皮而过的感觉,真的是太吓人了。

    幸好,这种声音只不过是响了十多秒。

    待到那种子弹破空的声音不再出现之后,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喀戎这才战战兢兢的抬起了头,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裤裆里此时已经是潮湿一片。

    虽然天色很黑,可周围的情形还是让喀戎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附近方圆这十来米的地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血肉地狱,到处都是人体的断肢,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儿,到处都是混杂着骨头茬子的肉块......喀戎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勤务兵脖子大动脉在“呲呲”的向外喷血,那“呲呲”的声音,在这片树林中显得是那么的恐怖。

    那还是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孩子啊......

    喀戎爬了过去,用手狠狠地按在了勤务兵的脖子上,但这显然是徒劳的,从这孩子的颈动脉中喷出来的鲜血根本就不是喀戎能够用手按住的。

    “营、营长......我、我、我想找妈妈......”勤务兵眼神中流露出了哀求,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一句话之后,那双瞪着的双眸就彻底失去了光彩......

    喀戎趴在地上,看着那一双近在咫尺的眸子,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愤和恐惧,忍不住仰头大叫了起来。

    “啊......”

    喊完了这一嗓子,喀戎竟然出奇的茫然了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刚才还好好的一帮人,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七零八散的血肉,连个囫囵个都落不下。副营长、一连长、二连长、四连长、他喀戎的勤务兵、还有其他十五六个营里的中高层军官,就在这短短的十多秒钟之间彻底离他而去......

    喀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这帮人明明还距离仓库区有将近四百米呢,又是在丛林中,天色又这么黑,对方到底是怎么对这里实施了如此精准的打击?

    难道对方能视黑夜如无物?

    要不然对方是怎么打死自己这么多兄弟的?

    想到这里,喀戎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仗还怎么打?中高层军官死了这么多,整个营的指挥系统全都乱了套;而且敌方在黑夜中还能实施如此精准的打击,你说这仗该怎么打?

    最关键的是,喀戎很清楚敌方这种大口径重机枪的威力。如果是7.62毫米口径的班用机枪还好说,躲在树后面就能躲避子弹,可这种点50口径的重机枪,即便人躲在树后面也没用,那种机枪的子弹可以轻易打穿胸径为30厘米的树木......

    有这么一挺重机枪镇守仓库区,那得拿多少人命来填?

    最关键的是,喀戎很清楚,在这种口径的重机枪面前,人命根本就不算什么,就算是用人海战术,也架不住这种大口径重机枪的扫射。这东西一发子弹可以轻松的穿透两个人的身体......

    一时之间,喀戎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营长,营长!”那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有些害怕的声音,喀戎趴在地上向那边看去,却发现是自己的参谋正脸色刷白的趴在一棵大树后面哆哆嗦嗦的叫自己。

    “营长,您没事吧?”参谋看到喀戎扭过头,连忙问道,语气中充满了害怕和担心。

    “我没事,可是这些兄弟们全都没了啊......”喀戎直觉的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营长,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参谋说道。

    喀戎抹了一把眼泪,再次扭头看了看那些永远再也看不到的兄弟们,咬了咬牙,匍匐着向着参谋那个位置爬去。

    待到喀戎和参谋爬到了十多米远的一处凹陷的地方之后,他们俩这才发现这个地方竟然趴着二十多名士兵。

    这些士兵显然吓坏了,趴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喀戎是既生气又无奈,偏偏他还没办法骂这些士兵,他刚才就吓得已经尿了裤子......

    这些士兵别看穿着政府军的军装,但实际上却是不折不扣的农民。他们只不过是想混口饭吃而加入政府军的,在三个月之前,这些人就是只会挥舞锄头的农民啊。

    你能指望他们像那些经历过枪林弹雨的职业军人一样,在面对这种惨烈的局面时面不改色?

    他们能忍着没有逃跑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或许是他们根本就不敢逃跑,他们也怕离开这个凹陷的地方,就会遭到那种恐怖的大口径重机枪的打击。

    这样的情形让喀戎也是彻底没办法了。

    来的时候是四十多个人,其中有自己的副营长,还有几个连长和参谋,可以说自己这个营除了留在莫格叠场口的三连连长没有到这里之外,其他的中高层军官全都来到这里了。

    结果除了自己和参谋以及二十来个士兵之外,其他的人在短短的十多秒中全都死光了。

    或许是喀戎的出现,让这帮吓坏了的士兵找到了主心骨,这些士兵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喀戎,那眼神中明明就在祈求——营长,赶紧带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吧......

    喀戎看着这些已经吓破胆的士兵,皱着眉头问道:“通讯兵呢?”

    参谋看了看这些士兵,摇了摇头,然后猫着腰站了起来,向刚才那个地方看了看,这才再次爬着出去,一会儿的功夫,这位参谋就拉着一个仅剩下上半身的尸体回到了这里。

    这半截尸体是从腹部断开的,肠子什么的全都出来了,很显然,这个可怜的倒霉蛋比二连长还要倒霉,被一枪直接从腹部给打成了两截......

    几个士兵一看这半截尸体,立刻就呕吐了起来,喀戎也是忍不住皱眉道:“这就是我们的通讯兵?”

    “是的长官,只可惜他现在已经不在了。”

    参谋说着,将这半截尸体翻了一个个,从背后解下了无线电台。

    幸好那颗子弹是打中了通信兵的腹部,要是子弹再向上三十公分,那么连带着通讯兵背上的电台都会被直接打碎。

    喀戎拿起了电台的通话器,想了好大一会儿这才低声的对通话器说道:“泉苏、泉苏,听到请回答。”

    泉苏是喀戎这个营的三连连长,在莫格叠场口的战斗中,他和他的三连被喀戎留在了那里打扫战场。

    过了一小会儿,电台响了起来,“营长,我是泉苏,有什么事情?”

    “马上带着你的人立刻给我赶到杭巴场口这边来!我要你们只要能动的全都过来!”喀戎恶狠狠的喊道。

    挂掉了无线电之后,喀戎看着参谋说道:“马上联系我们其他的部队,把兄弟们全都集中起来,老子今天晚上说什么也要打下这个仓库!就是用人命填,也要拿下这个仓库!老子要给兄弟们报仇!莱莫,你安排一个人立刻给我联系炮艇,让他们给我把炮艇上的重机枪拆下来,老子要用重机枪报仇!”

    看着满脸是血的长官一身的杀气,参谋莱莫立刻就开始吩咐几个看起来还算是镇静的士兵,然后这些士兵转身就向黑暗中跑去......

    就在喀戎准备报仇的时候,杨靖回到了仓库。

    刚才打了一梭子子弹,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反正就是看到那个地方人多,然后使劲的搂了一梭子,所以他当然不会知道就是他的这一梭子,竟然差点把喀戎这个营的所有中高层军官给一锅端了。他自然也不知道,已经发狂的喀戎正准备进行疯狂的报复。

    “这个大家伙很过瘾是不是?”胖子矿主吴德钦笑呵呵的问道,“这种大口径重机枪,在缅北可是真不多见,不过政府军的炮艇上倒是经常装有这种重机枪。”

    吴钦貌笑道:“德钦先生,放心吧,咱们仓库距离雾露河还远着呢,政府军就是有这样的重机枪也打不到咱们这儿。”

    杨靖抬手看了看腕表说道:“还有五十来分钟,咱们的援军就能到了,所以咱们不能麻痹大意,政府军毕竟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2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