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四章 老酒
    ..逍遥大亨

    第二天上午,杨靖先是去了大栅栏的张一元,在那里花了六万块买了四斤头茬明前龙井,这才开车直接去了故宫博物院。

    来一趟燕京,怎么也得看一看未来的四位师父,更别说再有十多天,就要举行真正的拜师仪式了。

    四位老爷子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茶。

    提着茶看望四位老爷子比什么都好。

    不过这次来的匆忙,没有提前打招呼,杨靖只在院里见到了郭老和刘老,蔡易还有肖老去南博那边出席一个会议去了,要三四天才能回来。

    对于杨靖的到来,两位老爷子都很惊喜,拉着杨靖说了好大一会子话,中午要不是两位老爷子都有事,早就定好了不好推辞,中午必然是要吃一顿饭的。

    下午没什么事,杨靖就驱车赶往了清华大学,待到王家赞下课之后,就拉着他出去吃饭。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燕京了?”王家赞问杨靖。

    两个人找了一家小馆子,喝着牛二,吃着爆肚,挺舒服的。

    “这不是想你了吗,就过来看看呗。”

    “切,别扯那些没用的,你要是说想格格这个我相信,你想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媳妇儿。”

    “哈哈,再过一个半月,我和格格就订婚了,怎么样,羡慕哥不?”

    “我靠,你这头牲口!”王家赞给杨靖比划了一个中指。

    “对了,你和格格读博的事情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吧,反正免试,有那几位老爷子在,我这博士是没跑了。至于格格,也没问题,她家的条件在这儿摆着呢,读个博士生对她来讲不存在什么门槛的。”

    “也是。”王家赞加了一块爆肚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道,“格格她爸现在是副部了吧?”

    “嗯,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妥妥的副部级。”

    “还是你行啊,人家格格家庭条件这么好,父亲是高管,母亲是巨富,她怎么就瞅上你了呢?”

    “哈哈,你丫就各种羡慕嫉妒恨吧。不过哥们现在也不差啊,这可都是哥们自己一个人一手打拼出来的。”

    这个王家赞必须要服。别的他可以不服,但这一点他真的是不服不行。

    当年他们一个班四十多个人,现在就属杨靖混的最有出息,而且还是与其他同学远远的拉开了距离——一个近乎于让人绝望的距离,追都没办法追。

    “唉对了,你现在捯饬那些古玩,老酒你收不收?”和杨靖碰了一杯之后,王家赞问道。

    “老酒?什么牌子的老酒?茅台还是五粮液?”

    “切,你丫现在是不是眼里除了茅台就是五粮液了?”王家赞刺了杨靖一句,“那种牌子的老酒我可没本事搞,随便拿出一瓶来就是好几万,我可搞不起那种老酒。我说的是燕京当地的酒,绝对有年头的老酒。”

    一听这个,杨靖来兴致了,“说说看,如果可以的话,收一批老酒存着也是很不错的。”

    “我们学校足球队的一个小兄弟家就是牛栏山镇的,他老爷爷当年是富顺成的酿酒师傅,曰本鬼子进燕京城之前就在富顺成酿酒。后来这老爷子自己出来单干,就在农村的自家酿酒往外卖,一直到解放后老爷子去世,家里存了不少老酒。”

    “咦,这个倒是挺有意思的啊。要是按照你的话,你那个小兄弟家里的这些老酒那可不少值钱啊,他怎么舍得往外卖?”

    “也不是他舍得往外卖,是他父亲在拾掇老屋的时候发现的这些老酒,就打算出售一批换点钱。这事儿是前天我那个小兄弟告诉我的,今儿个恰好你过来,我这不就给你说说嘛。”

    “这么说,你那小兄弟家里发现的老酒数量不少啊。”

    王家赞点了点头说道:“确实不少。我这小兄弟的老爷爷、爷爷都是干酿酒的,好像在解放后还干了好多年,一直到了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实在是没粮食酿酒了,这才断了这个营生。三年自然灾害过去之后,他们家还想重拾这个营生呢,结果又赶上动乱,两位老爷子都给折腾死了,我那小兄弟的奶奶也在家里悬梁自尽,家里就剩下我那小兄弟他爹一个孩子了......”

    杨靖无语的摇了摇头,在那个年代,可没少折腾死人。

    “你那个小兄弟叫什么名字?怎么到了现在才发现家里的老酒?”

    “我那小兄弟叫毕福成......”

    杨靖一口茶水差点就喷了出来,“我靠,这名字也是够厉害的!老毕他兄弟?”

    王家赞也笑道:“我们队里都这么说。”

    顿了顿,王家赞继续说道:“成子他爹命大,在村里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愣是活了下来,后来娶了媳妇生了他。不过因为当年那两位老爷子去的早,成子他奶奶也去的早,当时成子他爹才三四岁,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再加上他家的酿酒作坊被红卫兵全都给砸了,房子也被政府收了上去,但一直没人打理,房子早就半塌了。后来改开之后,政府把房子还给了成子他爹,可那时候成子他爹还没结婚,一个人也没办法修理老房子,那房子就这么一直闲了下来。”

    “前段时间成子她妈也不知道怎么想起来家里好像还有一套祖房呢,就拱怂成子他爹把房子收拾收拾,能要就要,实在要不了就拆了重建,反正给成子盖套新房子是没问题。于是成子他爹就去了河边的老房子。结果这么一拾掇不要紧,在半塌的房子下面发现了一个地窖,里面全都是当年成子他爷爷和老爷爷窖藏的酒,足有几百坛......”

    “我靠,这下子你那个小兄弟可是彻底发了。你刚才说那个毕福成他老爷爷早年曾经给富顺成做酿酒师傅,那岂不是就是牛二酒厂的前身吗?”

    王家赞点头说道:“没错,牛二酒厂在1952年成立的时候,就是在富顺成、魁胜号、义信和公利四家烧锅的基础上成立的,成子他老爷爷当年在富顺成干酿酒师傅,后来自己出来单干,那就说明他家窖藏的这些老酒都是二锅头。”

    杨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说道:“啧啧,窖藏了几十年的二锅头老酒啊!要,说什么也得买他上百坛子酒,要不然对不起自个儿这胃口啊!明儿个一早咱们就走,我开车来的,拉着你那位小兄弟,咱们一块到他家看看去。”

    “嘿嘿,我就知道你听了这消息肯定忍不住,你小子上大学那会儿就喜欢喝二锅头,所以当成子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嘱咐他让他告诉他爹,千万别把酒给卖了,指定有不差钱的要你那些酒。所以啊,你就放心吧,成子他家里的那些酒都还没卖出去呢。”

    杨靖摇头道:“那也不成,这些老酒可都是极其稀罕的玩意儿,偌大的燕京城不差钱的海了去了,一旦要是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这些酒恐怕就没咱的份儿了!必须得抓紧。”

    杨靖越说就越觉得时间紧迫,抬手看了看腕表说道:“不行你现在就给你那小兄弟打电话,咱们今个儿晚上就行动。”

    “不会吧!真的没必要这么着急。”

    “听我的!今儿个晚上咱们就行动!事要是成了,你拎五坛子回去!要是明儿再行动,这五坛子酒可就没了!你自个儿看着办吧。”

    “我靠!还带这么玩的啊?成!晚上走就晚上走,我这就打电话。”

    打完电话时候不大,一个一米八多的棒小伙儿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见面就埋怨道:“赞哥,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好?我正准备约赵蓉蓉出去呢,你这可好,一个电话,兄弟下半辈子的幸福就飞了!不成,回头你可得好好的请客。”

    王家赞连声称“没问题”,随即指着杨靖介绍道:“成子,这是我三哥,大名杨靖,我大学四年上下铺的好兄弟,你叫杨哥就成,这次就是他要买你家的酒。三哥,这就是毕福成,老毕的兄弟,你叫他成子就成。”

    这小伙子人倒是爽利,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伸手和杨靖握了握,叫了一声“杨哥”。

    杨靖笑呵呵的说道:“成子,是不是觉得我不像能买得起你家酒的人?”

    成子再次犹豫了一下,就微微点了点头,“杨哥,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我还以为赞哥给我拉来了一个大老板呢。我家那酒可不便宜,我爸在那些老酒里面随便找了一坛子打开了,找牛二酒厂的老师傅给验了验,那老师傅说这些酒最起码窖藏了六十年了,一坛子没有二十万块钱是绝对不会向外卖的。”

    杨靖笑了笑没吱声,王家赞给了成子一个脑崩儿,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跟谁学的这臭毛病啊,还以貌取人。我给你说啊,我这三哥可不是一般的有钱,只要你家酒好,别说二十万了,三十万他都买。”

    说着,王家赞冲着杨靖一伸手说道:“车钥匙给我,今儿个咱俩都喝酒了,让成子开车拉着咱俩去吧。”

    杨靖掏出了车钥匙递了过去,出了门,王家赞一按遥控器,那辆黑的发亮的道奇charr迪通纳立刻发出了两声清脆的“滴滴”声,防雾灯跟着闪烁了一下。

    成子一看这车,俩眼顿时就直了......

    ps:鞠躬感谢“鲲鹏3357”400的打赏,“紫炎天骄”100的打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