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五章 年轻二十岁
    ,精彩小说免费!

    杨靖之所以花费这么大的心思搞这一套,主要就是为了给自己的“道医”传承找一个理由。

    不管这个理由站得住脚站不住脚,反正只要有了这么一个理由了,他再施展“道医”中的传承技能,谁也挑不出别的刺来。

    你信不信归你,我行不行那是我的事情。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只要能把病治好了,你就是不信也得信!

    杨爸这次真的是动心了,说道:“儿子啊,要不你就给你爹我弄一弄?”

    杨靖笑道:“瞧您说的,我这么折腾可不就是为了让您相信您儿子有一手吗?现在您相信了,剩下的就看儿子的吧!”

    说着,杨靖让自己老爹坐下,他拿了一个马扎坐在老爸跟前,让老爸伸出了手,平复心情,缓缓呼吸之后,这才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准确的搭在了老爸的腕脉上。

    杨妈和格格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种震惊的眼神。她们俩估计谁都没想到,这个和她们最亲近的人,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把脉足足把了有五六分钟的时间,杨靖这才让老爸趴在沙发上,然后伸手在老爸的背上、腿上、肩膀上甚至是胳膊上按了按,一边按一边问老爸“疼不疼”或者“酸不酸”。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杨靖这才说道:“爸,您这是典型的职业病。腰椎部分变形,腰肌劳损,外加您喜欢喝酒,还有痛风的毛病,所以您的内腑也有一些毛病。不过您甭担心,没什么严重的大毛病,就是这些小毛病凑在一起,有的时候一块发作,您就觉得受不了了”

    “那我这毛病好治吗?”

    “不是什么难事。爸,我今天晚上先给您扎几针,让您的身体先恢复恢复,等调理的差不多了,我再一次性的给您解决所有的问题。嗯,时间大概得需要半个月左右吧。”

    杨爸点了点头,杨靖回头对格格说道:“一会儿你还得回避一下,你去我房间开电脑上网吧,我给我爸扎几针,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好。”

    格格点了点头,起身走进了杨靖的房间,并回头关好了门。

    杨靖让老爸脱光了衣服,还有两天才停暖气,这两天温度又挺高的,所以即便是脱光了衣服,在屋里也不是多么冷。

    趁着老爸脱衣服的功夫,杨靖拿出了酒精灯,把那些针灸针挨着个的烤了一遍之后,这才让老爸趴在了床上。

    普通的针灸不需要全部脱光衣服,只需要露出需要露出的部位就可以。不过杨靖的针灸手法不一样,而且他要行针的穴位几乎遍布杨爸的全身上下,于是他就干脆让老爸全都脱光了。

    老妈跟着进了房间,打开了空调热风,这才站在一旁看儿子行针。

    杨靖站在老爸的跟前,微微一凝神,双手一下子拈起了六根针,一只手三根,然后双手猛地一抖,六根针直接就扎进了杨爸背部的六个穴道。

    这六根针都是用的直刺,六根明晃晃的针笔直的扎在了杨爸的背部。

    下一刻,杨靖的双手连续不断的取针,然后斜刺、平刺的手法不断的使出来,连半分钟的功夫都没有,从手到胳膊再到肩膀、背部、大腿、小腿,全都扎上了针,就连脚丫子上也扎了两根针。

    看着这明晃晃足有三十来根针扎在自己老公的身上,杨妈有些担心的问道:“老杨,疼不疼啊?”

    杨爸“唔”了一声,迷迷糊糊的说道:“疼?没感觉啊?儿子,这针已经扎了吗?”

    听到杨爸这么说,杨妈这才算彻底放了心。她知道,一个高明的针灸师在行针的时候,患者往往都感觉不到针扎在自己的身上。很显然,儿子的这一手行针功夫就已经极为高明了。

    杨靖笑道:“爸,我刚才已经行针完毕,下一步就是运针了。您可忍着点啊,一会儿可能有点不太舒服,麻、痒、酸、疼各种滋味您都得品尝一遍,但您一定得忍住,不能乱动,否则这治疗效果可就打折扣了!”

    杨靖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他的行针手法和运针手法和绝大多数的针灸师都不一样,最关键的是,他在即将开始的运针中,将会加入经过“反哺”转化过来的能量,这才是针灸的核心治疗手段。

    经过刚才的诊断,杨靖很清楚自己老爸身上的毛病其实已经挺严重的了,刚才只不过是为了宽慰老爸和老妈才说的那么轻松。都说重症需要猛药,所以,这次杨靖准备动用重手法来运针。

    他要借助这些针,把自己体内的能量渡入到老爸的身体之内,用这些能量来恢复老爸的身体机能。

    这种做法不仅会消耗掉不少的能量,同样起到的效果也是极佳的,只要杨爸在忍受住最初的那些负面感觉会后,那么他将会体会到什么叫做“重新做人”......

    “没事,儿子,你尽管运针吧!老爸能顶得住。”

    听到老爸这么说,杨靖再也不迟疑,双手再次化作了一团乱影,一连串撵、提、转、弹等运针手法施展出来之后,插在杨爸身上的那几十根细如毛发的银针顿时再次“活”了过来。

    “咦......啊......哈哈......哎呦......嘶......”随着杨靖的运针,一股股的能量也通过银针迅速的涌入到了杨爸的身体之内,杨爸顿时就发出了一连串的鬼哭狼嚎。

    杨妈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老公,杨靖擦了一把汗说道:“妈,没关系,我爸安全着呢,就是这股子滋味真的不太好受,我爸必须得忍住才可以。”

    杨妈点了点头,蹲在了杨爸的跟前,开始给自己的老头子大气鼓劲。

    过了大约五分钟,杨靖的双手再次化成了一团乱影,刚刚停下来没多久的杨爸再次鬼哭狼嚎了起来......

    这种过程一共经历了三次,然后杨靖双手再次挥舞,杨爸身上的那些银针几乎就在一瞬间全都被拔了下来。

    杨妈凑到了跟前仔细看了看,发现老头子的身上只不过是多了三十多个红点,一点血都没有出来,这才彻底放了心。

    杨靖拉过了一床毛毯,直接就给老爸盖住了,这才说道:“爸,您还得趴个十来分钟,等身上出的汗完全没了之后再起床。妈,我给我爸放一桶热水去,一会儿我爸必须得洗个澡。还有,这床毛毯还有下面的床单一会儿也没法用了,今天晚上您和我爸也别在这个屋子睡了,您俩去我那屋睡吧,我出去和克里斯他们住一晚上。”

    听到儿子说这话,杨妈还有点不理解,但杨靖很迅速的就走了出去,紧接着,杨妈就闻到了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臭味,好像好几年没清理的旱厕茅坑忽然被人扔进了一块石头,又好像那种传说中的鲱鱼罐头。

    反正那股子臭味差点没把杨妈给熏晕了。

    杨妈捏着鼻子问道:“你放屁了?”

    杨爸中气十足的回答道:“我还想问你呢?屋子里怎么这么臭?”

    杨妈没好气的瞪了老公一眼,正想把窗户打开呢,忽然想起来自家老公还光着呢,于是就捏着鼻子硬挺着。

    杨爸也是有点傻眼,屋子里挺干净的啊,怎么好不好的就冒出来这么一股子臭味?想了想,杨爸的脸色变了,偷偷掀开了毛毯的一角,结果这一掀不要紧,那股子臭味更浓了。

    这下子杨妈也搞明白了这股子臭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她也终于明白刚才儿子为啥说那番话了,还急匆匆的跑出去给他爹放洗澡水......

    这股子味直接就让杨妈再也忍受不住了,拉开们就跑了出去,那劲头,就好像屋子里有生化武器一样。

    杨爸没办法,他刚扎完了针,现在正浑身上下往外涌汗呢,毛孔全都打开了,这时候他要是敢出去,一着风,百分之百就得来一场感冒。

    所以他只能硬挺着。谁让这臭味就是从他自个儿身上出来的呢?

    好不容易熬过去了十分钟,杨爸觉得自己身上的汗已经差不多快干了,这才裹紧了毛毯从床上下来。下床后扭头一看,这才明白怪不得儿子刚才说这床床单也甭要了。

    床单上一个黑乎乎的人形印记,还散发着臭烘烘的味道。杨爸也不禁撇了撇嘴,一低头,拉开门就向着浴室冲去。

    浴室里已经是热气腾腾了,那个大号的木桶里装满了温度合适的热水,杨爸连含糊都没含糊,把毛毯往地上一扔,直接就钻进了木桶,舒服的哼哼了两声。

    不过一会儿他就不哼哼了,因为原本干净的热水,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黑乎乎而且还散发着一股子臭味的臭水。

    没办法,杨爸只得从木桶中钻了出来,打开了花洒一边冲洗,一边把水桶中的水放掉继续重新灌热水......

    杨爸在浴室里折腾了足有半个小时,这才穿着浴袍走了出来。

    杨靖听到动静,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格格依然没有出来。

    “爸,感觉怎么样?”杨靖笑嘻嘻的问道。

    杨爸毫不犹豫的伸出了两根大拇哥,笑着说道:“儿子啊,从小到大,你就是这件事情做的让你老子我感到最舒坦!好!老子现在感觉好像年轻了二十岁,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