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八章 字画、珠宝、金银......
    这些大木箱子上都有铜制的锁鼻锁扣,上面挂着大大的铜锁。只不过这些锁鼻锁扣以及铜锁上,都长满了绿色的铜锈,杨靖只不过是稍微一用力,锁鼻锁扣就直接断开了。

    这些木箱子在这里放了最少也有四百多年了,这些暴露在外面的锁鼻锁扣要是不锈坏了那才叫奇怪。在这种环境下,这些金属制品反而不如阴沉木抗腐朽。

    杨靖打开了这个箱子盖,却发现这口箱子竟然都是用将近一寸厚,也就是大约三厘米厚的阴沉木打造的,光是这个箱子的重量估计就有三四百斤。金丝楠阴沉木可是很重的,入水即沉。

    这箱子不愧是金丝楠阴沉木打造的,里面和外面一样,不见一丝的腐朽。在原时空,金丝楠阴沉木的价格暴跌了不少,可这种木材实在是太稀罕了,这么好的板材带回去即便是不出售,用来打造家具那也是一绝,其价值绝对要超过那些红木家具。

    箱子打开之后,映入杨靖眼帘的是一层淡黄色的桐油纸,这些桐油纸外面扎着麻绳,不过那些麻绳早就已经烂的断掉了,不过这些油纸还算不错,到没有出现什么腐烂的现象。

    轻轻的揭开这层油纸,杨靖发现下面还有一层桐油纸。连着揭开了三层桐油纸,才露出了一层明黄色的丝绸,这种明黄色也是让杨靖心神一震。在华夏的封建社会,这种颜色只有皇室才可以使用。很显然,这些木箱子里盛放的东西绝对都是出自皇室,要不然除了那些造反的家伙,也没有人敢用这种颜色的丝绸。

    或许是因为有外面那三层桐油纸的保护,这层明黄色的丝绸并没有什么腐朽的现象,这让杨靖心中暗喜,如果这些丝绸都能保存下来,那么里面的东西自然也就可以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

    丝绸只有一层,轻轻揭开之后,就彻底露出了里面的物品。

    这里面都是一卷一卷的画轴,杨靖随便拿起了一副画轴,小心翼翼的打开之后,一看题跋,杨靖心中就是一阵激荡。

    这竟然是明代三才子之一的徐渭徐文长的《幽兰图》。这幅画杨靖只是在某个历史记载中曾经看到过有提及,但却从来不曾听说这幅画流传下来。

    现在,这幅画竟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如何能不让杨靖激动万分?这可是徐渭的画啊,其价值难以估计!

    这幅画保存的很好,上面不仅有徐渭自己的题跋,还有很多的鉴赏收藏印章,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杨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轻轻的把这幅画收了起来,直接就扔进了空间中。这种珍贵的画作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不要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鬼知道这些画被放了这么长时间,乍一接触到外面的空气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呢。

    虽说刚才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产生什么坏的变化,可杨靖不敢冒这个险,直接就把画放进空间是最稳妥的办法。

    然后又抓起了一个画轴,轻轻地打了开来,结果依然是徐渭徐文长的作品,不过这不是一幅画,而是一幅字,写的正是苏东坡的那首大名鼎鼎的《赤壁赋》。

    这幅字是用行草书写的,全篇字潇洒大方,犹如飞龙在天,又若羚羊挂角,即便是杨靖这种不太懂行草的人,看了之后都觉得极为舒服。

    徐渭徐大家最擅长的可不就是行草?

    一幅画、一幅字,就让杨靖怦然心动了,更别说这个箱子里还有更多的画轴呢。

    仅仅是这两幅作品,杨靖就知道这个箱子中盛放的恐怕都是一些价值连城的字画,他也顾不上仔细观察了,一股脑的把这些画轴全都收进了储存空间之中。

    把这些画轴全都放进了储存空间之后,杨靖这才安心了不少。一屁股坐在了那个木箱子上面,然后开始一卷一卷的向外拿那些画轴。

    打开一个画轴,杨靖的心脏就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

    “这幅字竟然是解缙的《河川咏赋》,还是狂草......”

    “老天,这幅字同样是解缙大学士的小楷《书宋人词》,光知道这解大学士留有墨迹《书唐人诗》,不曾想这位才华绝伦的大学士竟然还写过宋人的词。这可真了不得,了不得啊!”

    “咦,这是唐伯虎的《庐山苍松图》,这幅画的尺寸好像比那幅拍出了5.9亿美元的《庐山瀑布图》还要大,这要是拿回去,啧啧......”

    “这幅墨迹也是唐伯虎的,我看看啊,老天,是唐伯虎自己作的诗《叹世》,自己作诗自己写,这幅墨迹也当得无价之宝!”

    “这幅画是董其昌的山水画......”

    “这幅画是文徵明的《傲梅图》......”

    “还是文徵明的墨迹......”

    “这是杨慎的墨迹《升庵长短句》中的一篇墨迹......”

    “哎呀,这是董其昌的《燕山行》?”

    “这是倪瓒的《墨竹图》?”

    ......

    杨靖每从空间中拿出一轴画卷,小心脏就不由得哆嗦两下,哆嗦哆嗦的也就习惯了。

    这些画和墨迹几乎全都是明朝一代著名书画家的作品,很多都是仅在记载中有的,有些干脆连记载都不曾出现过。可这些画全都是真迹无疑,不管是字画本身,还是字画上面的那些收藏印章,都足以证明这些字画的身份。

    光是这一箱子字画,就足有四十八幅,这要是拿回去,绝对可以震惊全华夏的。

    这一箱子字画,直接把杨靖就震得不要不要的了。相比之下,前段日子他从美国仓库拍卖中得来的那十三幅名画就差得远了。别的不说,光是唐伯虎的那幅《庐山苍松图》,如果要是上拍的话,价格恐怕就能顶的上那十三幅名画一半的价值......

    这仅仅是一个箱子中的藏品,而这里还有足足一、二、三......还有足足二十三口这样的箱子期中一些箱子虽然小很多,但也有十个箱子比这口箱子要大不少......

    从空间中摸出了一根烟,杨靖有点哆嗦的点燃了,深吸了一口,狠狠地压了压内心的激动。

    杨靖觉得自己现在要是不平复一下心情的话,说不定就得被眼前这些东西刺激的得心脏病。

    一根烟抽完,杨进的心情平复了很多,站起身来,他向着另外一端走去。

    直接拉掉锁鼻锁扣,掀开箱子盖,里面的东西再次刺激了杨靖一下。

    这口箱子里面不是字画,也不是其他的古董,而是满满一箱子的金元宝......

    黄灿灿的金元宝在矿灯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这种光芒,恰恰却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这个箱子要比刚才那个箱子差不多小一多半,也就是说差不多有半个立方左右,再加上这是金元宝,实际体积应该比半个立方还要少,杨靖估摸着这一箱子金元宝差不多应该有六吨左右,按照一吨黄金大约在三千五百万美元来计算,这一箱子黄金大约就值2.1亿美元。

    这箱黄金在价值上肯定是不如那一箱子字画,可这玩意儿在视觉效果上要远远超过了任何东西。这世界上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不懂那些字画,但估计没有哪个人不懂这些黄金!就算是傻子,恐怕都会喜欢这玩意儿的!

    杨靖又连着打开了几个和盛放着金元宝的箱子差不多大的箱子,不过这些箱子中再也没有黄金和字画了,而都是一些大个的银元宝。盛放着银元宝的木箱子一共有十口,加上这一口盛放黄金的箱子,一下子这就少了十一口箱子。

    这里总共有二十四个箱子,一下子就少了将近一半。不过这也让杨靖对于剩下的那些箱子充满了期待。

    杨靖又打开了两个箱子,结果这两个箱子里面盛放的全都是珠宝,其中杨靖还看到了两顶凤冠,一种是“十二龙九凤冠”的规格,另外一顶则是“九龙九凤冠”,一看就知道是皇后佩戴的凤冠。

    燕京十三陵中的定陵曾经出土过四顶凤冠,规格最高的那顶凤冠就是“十二龙九凤冠”,那是明神宗的皇后孝靖王皇后佩戴的凤冠。

    而眼前这两顶凤冠很显然也是皇后才能佩戴的凤冠,只是不知道是朱由榔的媳妇王皇后的,还是其他人的。

    除了这两顶凤冠之外,这两口箱子里还有很多珍珠和宝石,只不过那些珍珠都因为年代太久远了而都失去了光泽。正所谓“人老珠黄”,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天然珍珠即便维护的再好,最多也就是五六十年的保存期,过了这个期限,珍珠就完蛋了......

    只是可惜了这些珍贵的大珍珠了,全都报废了。

    不过这两口箱子里面的宝石却是让杨靖又兴奋了一阵。什么红宝石、蓝宝石、翡翠、和田玉、独山玉,在这两口箱子中都有不少,还他妹的全都是极品。

    废话,皇帝用的东西能差得了吗?

    而且杨靖再打开一口箱子之后,里面全都是这种宝石。

    光是这三口箱子里面的各种宝石,价值就远远超过了那一箱黄金。

    而这个时候,一个让杨靖苦恼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把这三个大箱子放进空间之后,杨靖竟然发现空间不够用了。这还是那十一口装着金银的箱子没有放进去的结果,空间中才放了四口箱子,就已经没地方了......

    杨靖看着空间中那些玻璃种的翡翠,这些翡翠之中有大约一半也就是一百来块还没有吸收其中的天然宝气,再加上这三箱子宝石,杨靖咬了咬牙,干脆决定给储存空间升级。

    反正距离上次给“限制级时空穿梭”升级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时间上没有什么限制了,现在手头又有这么多的宝石和翡翠,干嘛不升级?

    说做就做,杨靖直接就返回了原时空的新房中。技能升级和开启技能一样,都需要在原时空进行。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