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三章 那一道冲天而起的红光
    “干得漂亮!”就连彭佳盛也忍不住开口称赞了起来,即便是他,也是首次感受到从武装直升飞机上用空地导弹轰炸目标的那种痛快感。

    彭佳盛这一辈子可谓是经历了枪林弹雨,他用手枪打死过人,用老式的拉栓式步枪打死过人,用手榴弹炸死过人,埋的地雷也炸死过人,更用火箭筒打过敌人的战车和炮艇,可唯独就没有感受过这种从空中用精准的空地导弹轰炸的滋味。

    得到了彭佳盛的称赞,几个人来疯的苏联退役士兵立刻兴奋的高呼着自己的母语,驾驶着雌鹿在八莫的上空盘旋,时不时的来一个俯冲,机鼻前端的四管加特林重机枪打出一串长点射,总能干掉不少的政府军士兵。

    政府军士兵虽然也有用rpg来打这个在空中肆虐的雌鹿,但在这几个恨不能把雌鹿开成米格-27的老毛子面前,这些只能打直线的rpg,显然拿这架雌鹿无可奈何。

    相反,地面上的攻击也激起了这几个老毛子的怒火,只要是在空中发现了可以攻击的目标,在十秒钟之内,必然会有一枚s-24火箭弹准确的击中目标。几分钟之内,已经有十多辆军车被这架雌鹿干净利索的干掉了。

    制空权的重要性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有这么一架雌鹿在,政府军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一架雌鹿的作用甚至比两千人的克钦军部队还要大。

    在十几分钟之间,被政府军控制的区域就彻底乱了套,无数政府军士兵大呼小叫的到处乱窜,只恨自己的爹娘当初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八莫城区的大乱,也让克钦军的指挥官发现了可乘之机,就在雌鹿离开战场的同时,数支克钦军部队迅速从八莫机场出发,沿着八莫的大街小巷,迅速的向着政府军控制的区域展开了进攻。

    已经被那架雌鹿虐的欲仙欲死的政府军,此时哪儿还有抵抗之心?本身在丢失了八莫机场之后,驻守在八莫的政府军就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决心,现在连最高军事长官都被炸死了,这帮子放下了锄头穿上军装最多也就是几个月的政府军士兵,又怎么能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克钦军?

    战斗几乎呈一边倒的局面,经过大半天的战斗,一直到夜幕降临,原本仅仅是占据了八莫城东北方八莫机场的克钦军,竟然一鼓作气的拿下了大半的八莫城,在八莫城隔着史迪威公路和政府军的残留部队对峙。

    而在城外,无数的政府军士兵丢盔弃甲的向着西边撤退。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拿下八莫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晚上彭佳盛好好的宴请了两架雌鹿上的驾驶员和武器系统官,虽然今天仅仅只出动了一架雌鹿,可就是这一架雌鹿的威力,也已经让彭佳盛喜出望外了。

    相比于缅甸政府军那几架可怜的米-2直升机,雌鹿虽然是晚辈,可远远不是米-2这种已经老掉牙的直升机能够比拟的。

    米-2直升机虽然也是号称武装直升机,但米-2上面甚至只悬挂非制导性的火箭弹,差不多就是相当于rpg单兵火箭筒那样的武器。这种非制导性的火箭弹又怎么能够和雌鹿上的9m17-phalanga空地导弹相比呢?

    说个毫不夸张的话,以雌鹿表现出来的战斗能力,一架雌鹿甚至可以单挑三到四架米-2。

    有了这两架雌鹿在,克钦军的制空权在十年之内可以不用担心了。

    杨靖也对于这架雌鹿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侧目不已,果然,这种现代化的武装直升机确实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除非聚集上几十支rpg一块集火,或许能把雌鹿打下来,否则就凭政府军这种战五渣的战力,要想打下这两架雌鹿来真的是很难的。

    第二天一大早,杨靖打算辞别彭佳盛离开这里。再从这里待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按照现在的战况来看,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克钦军就可以把八莫完全收复,到时候乌麻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就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史迪威公路运送到瑞丽。

    自己必须得提前离开这里,然后到带着皮特.吴去瑞丽一趟,从瑞丽找一处地方修建仓库,或者干脆在瑞丽寻找好运输的方式,直接把这些翡翠原石送到燕京去。

    虽说翡翠原石只要抵达瑞丽,那么一颗心就可以彻底放进肚子里了,可瑞丽那边怎么都需要提前安排一下,从海关到仓库再到运输,都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八十年代中期的瑞丽可不像三十年后的瑞丽,无论是高速公路还是铁路都还没有,就算是320国道,现在也是很难走的一条路。而距离瑞丽最近的机场——芒市机场,要到1990年才能建成通航,现在要想把每年小千数吨的翡翠原石运到燕京去,困难可是很大的。

    杨靖站在机场上,有些无聊看着彭佳盛正在给准备出击的士兵们作动员。等到彭佳盛讲完了话,他才能和这位果敢王告辞。

    无所事事的杨靖东瞅瞅,西看看,视线不由得就落在了太平江北岸的那座孤山上。

    八莫处在迈立开江和太平江交汇口的东岸,在太平江的南岸。而在太平江的北岸,有一座孤山,这座山并没有和北面的山脉连起来,而是孤零零的矗立在江北岸。

    山并不算高,只有三百多米的高度,但也足以让距离这座山接近十公里的杨靖看的清楚。

    这座山其实也很普通,不过杨靖总觉得这座山出现在这种地方很突兀。八莫所处的这片冲积平原面积很大,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内基本上都是冲积平原,只有在极远处才能看到隐隐的青山。

    可这座孤山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两江交汇口的北岸,真的是有点扎眼。

    就好像鲁省的省会泉城,泉城在黄河的南岸,在黄河以北,那是一马平川,一眼看过去恨不能能看几十公里。可唯独就在黄河北岸就有一座“鹊山”。这座鹊山海拔也不高,只有二百来米,但孤零零的矗立在黄河岸边,却是极为扎眼。

    眼前这座孤山就和泉城的鹊山差不多,这让杨靖也不禁感慨大自然的神奇。如果要是在战争时期,在一马平川的八莫平原上,这座孤山绝对是战略要地。

    看着这座山,杨靖不自觉的就用上了“天眼”技能,结果这一看不要紧,出现在眼前的情况差点就让他蹦了起来。

    在天眼技能的观察下,四周都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淡青色雾气,尤其是在迈立开江上方,这种淡青色的雾气要更浓郁一些。这是很正常的,作为两江汇合之地,八莫可是盛产沙金的。别的不说,八莫旁边的那条迈立开江就是一条蕴含着丰富沙金的河流。

    可就在这一片淡青色的雾气之中,就在那座相距差不多十公里的孤山上,一道冲天而起的红光格外的显眼。

    说实在的,从拥有了“天眼”技能之后,杨靖还从来不曾见过如此宏伟的红光。哪怕就是在美国参与仓库拍卖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个仓库,其蕴含的红光和眼前这道红光比起来也是犹如萤虫之于皓月。

    那次仓库拍卖,那间仓库中可是藏着十三幅价值连城的名画,虽然是被盗的赃物,但其中蕴含的人文宝气也是非常充足的。

    可眼前这道红光竟然是如此的宏大,比那个仓库中蕴含的人文宝气多了一百倍都不止,这得是多大的重宝才能蕴含如此巨量的人文宝气?

    当杨靖定了定心神再仔细观察的时候,竟然在那道冲天而起的红光之中还发现了一缕缕青蓝色的光芒,不用说,这是天然宝气才具有的宝气颜色。

    也就是说,在那座孤山中应该藏着大量的古董以及宝石之类的东西!

    要不是杨靖敢肯定天眼是不会出错的,他真的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八莫是缅北的贸易重镇和交通枢纽不假,可这仅限于八莫城区,出了八莫的城区,外面就是一片荒郊,尤其是那座孤山离着八莫还有将近二十里地呢,谁又会在哪种地方埋藏宝藏?

    关键是缅北本身就穷的要命,谁又会在这种穷的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埋藏如此的重宝?

    在看到这道红光的时候,什么回去更改国籍了,什么翡翠原石的运输了,全都被杨靖给扔到了脑后。这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宝藏啊!

    杨靖再也站不住了,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拼命的拉着他赶紧去那座孤山。

    看着彭佳盛依然在那里滔滔不绝喋喋不休,杨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冲着彭佳盛的副官招了招手,那个副官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一会你给彭司令说一声,就说我去周围逛一逛,让他不必等我了。如果我逛完了,我会自行离开克钦邦的。告诉彭司令,让他放心好了,我在这里是绝对没事的,我已经和我的保镖联系上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驾驶直升飞机过来接我。”

    那副官楞了一下,随即很为难的说道:“史密斯先生,您就这么不告而别,这似乎有点......”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和彭司令贵在交心,一些乱七八糟的礼节在我们之间不用也可以。你给彭司令说,就说我期待着他尽快拿下八莫。好了,不多说了,给我一辆摩托车,我这就出发!”

    副官无奈的点了点头,指着机场跑道另一端说道:“史密斯先生,您如果想要摩托车的话,去那边找后勤官要就可以了,我们这里还是有不少摩托车的。”

    杨靖摆了摆头,头也不回的快步就向着机场跑道的另外一端走去,至于彭佳盛怎么想,杨靖才懒得去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