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九章 老那捡漏
    ,精彩小说免费!

    让杨妈李萍愤怒的是,下午车行里少了两个主力干将,结果把她姊妹俩忙坏了,就连平时不大抱怨的服务员也罕见的抱怨了两句。

    可杨妈发怒也没辙,这事儿中午是她同意的,结果就造成了下午她老公外加她大姐夫喝醉了。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清晨因为和儿子站在了一条线上,结果把杨爸给怼到墙角去了。中午为了安慰一下老公,杨妈就同意儿子拎一坛子老酒喝。

    可是她忘了,不仅是他老公,他大姐夫、他亲弟弟也是不折不扣的酒鬼,平时没事自己还喝半斤呢,现在有了这种极品老酒,这哥儿仨那还能hold的住?

    当中午杨靖把那坛子老酒拎到外公家的时候,老舅一听说这是在地下埋了六十多年的极品二锅头,立刻就再次下厨炒了几个菜,而上午杨爸和大连襟说起那些老酒的事情之后,杨靖的大姨夫也跟着一块来到了丈母娘家。

    那坛子老酒一打开,一屋子人全都不吱声了,一个字,那就是“香”!

    虽说这一坛子老酒就是二十万,可就凭这个香味儿,二十万绝对值了!就连杨爸也不吱声了。

    杨靖的外公外婆喝了一小酒盅,杨妈姊妹三个一人来了一两酒,剩下的不到一斤半酒,全都进了杨靖他们爷儿四个的肚子里。

    这一坛子酒说是二斤,但在酒窖中藏了这么多年了,一坛子酒最多也就剩下一斤八两酒。

    而且六十来度的高度酒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窖藏之后,那股子冲劲儿已经完全消失了,留下的就只有醇的不能在醇的酒液了。

    这些老酒喝着并没有什么劲儿,但实际上这酒的后劲儿却是十足,比那些什么“闷倒驴”、“烧刀子”之类的酒后劲大多了。只可惜杨靖他们爷儿四个之前根本就没有喝过窖藏了这么长时间的老酒,谁也不知道这酒的后劲儿这么大,然后就全都中招了!

    杨靖他们爷儿四个一人也就是三两多酒,喝完了之后光剩下砸么嘴了,都觉得一点不过瘾。于是杨靖又开了一瓶五粮液。

    不比不知道,原本这五粮液已经是顶级白酒了,结果因为前面喝了三两老酒,这五粮液再一喝进嘴里,淡的什么味儿都没了......

    而且本来他们爷儿四个每人半斤酒是绝对嘛事没有的,结果这一瓶五粮液下肚之后,全都醉倒了。

    杨妈分析,能把四个挺能喝的大老爷们全都灌倒的主要功劳,应该就在那坛子老酒上!

    其实这种窖藏了这么长时间的老酒,虽说直接喝味道更醇香,可那是一种相当奢侈的行为。像这种老酒,最好是和新酒勾一下再喝,那样喝起来虽说不如直接喝那么香,可味道也绝对是顶级的。最关键的是,这么一勾,就不容易让人醉了。

    于是,自诩都挺能喝的杨靖他们爷儿四个,就这么被一坛子老酒给“暗算”了。

    但这酒虽然喝醉了,可醒过酒来之后,脑袋一点都不疼。

    这下子杨爸是彻底不再提把这些酒卖掉的事儿了,虽说每喝一口酒就是上千块,有点心疼,可既然是儿子孝敬的,儿子也不差钱,那干嘛不彻底放下专心享受这种难得的极品老酒呢?

    这酒确实极为难得,不仅好喝,就是送礼也绝对拿得出手去。

    原本杨靖还头疼十多天之后的拜师仪式之后,自己给四位老爷子还有杨爷爷送点什么东西呢,现在有了这些老酒,那一切都不用愁了。

    不管是四位师父还是杨爷爷,可都是好酒的人,这种极品的老酒一旦送出去,绝对会让他们五个心里乐开花的。

    不过通过这件事,杨靖也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一件投资极佳的事情,那就是老酒。

    真正窖藏了三十年的茅台、五粮液这种名酒,即便是那些大富豪恐怕也很难搞到的,这种老酒是极度稀缺的资源。

    可别人搞不到,并不意味着杨靖搞不到啊。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是干什么的?别的不说,光是穿梭到1988年7月28日国家统一对部分名酒提价之前收购上一批,然后存起来,到现在那也了不得了。

    1986年之前,茅台的零售价格在七块钱左右,五粮液的零售价是两块八。虽说到了1986年要想购买茅台需要侨汇券这种东西,而且价格也是八块钱外加一百二的侨汇券,但这个难不住杨靖。

    侨汇券和外汇券一样,都是上世纪华夏最困难的时代所产生的特殊产物。侨汇券原则上来讲只有侨眷才可以获得,而且还有极大的地域限制,因此相比之下,外汇券无疑要更好用。

    1986年的时候,茅台对内销售之所以要用侨汇券,目的就是为了外资。如果你在那个时候用外汇券买茅台,那绝对是有多少买多少,比侨汇券好使多了。

    至于其他的名酒,像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古井贡这些名酒,购买的时候不需要侨汇券。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酒,只要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生产的,存放到2018年,价值都相当高。

    这件事杨靖是深有体会的。杨靖外公家就有一箱产自于1984年的天衢当地酒,那种酒即便是在现在,价格也不过才三十来块钱一瓶,在1984年的时候,外公说买这一箱酒才花了十二块钱,一瓶五毛钱。

    可如今,当年五毛钱一瓶的酒,很多老舅熟识的朋友都想用一瓶53度的飞天茅台来换,这个老舅还不答应呢。

    现在一瓶53度的飞天茅台,价格大约在1600元左右,用1600换0.5,这就意味着当年一瓶价值五毛钱的酒,在三十四年之内翻了3200倍!

    即便是五粮液,八十年代初的五粮液一瓶零售价两块八,现在生产于那时候的一瓶五粮液,价格都超过了两万,将近四十年的时间也翻了七千多倍!

    八十年代的老物件固然便宜,但八十年代的老酒同样值得投资。

    哪怕就是不用做投资,回到过去自己收上一批名酒存着,到现在不管是自己喝还是拿出去喝或者送礼,那都是一件非常高大上的事情。

    想到就做。

    第二天,杨靖借口回燕京去开车,坐上高铁就直杀到燕京。前两天来燕京的时候,还打算把大河庄苑的那套房子退了呢,现在看来,这套房子还有保留的必要,最起码在自己全盘接手恶龙基金之前,这套房子还不能退。

    要不玩时空穿梭的时候连个房子都没有,这可不太好。

    杨靖穿到1986年乘坐出租车来到后海四合院的时候,老那刚刚从外面收了一件大开门的明朝宣德年间的景德镇窑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正在屋子里清理这件大开门的瓷器呢。

    杨靖进屋的时候,老那因为太过于专注,竟然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直到清理的差不多,他才看到大老板就站在身边,还吓了一小跳。

    “呦,老板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我好出去迎一迎啊。”老那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说道。

    老那清楚这位白皮肤黄头发的外国大老板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很多国内的人恐怕都不如自己这位老板的普通话说的溜,这也让老那一直以来都很纳闷,老板这口普通话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

    “嗯,不要紧,我看你干活干的专注,也就没忍心打扰你。”

    杨靖说着,凑到了那尊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跟前仔细的打量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抬头笑着问道:“捡漏了?”

    “嗯,应该是捡漏了。今儿个一大早我就去了琉璃厂,在韵古斋前面遇到一个冀省那边来送货的,我看这件烛台不简单,就花了三百块钱买了下来。”

    “嗯?三百块?这个价格不错,捡漏了!”杨靖笑呵呵的用左手摸了一下这个青花烛台,圣戒给出的答案确实是明代宣德年间景德镇官窑的瓷器。

    这个烛台高有三十多厘米,口径差不多有十厘米,足径差不多有二十五厘米,器身分烛插、连柱、台座三层。

    “老板,其实我只是感觉这个烛台不错,这才花钱买下来的,具体的还得找个高手过来给掌掌眼才成。”

    杨靖看了老那一眼,笑道:“你只是凭感觉就买下来了?那你说说为什么对这个烛台有感觉?”

    老那笑了笑说道:“老板,您看这烛台,以共有11层青花纹饰,这个数量符合宣德年间青花烛台纹饰的特点。而且这些纹饰重重叠叠,绘画精细秀丽,线条优美清晰,笔意酣畅饱满,以典型的双勾填色为多。同时釉面隐现桔皮纹,釉白中微微泛青,尤其是近足垂流厚积处,接近青白釉,釉质肥厚莹润。青花呈色为纯正的宝石蓝色,浓翠深沉,青花晕散而不失其浓艳,局部有下凹的黑铁斑。尤其是此青花烛台造型别致新颖,端庄规整,设计原型应该是来自伊斯兰的金属器皿,尤其是锯齿形几何纹,这也是宣德青花瓷的一大特点。综上所述,我就非常看好这件烛台,所以就买了下来。”

    杨靖点头说道:“老那,你分析的不错,你的感觉也挺准的,这件烛台不是赝品,是一件大开门的宣德瓷,所以我刚才说你捡漏了。”

    老那喜的连连搓手,老板的肯定,才是对他最大的褒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