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六章 捡漏的价格
    ,精彩小说免费!

    “好酒!”杨靖忍不住赞了一句!

    酒香、酒香。可这酒香味儿到底应该是个什么味道的,谁也说不清楚。

    有人说酱香酒的酒香味儿好,有人则说是浓香型的酒好闻。可今天杨靖闻到这个味道,他终于是明白了真正的酒香味儿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味道了。

    要论历史悠久,燕京的二锅头比起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汾酒这样的酒可是差远了,但二锅头在华夏白酒界的地位却是举足轻重的。

    当年金朝灭北宋,定都中都,也就是现在的燕京,从那个时候起,燕京城里就开始了烧酒的制作。不过那个时候因为制作工艺的落后,酿出来的酒并不好喝。

    一直到了清朝中期,燕京城里的烧酒作坊为了提高烧酒质量,进行了工艺改革。这些烧酒作坊每烧一锅酒,开始流出的酒叫“锅头”,这酒的浓度比较高,可达到75度以上,数量少,占总数的百分之十左右,而后浓度不断地下降,至25度左右断酒,后面流出的叫“酒稍子”,也叫“酒尾”,“酒稍子”不能喝。

    蒸酒时,需将蒸馏而得的酒汽,经第一次放入锡锅内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头”和经第三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尾”提出做其它处理,因为第一锅和第三锅冷却的酒含有多种低沸点的物质成分,味道较杂,所以烧酒作坊只摘取味道醇厚的经第二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故起名为“二锅头”。

    正所谓“掐头去尾取中段”,一句话就精悍的概括出了二锅头的烧制工艺。

    华夏北方有句老俗话叫做“饺子就酒,越喝越有”,这句老俗话里面的酒,指的就是二锅头。

    只不过刚刚酿出的二锅头新酒,有辛辣味,不醇和,还不能饮用,一般还要储藏一段时段,让其自然老熟,这样才会让酒味绵柔,醇香浓厚,口味协调。而影响储藏效果的,既有年份,还有储存容器、储存环境。

    通常来讲,用来窖藏的容器最好的是陶瓷制成的容器,因为陶瓷壁上满布毛细孔,一方面保证了酒不会漏出来,另一方面又保证了酒与外部环境可以相互作用。而且二锅头酒因为是产自四季分明的燕京,因此存储的环境都要受到一年四季气温变化的影响。燕京这里夏天很热,冬天很冷,因此酒的储藏过程当中,它的陈酿老熟的过程中,会受到太多外界的影响,特别是温度和湿度的影响使酒的变化是剧烈的,因此储藏环境对二锅头酒品质的影响甚大。

    通常来讲,洞藏是最好的储酒方式,因为山洞是恒温、恒湿,而年代久远的洞穴更是有着不可多得的天然微生物群,在这个状态下,酒的陈酿老熟的过程是缓慢、均匀完成的,一些杂质和有害物质就被释放、挥发出去。

    不过在燕京二锅头的主产地附近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山,洞藏对于二锅头酒来讲就成为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所以二锅头酒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基本上都是采取窖藏的方式来储存的。

    成子家的老宅就位于怀河岸边,他家的酒窖在河边上,湿度也可以保证。所以在被埋了六十多年之后,这些酒坛一旦打开,那味道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香,那绝对是陈年老酿的酒香味。

    最关键的是,这些酒都是成子的祖上酿的,在那个时候酿酒可都是正儿八经的纯粮食酒,不像现代绝大多数38度以下的白酒,都是勾兑出来的。

    这种纯粮食酿造出来的酒,那是越放越香,所以这一坛子酒一旦打开,这四溢的酒香味儿要是让那些老酒鬼闻到,估计那些老酒鬼立刻就会化身成为见到了小白兔的饿狼......

    就连杨靖这种酒瘾不大的人,在闻到这股子酒香味之后都恨不能倒上一杯喝一口。

    这味道真的是太勾人肚子里的酒虫了。

    王家赞也是一脸迷醉的模样,很显然,这家伙也有点受不了了。

    “小杨,这酒你可还满意?”毕母笑呵呵的问道,很显然,杨靖的表情让毕母有了十足的信心。

    “阿姨,说个毫不夸张的话,就冲这酒味儿,这酒就了不得!”对于如此的好酒,杨靖自然是不会吝啬自己的赞誉。

    毕父拿过来两个小玻璃杯和一个小酒提子,从里面提出来一提子酒,小心翼翼的倒进了两个玻璃杯中,两杯酒大约有三两左右。

    在灯光的照射下,杨靖清楚的看到那酒液从酒提子中倒入玻璃杯的时候,都拉丝了,而且酒液也已经没有了透明清亮,而是呈现出一种近似于琥珀色的淡黄色。仿佛从酒提子中倒出来的酒不是白酒,而是蜂蜜一样。

    杨靖端起酒杯轻轻晃动了一下,仔细端详了一番,果然如同书上说的那样,这种老酒挂杯现象很严重。

    放在鼻下微微闻了一下,那种香醇的味道更浓了。

    那边王家赞已经轻呷了一小口,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全都是满足的神色。

    杨靖也跟着轻呷了一口,一股子醇香的酒液顿时就让口齿留香,而当酒液顺着食管进入到胃中之后,一股子热气顿时就从胃里爆发开来,热烈但却一点都不躁得慌,果然是顶级的窖藏老酒才会有的味道。

    “好酒!”杨靖再次忍不住赞了一下。相比之下,杨靖甚至觉得从姜斌那里拿来的那两瓶三十多年的五星茅台,在味道上都不如这坛子老酒。

    这毕竟是窖藏了六十多年的老酒了,这种六十来度的高度纯粮食酒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窖藏,其味道简直就是妙不可言,绝对不是茅台、五粮液之类的名酒能够比得了的。

    按说窖藏了这么多年的老酒,多少都应该有点异味,而且这种老酒最好是和新酒勾着喝才能发挥出最佳的味道来。可这坛子老酒显然是一点异味都没有,有的只有让人回味无穷的醇香,而且这坛子老酒显然也不用勾着喝,这么直接喝味道更醇。

    最关键的是,这坛子老酒虽然已经窖藏了六十多年了,可其度数应该没有降低多少,应该依旧保持在六十度左右。

    这足以说明成子他家祖上的窖藏技术非常高!

    杨靖不动声色的用左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酒液,圣戒立刻就给出了精准的鉴定答案。

    “二锅头酒,1952年,毕清海、毕远泽。”

    这下子杨靖就彻底放心了,从这酒酿制的年份和酿造人的姓名来看,这显然就是毕福成的爷爷和老爷爷一块酿制的酒。不管是谁酿制的,这坛子酒确实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酿造的,到现在已经窖藏了六十六年了。

    “叔叔、阿姨,我们能不能现在就过去看看那些老酒?”杨靖一仰脖把杯子中剩余的那不到一两的老酒喝干之后,直接就问毕父毕母。

    这么好的酒杨靖是真不想错过,价格什么的都无所谓了,赶紧把这些酒搂到自己怀里才是正格的!

    而且说实在的,这种窖藏六十六年的酒,一坛子二斤才卖二十万,这价格绝对是非常良心的价格,甚至是超低价格了。

    1953年茅台镇国营仁怀酒厂生产的“车轮五星”茅台,一瓶就拍出了150万的价格,而一瓶生产于1956年,保存的挺完好的土陶瓶茅台,更是拍出了184万的高价。至于那瓶产自与1935年的赖茅酒,更是创下了1070万的华夏白酒拍卖记录!

    要真论起来,这坛子酒或许不如那瓶赖茅,但也绝对差不到哪儿去,毕竟这坛子酒可是有二斤呢,虽然现在可能不足二斤了,但也是窖藏六十六年的老酒了。

    而且六十多年前的二锅头酒,品质可是不比茅台什么的差多少啊,那也是正儿八经的纯粮食酒。

    就这样一坛子老酒才卖二十万,这简直就是捡漏啊!

    毕父和毕母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了笑容,毕父说道:“成,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

    一行人从成子家出来,沿着胡同向外走去,走了没两分钟就来到了村北边的大堤上。

    怀河大堤上已经修好了小公路,一些车辆在小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跑得欢。大堤东边就是潮白河的支流怀河,不过因为在上游建了一个怀柔水库,所以怀河里的水并不多。

    成子家的祖宅就在大堤公路的西侧。事实上,当年成子的老爷爷把酒坊建在这里也是很不错的,大堤下面就是怀河,那时候可没有怀柔水库,所以那时候怀河的水量足,而且水质也很好,这里距离北面的燕山,从山里流出来不远就到达这里,水质有充足的保障,用来酿酒是非常棒的。

    沿着大堤公路走了没五分钟,就来到了一处已经看不出房屋模样的废墟跟前,这里就是成子家的祖宅了。

    七八个大老爷们正在这片废墟跟前守着,成子对其中两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说道:“大舅、二舅,我带朋友过来看看那些老酒。”

    其中那个岁数最大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伸手打开了一个开关,几盏大功率的卤素灯顿时就把这周围照的雪亮......

    ps:鞠躬感谢“眼镜眼镜”500的打赏,“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