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七章 黔国公的宝藏
    杨靖抓着藤蔓迅速向下爬去,很快就来到了那扇石门的跟前,这个时候杨靖才发现,原本纹丝不动的石门,现在竟然开始慢慢的向下沉了下去,同时杨靖还发现在石门下方大约一米半的位置,大量的细沙不断的从一个空洞中漏出来,顺着悬崖直接就倾泻了下去。

    稍微一琢磨,杨靖就搞清楚了这扇门的机关所在。

    当初设立这扇石门的时候,底下应该是空的,然后在下方中空的地方填上大量的细沙,再把这扇门安置在细沙之上。

    只要细沙不泄露,那么就会一直顶着这扇门,让石门沉不下去。可一旦细沙开始从底部泄露,那么细沙就会下沉,这扇沉重的石门也会跟着一同下沉,最终把整个通道露出来。

    而控制细沙泄露的机关,就是上方十五米处的那根条石!只要把条石推进去,那么底下的细沙泄露口就会被打开。

    琢磨明白了整个机关的构造,杨进也是不禁暗叹设计这道石门的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

    随着细沙不断的向外倾泻,石门下降的也就越来越多。不过当石门下降到大约一米左右的位置时,竟然不再向下降落了。杨靖向下看去,果然,那个口子也不再向外倾泻细沙了。

    这种情况一琢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细沙在这里面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上半部分估计早就已经发生了板结现象,下面没有板结的沙子流出去了,那些板结的沙子流不动,这石门自然也就沉不下去了。

    不过这个无所谓,反正现在石门已经打开了一个半米左右的口子,完全可以钻进去。

    杨靖并没有急着向里钻,而是把脸靠近了打开的口子,当他清晰的感受到从这个口子中不断向外喷涌而出的凉风并没有什么腐朽的气味之后,这才放心大胆的钻了进去。

    像这种密封了也不知道多少年的山洞,如果冒然进去的话,通常都会很危险的。但很显然,这座埋藏着宝藏的山洞显然不是一个完全密封的山洞,山洞中应该有通风口,否则不会出现空气对流的现象。

    可即便是这样,当杨靖钻进之后,还是从空间中掏出了一套微型氧气罐,同时还掏出了一个额前带着射灯的矿工帽和一个防毒面具。

    穿戴完毕之后,杨靖打开了矿工帽上的射灯,手里提着一把强光手电,同时把上好了子弹的m4战斗散弹枪拿了出来挎在身上,一手拿着强光手电,一手端着战斗散弹枪,这才开始向着黑黝黝的通道深处慢慢的走去。

    这条通道明显是天然形成的,很宽大,足有两米多高两米多宽。就是在入口处狭窄了起来,而且从入口这两三米的狭窄的地方来看,这一段应该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杨靖沿着向斜下方的通道小心的走着,走了大约三四分钟,估计足足向下走了得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在了杨靖的眼前。

    这个空洞足有七八米高,最长的地方足有四十多米长,最狭窄的地方也有二十来米,这条通道的出口就位于这个空洞距离地面大约五米高的地方。

    站在这个地方,杨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不断有凉风从这个巨大的空洞中涌向自己所站的这个通道,很显然,这个空洞并不是密封的,应该还有别的出口或者是通风口之类的通道。

    站在通道边缘,杨靖小心翼翼的向下看去,发现在通道口的下方岩壁上,有一些凿出来的凹陷,显然,这些凹陷就是上下所用的。

    把手电放进了兜里,把战斗散弹枪收回空间,杨靖小心翼翼的沿着这些开造出来的凹陷顺利的爬了下来,当站在空洞的地面上,杨靖这才觉得这个空洞果然很大。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溶洞,因为这座山不是石灰岩,而是坚固的花岗岩。也就是说,这个空洞应该是当年在造山运动时形成的,或许是山体还处在柔软阶段的时候,从地下冲上来的气体在山体中冲出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空洞。

    距离下来的通道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条更宽敞的通道向着斜下方延伸,杨靖站在那个通道口试了试,发现那里并没有对流的空气,但很显然,这个宽大的通道应该就是这个洞穴的另外一个出口。

    杨靖带着防毒面具,随身还携带着氧气瓶,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沿着这条更加宽敞的通道向下走去。

    走了足有七八分钟,杨靖估计都走出去二百多米了,应该都快到达外面了,前方才被一堆岩石彻底堵死。

    走了这一圈,杨靖心中就有数了。很显然,刚才那个巨大的空洞应该就是位于这座孤山的山腰处,大体位置应该在“窝头”和“切糕”连接的位置,应该要偏东南一些。也就是说,山顶那个巨大的“切糕”,有大约十分之一的山体是坐落在这个空洞上的。

    至于这条被堵死的通道,应该是这个空洞的原本入口,只是当这个空洞被用来盛放宝藏之后,这个入口就被彻底堵死了。埋藏宝藏的人家伙转而又从上方那条通道开辟了一个出口,并在出口处设置了一道沉重的石门......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但杨靖也觉得自己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要不然好好地一个出口,干嘛要用这么多巨石堵死?

    杨靖转身往回走,走到空洞之后,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这个空洞。

    沿着空洞的边缘走了一圈,最终在走到另外一端的时候,一个凸起的石台让杨靖彻底的激动了起来。

    这个石台足有三十多平方米,比高低不平的空洞地面要高出一米多来,在这个石台上,摆放着数十个巨大的木头箱子,而让圣戒都有着强烈被吸引的感觉,就是来自于这些巨大的木头箱子。

    这些箱子每个都足有一米见方,上面落满了灰尘。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些箱子也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少年了,这个空洞虽然有通风口之类的通道,但这里毕竟是在缅北地区,空气虽然不如外面那么潮湿,但也绝对称不上干燥。

    而这些箱子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竟然完好无损,这显然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一般的木箱要是在这种环境下,估计四五十年就得腐烂了,可眼前这些箱子显然没有一口出现腐烂的。

    杨靖轻轻擦掉了一口箱子上面的灰尘,悄然发动了鉴定技能,结果圣戒给出的答案让杨靖差点跳了起来。

    “金丝楠阴沉木木箱,1659年,沐天波。”

    “嘶......”杨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数十个大木箱竟然是金丝楠阴沉木做的,这也太奢侈了!

    阴沉木又称乌木,是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故又称“炭化木”。

    阴沉木种类繁多,有麻柳树、青冈树、香樟树、金丝楠木、小叶楠木、红椿木、红豆杉、马桑、黄柳木、黄柏、槐木等。这些原木在地下埋藏成千上万年,因年代久远,其密度很大,质坚体重,其中尤以金丝楠阴沉木最为贵重。

    金丝楠阴沉木是乌木中最为珍贵的品种之一,要莫大的机缘才能寻得。民间就有“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的说法。由于金丝楠阴沉木是神秘珍贵的“宝物”、“神器”,民间另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的说法。这种珍贵的木材更是有着“皇帝木”之称。

    怪不得这些木头箱子在这里存放了这么久都不曾腐朽,原来竟然是阴沉木做的。这种乌木别说是放在这种地方了,就算是埋在地下都能保持几千年不腐。

    而让杨靖震惊的还不是这些木箱子,而是造这些木箱的竟然是黔国公沐天波!

    沐天波何人?明朝开国大将军、朱元璋的养子、黔国公沐英的第十一代孙,也是明朝最后一代黔国公。

    沐天波从十岁就世袭黔国公爵位,为大明皇室镇守南云。后来永历皇帝朱由榔逃难到了南云,沐天波又追随永历帝进入到缅甸逃难,最终在咒水之难中战死。

    沐家世代镇守南云,是大明朝忠心耿耿的忠臣。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榔逃难到了南云,沐天波也与李定国、孙可望一同协助朱由榔抵抗清军。

    如果要是沐天波、李定国还有孙可望能够齐心合力,朱由榔的小朝廷未必就不能在南云保持下来,但奈何孙可望狼子野心,背叛了永历皇帝,结果导致明军势力大减,被吴三桂趁机攻破了南云。

    无奈之下,朱由榔只得留下大将李定国率军继续在云贵一代抵抗清军,而他则率领小朝廷逃入缅甸。结果到了缅甸也是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最终被叛变的缅甸王一网打尽,从此彻底终结了明朝的历史。

    杨靖对于这一段历史也是熟知的,他自然之道当时黔国公沐天波就是护送着朱由榔进入缅甸的主要大臣,只是,这些盛放着明显就是皇室宝藏的大木头箱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沐天波对于皇室的忠心自然是不用怀疑的,可这些宝藏又怎么解释?

    杨靖有点抓耳挠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