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九章 最实际的......
    ,精彩小说免费!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最终就这么以乱哄哄的大溃败结束了。

    尼古拉斯.鲍尔默派过来的两架米-24雌鹿武装直升飞机像狗撵兔子一样的在空中走了几个来回,顿时就让躲都没有地方躲的政府军士兵彻底的崩溃了。

    这些士兵躲在大坑里,仓库区的机枪和步枪都打不到他们,可武装直升机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儿会飞......

    而且人家有装甲,别看7.62毫米的子弹打人非常狠,可是打到这种大家伙的装甲上,和挠痒痒没啥区别。两架不怕打偏偏火力凶猛而且还能到处飞的直升机在头顶上对着你射击,别说这些三个月之前还是农民的政府军了,就算是海豹突击队、三角洲特种部队、第九边防大队、特种空勤团sas、阿尔法部队全都拉过来,也他妹的受不了啊。

    所以,一场大溃败就这么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而喀戎这个主力营的营长,在看到自己的手下像一窝受了惊的兔子一样到处乱窜,也是气的指手画脚的乱骂,结果好死不死的正好被开着大灯的一架武装直升机看见,那架直升机的驾驶员也是孬,一看这家伙穿着军服,虽然满头满脑的全都是血,可那架势一看就像是一个军官啊,于是这驾驶员直接就拉低了高度,冲着喀戎就冲了过去。

    在距离还有五六十米的时候,直升机驾驶舱内的武器系统官一按机枪的发射按钮,一个长点射瞬间就在地面上拉出了一溜灰尘,下一刻,喀戎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团红色的血雾......

    这个在缅北、缅东战场上打过百十场战斗的老兵,这个当了十七年并的职业军人,这个缅甸政府军一个主力营的营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几发大口径机枪子弹给硬生生的打爆了。

    喀戎的死更刺激了那些政府军士兵,有的哭爹喊娘的恨不能多长两条腿的疯跑,有的则是干脆双膝跪地,高举双手投降,有的则依然还在反抗,更有的士兵则在相互厮杀,也不知道这些人之前是不是有啥仇怨,现在终于可以放开手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反正战场上乱套了,彻底乱套了,就连站在围墙后面的保安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那乱哄哄的一团,反正也没有人赶往前冲了,他们倒是乐得看热闹。

    雌鹿在空中嚣张的转悠了几圈之后,就一把拉升了起来,向着西南方向飞走了。再不飞回去的话,他们连回程的油都不够了。

    乱哄哄的场面一直持续到天光大亮,最终还是保安们端着枪出去把那些跪地投降的政府军士兵全都驱赶到了一起,至于跑掉的,那就随他们去吧。在缅北这种原始山林中,没有畅通的补给,他们就算是跑,都跑不了多远。

    当然,战场更多的则是尸体。饶是那些保安们也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物了,可在面对这些尸体的时候,也是忍不住脸色发菜,更有甚者直接就吐了出来。

    可这些尸体不处理也不行,现在缅北的气温也是很高的,要是任由这些尸体烂在这里,这片矿场也甭要了。尸体腐烂引发的瘟疫可不是闹着玩的。

    幸好住宿区还有好几万矿工呢,六大矿主直接宣布这一天不用挖石头,只要把这些尸体集中起来就好了。

    最终,在一个大坑中聚集起了超过三百具的尸体,浇上汽油,一把火全都烧干净了......

    彭佳盛是在那场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傍晚赶到达木坎矿区的,他不来不行啊,这些翡翠场口的老板凭借着一群保安,硬是打散了政府军一个主力营的进攻,让克钦邦的西部彻底安稳了下来,于情于理,他这个果敢王都必须要过来看一看,同时慰问一下。

    要不是这帮保安们挡住这个主力营的进攻,那么克钦邦的西部就算是彻底糜烂了,最关键的是,一旦让这个主力营占据了莫冈,那么彭佳盛这一年多来辛苦的局面立刻就会消失。

    政府军一个主力营有两千多人呢,要是这两千多人占据了莫冈,那就不是如鲠在喉那么简单了,那简直就和一把尖刀插进肺里没啥区别,要人命呐!

    果敢王彭佳盛是和尼古拉斯.鲍尔默一块来到达木坎矿区的,跟随着彭佳盛来的除了大约一千多人的克钦军士兵之外,还有雾露河上游的香洞、老帕敢矿区的几个矿主。

    达木坎矿区距离最远的老帕敢矿区直线距离也只有三十公里,昨天晚上达木坎矿区这边打的热火朝天的,又是空对地导弹,又是炮艇弹药殉爆,即便是隔着三十公里,老帕敢矿区那边也能听到这边那如同打雷一般的爆炸声,更别说距离达木坎矿区更近的香洞矿区了。

    这帮矿主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达木坎矿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也隐约猜出来肯定没有发生什么好事,他们自然要跟着果敢王大人过来看一看了。

    果敢王亲自驾临,以莫格叠场口的老板郭昂基,也就是那个被杨靖他们就下来的高个子老头,还有杭巴场口的老板吴德钦为首的场口老板都出来迎接果敢王大人的到来。在达木坎矿区,论声望和财力以及势力,就要数这两位了。

    杨靖虽然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展现出了超人的关系,可以说要不是他找来的那两架武装直升飞机,达木坎矿区说不定就会保不住了。可毕竟他在这里立足未久,而且他也不想过多的掺和这里面的事情,于是在一番推辞之后,他就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了。

    虽说这些场口老板并不怎么吊彭佳盛,但现在整个克钦邦毕竟是控制在这位大军阀的手里,而且这一年来这位果敢王竟然打的人数是自己十多倍之多的政府军抱头鼠窜,光是这份战功,就足以让所有的场口老板高看一眼了。

    以果敢王如今的威势,他要灭掉一个场口老板,比捏死一只蚂蚁轻松不到哪儿去,没有哪个场口老板敢在这种时候去触怒这位果敢王大人。

    昨天晚上的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了,可弥漫在空气中的那种硝烟味儿似乎还没有彻底消散,尤其是在仓库区周围一百多米的区域,地面和矿坑中到处都可以看到黑乎乎的土壤,这就更凸显出昨天晚上那场战斗的激烈了。

    “彭司令,昨天晚上是政府军的一个主力营外加十多艘炮艇一块沿着雾露河突袭达木坎矿区的。达木坎矿区下游的九个场口已经彻底完蛋了,九个场口的老板除了我老头子之外,全都不幸遇难,我也是恰好在仓库区检查第二天要发出去的货物,这才侥幸逃得了一命......”高个子老头郭昂基心有余悸的给果敢王讲述着昨天晚上发生在达木坎矿区另一边的战斗。

    彭佳盛一言不发双眉紧蹙的听着郭昂基的介绍,昨天晚上的战斗真的是出乎了这位果敢王的预料之外,他真的是没有想到政府军竟然还有这么果断的人物,竟然敢从西线进攻。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政府军的这步棋下的确实是非常妙,如果不是昨天那位科尔.史密斯先生恰好待在达木坎矿区,而且他还能和那位军火商联系上,让那位美**火商派来了两架武装直升机,那么西线可就真的危险了。

    事实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彭佳盛也有点懒得听这位郭大亨的讲述了,要不是碍着这位郭大亨的面子,彭佳盛已经率领着军队前去那边的矿区了。

    达木坎矿区一共有二十三个场口,雾露河下游的那片矿区就有九个场口,其他的十四个场口全都分部在这边。现在九个场口的老板死了八个,也就意味着有八个场口现在是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翡翠虽然不如种植罂.粟来钱那么快,但也蕴含着不小的价值,彭佳盛身为克钦邦的实际领导者,当然想把那八座场口接手过来。以后不管是自己开发还是拍卖出去,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所以,在耐着心思听完郭昂基的讲述之后,彭佳盛安慰了一下这个不管是在缅北还是在缅南和缅中地区都有着巨大声望的大亨之后,就顾不上听吴德钦的讲述,直接和杨靖会面,然后登上了停靠在雾露河岸边的炮艇。

    这两艘炮艇是克钦军缴获政府军得来的,以前政府军在翡翠矿区布置了六艘炮艇,彭佳盛再次复出的时候,在争夺老帕敢矿区的时候,击沉了四艘炮艇,缴获了这两艘炮艇。这两艘炮艇一直停在老帕敢矿区,这次彭佳盛来矿区,到达老帕敢矿区之后,就改乘炮艇来到了这边。

    “科尔,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主动联系鲍尔默先生,让鲍尔默先生派出了武装直升机,我们克钦邦可就危险了。”一上船,彭佳盛立刻就对杨靖表示了非常真诚的感谢。

    杨靖笑了笑说道:“彭司令,这是我应该做的,别忘了,我在这里也有自己的场口啊,要是让那帮政府军占了去,我可就血本无归了。”

    客气的话不需要多说,还是商量一下怎么补偿哥们吧,这才是最实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