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零章 投资老酒
    老那花三百块买下的这件宣德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确实是捡了一个不小的漏,即便是在八十年代,能用三百块买下这么一个堪称国宝的重器,那也是绝对的捡漏了。

    杨靖记得在蔡易交给自己的那些瓷器资料上曾经看到过一款差不多的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也是宣德年间的,不过那个烛台要比这个烛台小了一些。

    那件青花烛台在2011年的嘉德拍卖会上,拍出了1955万的天价。

    在沪海博物馆也有一件差不多款式的宣德青花烛台,那件烛台堪称沪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老那收来的这件青花烛台,无论是个头还是品相,都要强于沪海博物馆的那件青花烛台,要是这件青花烛台在2018年上拍的话,轻轻松松过两千万!

    其实这种青花烛台样式在明代各个时期都是差不多的,不仅在宣德年间有这种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就是在更早的永乐年间,也有相同款式的青花烛台。

    在蔡易给的那些资料中,杨靖见过这两种不同年代的青花烛台。这两种烛台的器型基本相同,最明显的变化表现在纹饰上。宣德烛台柄口处的芭蕉叶纹代之以如意头纹,颈部的方格纹和缠枝菊纹代之以更细小的缠枝花纹和缠枝莲纹,折肩处的变形莲瓣纹代之以缠枝莲纹;另外,在永乐烛台未装饰纹样的肩部外侧及近底部的斜直壁上,宣德时期均饰以锯齿形几何纹。这种变化也同样体现在其它永宣瓷器上,例如抱月瓶和花浇。

    不管怎么说,老那收来的这件青花缠枝花卉纹八角烛台,确实一个不得多的的大开门老物件,堪称国宝重器。

    为了给老那庆祝一下,中午杨靖让人出去买了好多吃食回来,在院子里摆了一桌,他和老那就喝上了。

    酒喝得自然是二锅头,可能老燕京人都好这个口味儿,哪怕房间里有茅台和五粮液,老那也不喝那些酒,就逮着二锅头喝了起来。

    不过还别说,八十年代的二锅头酒还就真比新世纪的二锅头好喝的多。

    其实想想也难怪,这个年代的人都实诚的很,包括酒厂也没有后世那么多花花肠子。这个时代燕京的各级国营酒厂酿酒那可都是用的真材实料,而且都还依照传统工艺纯粮酿酒,工艺地道,酿出来的酒口味俱佳。

    这个时代的酒,说是粮食酒它就是粮食酒,哪像后世那些酒,一百五十块钱以下的酒几乎都找不出来纯粮食酒,几乎全都是用食用酒精勾兑出来的酒精酒。

    “还是这酒味道最地道!”几杯酒一下肚,老那也渐渐放开了,话也多了起来。

    “现在的燕京可不像五十年代刚建国那会儿,建国那年我整十八,建国后的几年间,整个燕京只有一家国营酒厂,那就是燕京酿酒实验厂,一年的产量不过几百吨,出产的二锅头那真叫一个供不应求。有的时候还限购,燕京的居民每户每月只能买两瓶,哪儿像现在,整个燕京城一共有十七家国营酒厂,年产量也有六七万吨了,一块七一瓶的二锅头随便喝。”

    这些东西杨靖之前是从来不曾了解过的,因此听的挺过瘾的,看到老那杯子空了,杨靖抄起酒瓶子就给老那满了一杯酒,搞得老那有些受宠若惊。

    “老那,你也甭和我客气了,你给我讲讲那时候的事呗,尤其是有关于这二锅头酒的事。”

    “嘿嘿,您想听?想听我就给您念叨念叨。”

    老那抓起酒瓶子说道:“您看到这红星牌的二锅头酒了没有?这是咱们燕京最大的二锅头酒厂,可您应该不知道的是,这红星商标以前并不是属于红星二锅头酒厂的,最一开始的使用权是属于冀省石市的露酒厂,只不过这家露酒厂与燕京酿酒实验厂共同隶属华北酒业专卖公司。不仅如此,当时还有晋省、津门等地的酒厂,也属于该专卖公司,因此,当时华北酒业专卖公司旗下的公司大都有权使用红星商标,五十年代的汾酒同样使用的也是红星牌。”

    “其实这红星商标并不是咱们华夏人设计的,这个商标当年是由一位曰本专门生产露酒的专家,好像叫樱井安藏的家伙设计的。这个商标可是具有一定的意义,其中,红星代表华夏的革命,而下面的飘带则意指欢庆胜利。我记得一直到了1953年,这个原本属于石市露酒厂的红星牌商标才正式转给北京酿酒厂,后来就成了咱们燕京二锅头最具代表性的二锅头品牌了。”

    “后来,除了红星二锅头,还有昌/平酒厂的‘十三陵牌’、通/县酒厂的‘向阳牌’、牛栏山酒厂的‘潮白河牌’,这三种牌子的二锅头和红星二锅头一起,并称二锅头老酒界的四大天王。”

    杨靖听着也乐了,连“四大天王”都出来了。他也没想到这二锅头酒在建国之后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奇闻异趣。

    “建国后这些国营酒厂采用的酿造工艺基本上都差不多,原料也基本上都是用高粱、大麦和豌豆,所以酿出来的酒味儿也差不多。如果说有什么区别,恐怕就是因为酿酒用的水不同而造成的。不过我之前一直比较喜欢喝牛二,可是从今年四月份起,牛二因为响应国家在前几年提出的‘限制白酒度数’的号召,开始降度,从之前的六十五度降到了五十五度,这一下子口感就全没了。所以我现在改喝红二了。”

    老那说着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是不知道红二什么时候也降度,这是国家号召的,这些国营酒厂哪儿敢违背这个号召啊!所以呐,这降度是必然的,以后恐怕就再也喝不到六十五度的二锅头酒喽!”

    降度的事情杨靖倒是知道,毕竟他之前也是喜欢喝二锅头的主儿,自然对这种酒有所了解。

    牛二是1986年4月份开始降度的,红二则是在同年的10月份开始降度的。都从之前的六十五度降到了后来的五十五度。

    当然,五十五度的红二是对外地销售的,燕京本地的红二是五十六度的。

    听到老那说这话,杨靖也是有点黯然。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华夏的一些老传承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冲击,有的甚至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就好像这二锅头酒。真正的二锅头酒都是六十度以上的高度白酒,只有那种酒精度的二锅头酒,喝起来才够劲儿,才是那个味儿。就好像杨靖从成子那里收来的那些老酒,虽然上面并没有标记是多少度的,但昨天喝醉了一次,让杨靖敢拍着胸脯的说,那些老酒的酒精度绝对超过了六十度!

    至于后来生产的那些五十五度、四十二度、三十八度的酒,虽说也叫二锅头酒,可那种味道真的是差远了。

    看到老那有点情绪不高,杨靖笑呵呵的对老那说道:“我说老那,我看你对白酒也挺懂行的,那我再给你增添点任务,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呢?”

    老那嘿嘿一笑说道:“老板,您只要给开工资,除了杀人放火犯法的事儿我老那不敢干,其他的事情您尽管吩咐就成。”

    杨靖指着老那无奈的笑了笑,都说京油子、津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照杨靖看来,这老燕京人要是贫起来,那嘴皮子可不比津门人差。

    “我说老那啊,其实这任务也不是什么难任务,相反我觉得你肯定喜欢干这活儿。嗯,我打算收一些酒存着,你来干这个活怎么样?”

    老那听着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老板,这活儿我愿意干。不过有件事我得给您说明白了,现在有些酒不能随便买了,比如说茅台。现在要想买茅台,除了花钱之外还得加侨汇券。当然如果老板您能让我用外汇券去买的话,那自然是没问题。”

    杨靖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事儿我知道,用外汇券买茅台这个自然没问题,可以多买点。嗯,除了茅台之外,像五粮液、泸州老窖、汾酒、西凤、董酒这些酒,也可以多买一些。至于数量嘛,你在地下室辟出五个房间来,把这五个房间堆满了就成!”

    老那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迟疑的问道:“老板,这个数量可不少啊,这得花不少钱呢。”

    “呵呵,你觉得你老板我是缺钱的人吗?”

    老那摇了摇头,“这倒是啊,您可是亿万富翁,买这点酒没问题。”

    “老那,除了这些酒,你最好也注意一下有没有年份更久的老酒,花钱不要紧,只要年份足够老,你就给我收下来。不管是解放前的还是解放后的,只要是老酒,我都要!”

    “还有,这些酒收上来之后,你一定要注意密封保存,不管是新买的酒还是老酒,你最好再重新做一遍蜡封。不要怕麻烦,一定要把密封做好了。”

    老那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倒是没问题,做蜡封这一块我知道怎么做。”

    “嗯,你会做就成,这个活儿我就交给你了。作为奖励,每天奖励你一瓶二锅头。当然,如果你愿意喝茅台或者五粮液,那也没问题。只要你能够把酒给我收好了就成!”

    “得嘞!老板,您就放心吧!”

    ps:周一了,求一下推荐票,谢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