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七章 一口吃下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幕也让杨靖楞了一下,身边的成子解释道:“自从前两天从老宅中发现了那个酒窖之后,我舅舅还有我表哥他们就来了,没办法,我家人少,我舅舅他们就主动的过来帮忙看守。那个个头矮的是我大舅,个高的是我二舅,其他的人都是我舅家和我姨家的表哥。”

    杨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换作是他,如果在荒郊野外的老宅发现了价值这么高的老酒,一准儿也得安排人24小时不停的看护。

    很显然,成子母亲这边的家族很庞大,所以人家就来人开替成子母亲看着这些老酒。

    “姐夫,怎么这点还领人过来?”成子的大舅走过来悄声的问道。

    “嗯,这是成子大学的一个同学领过来的客户,听到消息之后连夜就赶了过来。刚才在家里也品尝了一下那坛子开封的老酒了,这不,人家非要过来看看,我和你姐就把人家领过来了。”

    杨靖微笑着冲着成子的大舅点了点头,然后就在成子的带领下靠近了那座老宅。

    老宅占地面积不小,比成子的家面积还大,可惜的是,这座老宅现在已经成了废墟了,除了几截土坯墙还顽强的挺立着,其他的诸如房顶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也难怪,当年政府收回成子家这套祖宅的时候,成子他爹才三四岁,现在成子他爹都快六十了,这房子已经有五十多年没人居住了,自然也就毁了。

    要说这房子也是奇怪,房子不怕风、不怕雨,就怕没人气。哪怕是新起的房子,如果几年没人住,那么那房子也会很快就变得破败不堪起来。而一切上百年的老房,只要有人住,有人气,房子依然会坚挺无比。

    从一处清理出来的小道走进了这片废墟,然后在一座应该是西厢房的废墟前面站住了脚。在这片废墟中,已经清理出来的一块地方,在地面上,可以明显的看到一个挺大的洞口用木板盖着。

    “这就是我家祖宗挖的酒窖,那些老酒就在这里面存着。酒窖就在原本的西厢房的下面,我爸前几天清理老宅的时候,从酒窖的入口上面的废墟中挖出了很多腐朽的木柴,我估摸着当年我爷爷和我老爷爷用木柴把酒窖的入口给盖死了,所以那些红卫兵才没有发现这个酒窖。后来房子直接塌了,就更没人发现这个酒窖了。”

    毕父拎着几把手电走了过来,递给了杨靖和王家赞一人一把手电,这才掀开了盖着酒窖入口的那块木板。杨靖凑了上去,用手电往下一照,发现这个酒窖还挺深的,一个石质的台阶从入口处一直向下延伸到窖底。

    一股子浓郁的酒香味儿随着木板被打开,也顿时从酒窖中冲了出来,味道让人有些沉醉。

    毕父说道:“酒窖已经打开两天了,里面的空气是没问题的,就是这酒味儿有点冲。”

    “叔叔,这没关系,对于一个小酒鬼而言,这种味道是最美的。”

    毕父呵呵笑了起来。

    毕父领头从入口处顺着台阶走了下去,杨靖和王家赞跟在后面,其他人就没有跟着下去。

    这个酒窖面积不小,杨靖估摸着足有一百五十多平,七八根砖石垒起来的支柱稳稳地撑住了沉重的酒窖顶部。酒窖的高度也不矮,足有两米半左右,这已经和现代楼房的高度差不多了。

    在酒窖中,有用砖和石板搭成的架子,密密麻麻的几乎搭满了整个酒窖,中间有供人出入的通道。

    不过这些架子大多都是空的,只有在酒窖北边的几个架子上,有一坛坛摆放整齐的土陶罐子,和杨靖刚才从成子家看到的那个酒坛子没有什么两样。一些酒坛子已经被擦拭干净了,还有很多酒坛子上有非常厚重的尘土。

    “这些酒就是我父亲和我爷爷当年留下来的,一共有219坛,拿出去一坛做化验和供客户品尝,这两天还有三个人过来买走了七坛,现在还剩下的211坛老酒全在这里了。”

    杨靖提着手电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将左手轻轻地触碰了上去,外人看上去就好像是在抚摸这些酒坛,但杨靖已经悄然发动了圣戒的“鉴定”技能。

    刚才在成子家品尝的那坛老酒确实是拥有六十多年窖藏历史的老酒,没的说。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在酒窖中摆放着这么多的老酒酒坛,杨靖觉得鉴定一下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是有个笑话都这么说嘛,“老尼姑都说,现在连黄瓜和茄子都不能信了......”

    二百多坛子老酒,杨靖几乎是挨着个的鉴定了一遍,花费了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

    毕父也不着急,一直等到杨靖走回来,这才笑着问道:“小杨,这些酒怎么样?”

    杨靖点头说道:“很好!不知道毕叔叔您打算怎么卖?还有,您打算卖多少?”

    刚才鉴定的结果好的出乎杨靖的意料。

    这211坛老酒都是确确实实的老酒,其中年份最短的酒,是酿造于1955年的,一共有58坛;1952年酿造的老酒,也就是和刚才杨靖在成子家品尝的那坛老酒一批酿造出来的酒有42坛;1948年酿造的老酒有33坛;1942年酿造的老酒有32坛;剩余的老酒都是从1938年到1955年之间酿造的老酒了,数量从一两坛到三四坛不等。

    至于酿造人,在1950年之前酿造的酒,酿造人都是毕清海,想必这个毕清海应该就是成子的老爷爷了。而在1950年之后酿造的那些酒,多了一个毕远泽,这个人应该就是成子的爷爷了。

    窖藏念头最多的酒是三坛酿造于1938年的老酒。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家赞曾经说过,说成子的老爷爷一开始是在富顺成做酿酒师傅的,后来曰本鬼子进京之后,成子他老爷爷才从富顺成出来自己干。

    曰本鬼子进燕京城是1937年的事了,而这三坛老酒是酿造于1938年,很显然,这三坛老酒应该就是成子的老爷爷,也就是那位毕清海老爷子在离开富顺成之后酿造的第一批酒,后来这三坛老酒一直藏在酒窖里,一直到现在被人发现。

    可不管是哪一坛老酒,都是当今极为罕见的窖藏老酒。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窖藏老酒,不是那些广告中成天忽悠人的“窖藏几十年”甚至“窖藏几百年”的老酒。

    那些大酒厂或许有窖藏几十年的老酒,但都是用来勾新酒用的,他们可舍不得把这些窖藏几十年的老酒卖出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每当拍卖会上真的出现那些窖藏了几十年的老酒,都会拍出一个天价的主要原因。

    而这些老酒,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极为罕见的老酒,只要上拍,一坛酒拍个百八十万的价格绝对不成问题——二锅头也是华夏名酒啊!

    所以,酒窖中的这些老酒,只要毕父愿意卖,杨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全都拿下。

    过了这村可就真没这店了。尤其是作为一个准酒鬼而言,杨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些老酒的。

    毕父听杨靖这么问,憨厚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狰狞。

    “小杨,你的意思是......”

    “只要毕叔叔您想卖,这些酒我就能全部吃下。”杨靖说的非常肯定。

    毕父楞了一下,随即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要是全都要了,这可是四千多万啊!”

    杨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毕叔叔,钱不是问题,不过现在都这点了,现金可能来不及了,但您要是同意转账的话,这钱分分钟到账。”

    毕父犹豫了一下,作为一个常年修理地球的老农民,他对于转账什么的还是有些不信任。

    想了一下,毕父说道:“要不我上去和你阿姨商量一下?”

    杨靖笑道:“这没问题,反正这酒窖里也有些憋得慌,我们出去透口气再说。”说着,杨靖就率先从台阶上走了上去。

    到了上面,王家赞轻轻的拉了杨靖一把,小声的说道:“你真打算把这些酒买下来啊?二十万一瓶,买下这些酒那可就是四千二百多万呢。”

    杨靖说道:“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人家愿不愿意全都卖给我。这些酒可都是好东西,真正的好东西,有钱也买不到的。现在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我干嘛要放过?”

    王家赞无语的摇了摇头,不再吱声。

    毕父还有毕母以及成子一家三口围在了一起低声商讨了好大一会儿,毕父这才和毕母一块走了过来。

    “小杨啊,转账可以,不过我想留下几坛酒。这些酒毕竟是我爷爷还有我父亲亲手酿的,我想留下几坛当个念想。”

    听了这话,杨靖微微有点失望,不过人家说的这也在理儿,这些酒可对于毕家来讲那可都是正儿八经的祖传之物,人家留下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

    “毕叔叔,您想留多少?”

    “嗯,我和你阿姨商量了一下,这些酒不是一共有211坛吗?我们留下零头,大头就全卖给你了,你看成不成?”

    “好!那咱们现在就签个协议,然后我直接转账给您?”杨靖也没想到毕父只打算留下十一坛老酒,这就不算什么了,所以他立刻就要签协议转账。

    毕母和毕父一看杨靖答应的痛快,也都微微的出了一口气。

    其实他们刚才也在提着心呢,生怕卖不掉这些酒。这两天闻讯来的三个客户,一开始也是拍着胸脯牛比吹得震天响,结果最终三个人一共拿走了七坛酒。

    毕父和毕母也知道这些老酒非常值钱,但他们更清楚,这些酒的数量有点多,想要按照拍卖会的价格往外卖显然是不可能的,但二十万的价格,也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现在杨靖一口答应全部吃下,这能不让老两口欢喜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