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二章 仓库中的老家具
    “宿主请注意,虽然绝大多数东西我都可以为你引导出来,但有些独一无二的东西我还是无能为力的,比如说传国玉玺之类的东西。所以宿主在选择老物件的时候,一旦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我还是会给你发出警告的,希望你也要注意这一点!”

    看样子有些东西还是不行,不过好歹这个条件放宽了很多。

    至于传国玉玺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嘿嘿......反正杨靖现在是连想都不敢想!

    猜测中的漏洞并没有完全成立,说实在的,这种情况多少让杨靖有些失望。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圣戒曾经说过,制作它的那个原主人虽然是生活在一个全球统一的环境中,但这个主人肯定也想到了有关于国籍方面的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地域性”的规则。(ps:192章中有关于地域性的解释,这里就不多说了。)

    既然连“地域性”的规则都有,那就说明圣戒的原主人肯定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只不过应该是考虑的不是很完善,以至于出现了一个不算是漏洞的漏洞。

    不过虽然没有证明这个漏洞完全成立,可现在这个样子也比之前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以前只要是出现有可能引发时空悖论的老物件,别说是收购了,杨靖是有多远躲多远,甚至还不惜耗费了巨大的经历来实施之前制定的那个大计划,而且大部分都是由外国人来做,怕的就是引发时空悖论。

    而现在,自己变成外国人,时空悖论被引发的可能性极大的降低。虽然无法毫无顾忌的去收购那些老物件,但好歹可以让自己又选择的余地了。

    比如说这张百宝嵌罗汉床。要是在之前,那是有多远躲多远,这玩意儿绝对能够引发时空悖论的。

    可现在,圣戒只不过是消耗了一部分能量,就引导出另外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百宝嵌罗汉床,那么自己收购了这张罗汉床,让马大师继续收购那张摆在食堂中的罗汉床,既满足了自己收购老物件的愿望,又避免了时空悖论的发生,这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不过这样做显然有些得不偿失,不仅消耗了大约百分之二的人文宝气,而且这些宝气还无法从这张百宝嵌罗汉床中吸收,这就相当于用百分之二的人文宝气换来了一张明后期的海黄百宝嵌罗汉床。

    这张百宝嵌罗汉床固然挺珍贵的,可对于杨靖来讲,这张床显然不如那百分之二的人文宝气珍贵。更别说在亥四合院的地下室中还有一张明代的由小叶紫檀打造的百宝嵌罗汉床呢,那张床可比这张床珍贵多了!

    要是耗费天然宝气,杨靖是绝对二话不说,毕竟天然宝气又补充的办法,可这人文宝气就要比天然宝气珍贵多了。

    不过耗费了百分之二的人文宝气证实了这么一个半成立的漏洞,还收获了一张明末的百宝嵌罗汉床,这张床的品相比食堂中的那张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总的来讲也不算亏。

    而且在这个仓库中不仅仅有这么一张品相很好的百宝嵌罗汉床,杨靖还发现了一对小叶紫檀的交椅,四把老海黄的圈椅,还有一张老海黄打的八仙桌,杨靖还在仓库的一角发现了一套完整的清乾隆御制紫檀掐丝珐琅宝蓝地百宝嵌八仙过海十二屏屏风。

    这个发现让杨靖脸上差点乐开了花。

    除了那一对小叶紫檀的交椅和那张老海黄打造的八仙桌之外,无论是那四把老海黄圈椅还是那副清乾隆御制紫檀掐丝珐琅明宝蓝百宝嵌八仙过海十二屏屏风,其价值和珍贵程度都远远不是那张百宝嵌罗汉床能够比拟的。

    杨靖记得很清楚,在2015年纽约佳士得举办的“锦瑟年华——安思远私人珍藏”拍卖会上,一套四把明代老海黄圈椅,可是拍出了将近970万美元折合国币6064万的天价。

    而且这种款式的圈椅明显区别于其他形制的圈椅,首先这四把圈椅有着完美弧度的椅圈;其次,有独特的精雕细琢的勾形扶手;最后,每张圈椅的靠背板都是分三段镂空雕刻而成。

    而眼前的这四把圈椅,无论是外观还是制作手艺,都与拍出天价的那四把圈椅没什么区别,很显然,这四把圈椅应该是和那四把圈椅是出自同一时期甚至是同一人之手。

    最关键的是,在原时空,相同款式的明代老海黄圈椅,在全世界被认定只有八把!其他的四把都在外国人的手里。

    而这四把圈椅,可以说是华夏国内发现的唯一的一套四把圈椅!

    至于那套清乾隆御制紫檀掐丝珐琅宝蓝地百宝嵌八仙过海十二屏屏风,其价值更是了不得!

    同样是在2015年,燕京保利举办的一场拍卖会上,法国诺曼底外交官家族收藏的一幅清乾隆御制紫檀掐丝珐琅蓝地百宝嵌四季花卉八屏屏风,就拍出了3075万国币的天价。

    而眼前这套八仙过海屏风,无论从尺寸上还是做工工艺上,明显都要高出那套四季花卉屏风。这套八仙过海屏风是十二屏的,比那套四季花卉屏风多出四屏,而且高度也要高一些,足有2.2米的样子。

    掐丝珐琅工艺,也就是景泰蓝工艺在华夏虽然是起源于元代,鼎盛于明代尤其是景泰年间,但清乾隆年间的掐丝珐琅工艺却是达到了这个工艺的巅峰。

    乾隆年间的掐丝珐琅工艺应用的范围极广,几乎牵扯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其中,屏风就是其中之一。

    这套八仙过海屏风,边框精选上等小叶紫檀木制就,色泽深沉静穆,包浆莹润醇厚。围屏为五抹式,每扇立材与横枨组成框架镶入花板。如此精湛的工艺和用料,即便是在乾隆年间也是非皇家莫属。

    事实上,此类风格的屏风曾经大量出现在乾率帝晚年为自己精心设计的归政养老之地宁寿宫花园中,凝聚了乾率帝个人的好尚和审美,是乾率帝所向往的文人士大夫的精巧雅致生活的理想和希冀仁寿康乐的精神寄托。

    其设计和制作也充分体现了乾率帝“三分在匠人,七分在主人”的理念,乃乾隆一朝雕刻、镶嵌、錾铜、珐琅等手工艺水平的集大成者,并且打破了内府造办处各作的分工,合众力于一器,且突破了器物的界限,把工艺铺陈到室内空间中,是难得的精品之作。

    只是这套放在三十年后绝对会引发轰动的屏风,却像是垃圾一样被摆放在仓库中无人问津,如果不是杨靖这次来到这里,这套屏风还有那四把圈椅、那张八仙桌以及那两把交椅,恐怕都会被拆掉的。

    如此珍贵的家具就这么乱七八糟的放在这里,杨靖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杨靖问身边的王厂长:“王厂长,这些家具都是从哪儿来的?”

    王厂长说道:“这些家具和食堂中的那张床一样,都是破四旧那会儿从外面拉来的,放在这里差不多有二十年了。我记得那时候我也是才进厂没多久,还跟着师傅学习呢,这些东西就从外面拉进来了。当时我师傅摸着这些家具说这都是好东西,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出来哪儿好来,不就是一些黄花梨嘛,有什么好的?”

    顿了顿,王厂长继续说道:“前几年的时候,有人上我这里想买这四把圈椅,我开了二十块钱一把的价格,那人买不起。切,二十块钱都拿不出来你还买个屁啊s来也有人来买,我都没卖。这些老家具卖了还不如拆了呢。这些年陆陆续续的拆了不少,都打成新式的家具卖了,现在就还剩下这些。”

    这话让杨靖心疼的不得了,同时是彻底无语了,果然是没文化真可怕。

    不过也不怪这位王厂长,后世疯狂到一万块钱一公斤的老海黄,现在的价格便宜的让人咂舌,别的不说,七十年代末的时候,老海黄的价格是一公斤一毛五,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个价格也没有超过三毛钱!

    在八十年代初期,这种老海黄的圈椅品相好的,二十块钱一把,品相不好的,五块钱都有人卖!

    要是到了三十年后,二十块钱?二百万只能让你摸摸!这么一把椅子价格就是八位数往上!

    要是三十年后这位王厂长以后知道他拆掉的这些老家具随便拿出一件来就能价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不知道他会不会心肌梗死啊!

    只可惜自己来的还是晚点了,要是再早来上几年,或许就能挽救更多被拆掉的老家具了。

    “王厂长,如果我要是想买下这些老家具,不知道你能不能卖给我?嗯,我可以用美元也可以用外汇券来买。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些古色古香的家具。”

    王厂长一听这话,脸上立刻就乐开了花。“林奇先生,如果您想要这些东西的话,我做主,一千美元您拿走!当然,最好是外汇券。”

    杨靖二话不说,冲着那勇点了点头,那勇非常利索的掏出了一千美元的外汇券递了过去......

    ps:鞠躬感谢“鲲鹏3357”600的打赏,“火云大师”200的打赏,“一只酗”、“书友20170528081205184”100的打赏。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