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一章 最好的时代!
    不得不说在这个年代,不仅古玩好收,这老酒也是非常多。

    当然,像一些大众品牌的白酒,比如说二锅头、沱牌这种白酒老酒不算多,因为这种酒价格便宜,像二锅头一块七一瓶,沱牌一块六一瓶,普通人家买来直接就喝了。

    但是一些大品牌的白酒,老酒还是比较多的。像茅台、五粮液、西凤、汾酒、**、洋河、董酒、泸州老窖、全兴大曲这些酒,一般家庭条件稍微好点的,家里都会存着一两瓶。

    这种酒毕竟贵了一些,而且牌子也大,一些人家买来或者是别人送礼送来之后,大都是放着,舍不得喝。

    这就给老那收集这种老酒创造了很大的便利条件。

    尤其是当老那告诉杨靖他有个发小现在在燕京军区当军官,能够收到一些将官或者是校官家里藏的老酒,杨靖立刻拍板让老那放手去收。

    开玩笑呢,现在的军区特供酒那可都是好酒啊,比市面上卖的酒好喝多了。而且这个年代也没有造假的,根本就不用担心收到假酒。

    像后世,八十年代生产的赖茅、1949年开国大典纪念版的赖茅,那纯粹都是扯淡,一看就知道是假酒。虽说赖茅的品牌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创立了,但赖茅从建国之后到1988年之前,整个黔省都不曾生产过名字叫做“赖茅”的酒。

    还有后世出现的很多“人民公社酒”、“为人民服务酒”,都说是茅台酒,其实不用鉴定这种酒到底是不是茅台酒厂出品,仅仅看看商标就知道。

    那些所谓的“为人民服务酒”、“人民公社酒”瓶子上贴的商标,基本上都有香型、酒精度以及含量,这一看就是假酒,没的说!

    为啥?很简单,净含量这种指标,是九十年代才有的标注!

    那些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生产的所谓“为人民服务酒”、“人民公社酒”难道都是从九十年代穿越回去的?

    在后世白酒收藏界中有一句名言,叫做“不怕老酒贵,就怕老酒假!”相比于后世形形色色的各种造假老酒,在这个年代,别说造假的老酒了,就连假酒都很罕见。

    这年头的老百姓还是非常淳朴的。民间喝的就假酒几乎没有,专供各大军区的特供酒存在假酒的情况就更罕见了。估计在这个年代也没人敢给大军区供假酒,那个抓住可真是要枪毙的!

    杨靖听他老舅说过说过一件事,要不是老舅一再亲口保证,杨靖都以为是在听神话。

    这件事就是有关于某地某正军级的军医大过年给总司令部送礼的事情。

    七八年前老舅在南方忙活生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专业到地方的正团级军官老大哥,这位老大哥转业前就在这所正军级的军医大的附属医院中主管后勤工作。

    老舅说这位老大哥人很实诚,再加上有业务往来,一来二去的就熟识了,每次老舅去他那里的时候,这位老大哥都会好好的和老舅喝上一壶。

    有一次喝酒的时候,这位老大哥说起了当年他在某军医大附属医院工作的事情。他说,在新世纪初的那几年,地方部队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向位于燕京的总司令部上级领导们送一些礼物,他们这所医院所在的地方因为距离某名酒的产地很近,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送这种名酒。

    军队那是不差钱的地方,因此别看他们医院只是一个军医大的附属医院,但每年也能和总司令部的上级领导说上话,因此每年他们往总司令部送的名酒数量都是论“集装箱”计的。

    在05、06年那会儿,这位老大哥就是这所附属医院主管后勤的军官,所以送礼这件事主要就是由他来操办的。那位老大哥说,当时那种名酒的价格不便宜,一瓶就是二百多,纯粮食酿造的酒当然贵了。

    当时医院每年光是送酒的钱就上亿。这位老大哥觉得这太奢侈了,于是就亲自找到了那个名酒的产地,花了五十万一年的年薪,从那里雇了一位从名酒酒厂退休的老工艺师。

    这位老大哥给那个退休的老工艺师说了,你的任务就是用食用酒精以及其他的香料给我勾兑,只要能够勾兑出这种名酒的味道来,那么你一年就能拿五十万。

    这种活儿对于普通人来讲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可是对于这种在酒厂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工艺师来讲,那是三根手指头抓田螺——十拿九稳的事情。

    那位老师傅用了没多长时间,就勾兑出了和那种名酒几乎一模一样口味的勾兑酒,即便是常年品尝那种名酒的老酒鬼,也品尝不出这两种酒之间的味道差距。

    于是,这种勾兑酒就成了军区医院送礼的主力军。换上名酒的包装瓶子,往集装箱里一塞,直接就送往总司令部。

    这种勾兑酒的成本要比酒厂里出的那种名酒便宜的多得多,光是这一项,每年就能给那所附属医院节省下将近一个亿的资金!

    老舅当时不相信,问那位老大哥,说你们这么搞不怕上级领导喝出来拾掇你们吗?

    那位老大哥说的很简单,但也很真实——咱这酒虽然也是名酒,但和茅五泸那些名气更大的酒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二三十年前或许有些部队上的大领导喜欢喝咱这种酒,但现在的领导,喝这种酒的极少了,人家都和茅五泸去了。也就是说,咱这酒送过去,那些大领导基本上也不会喝的。

    果然,这事儿这么干了三年,都没出现什么问责的情况。不过这位老大哥满心以为自己为医院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节省了这么多的资金,怎么也得往上提一提吧?结果可好,这位老大哥直接就被转业了......

    (ps:这是一件真事儿,书里杨靖的老舅讲述的这件事情,其实就是老墨亲身经历的事情,只不过具体是哪所军医大和哪种名酒,这里老墨就不写明了,还请谅解。)

    一开始老舅给杨靖讲这件事的时候,杨靖还不相信,不过后来随着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件事他就是不信也不行了。

    华夏的军队系统是独.立在外的,外面的人根本就接触不到里面的事情,不知道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后世连八/路/军都敢糊弄共/产/党了,还有什么假酒不敢造的?

    幸好,在这个年代,没有那种事情出现,现在还不是假酒和勾兑酒大行其道的时期。

    尤其是这个年代的军区特供酒,更是货真价实的好酒。只要能收到,那就绝对值得收藏!

    老那有这种关系,杨靖不差钱,两好合一好,绝对能够收来很多名酒老酒的。

    从1986年的时空停留了几天的时间,眼看着老那一车一车的往回拉那些名酒老酒,可真把杨靖乐坏了。

    老那拉来的这些老酒,一大半都是从燕京的各大军区大院中收上来的,茅五泸就不说了、剑南春、董酒、**、洋河、汾酒、西凤等名酒数量也不少,很多酒都有将近十年的历史了。

    想想也难怪,1976年动乱结束,很多在动乱年代受到迫害的领导们都慢慢的恢复到原来的职务,一些下级给老领导送个酒庆祝庆祝也是人之常情,这些老酒存下来这么多数量也就不足为奇了。

    老那收购的价格挺高,就拿茅台来讲,现在茅台的零售价是八块钱外加一百二的侨汇券,但老那直接就用外汇券收,一瓶茅台直接就给二十外汇券。

    这个收购价格绝对是良心价了,现在在燕京的黑市上,二十美元的外汇券差不多能兑换二百块钱呢!

    至于五粮液、泸州老窖等酒,老那给的价格也不低,一律比市面上的零售价高一倍!

    收酒又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老那拿着外汇券光明正大的收,而且给的收购价格还这么高,没有人闲的蛋疼去举报老那去。

    因此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老那就收上来一万多瓶各种老酒、名酒。其中后世拍出天价的五十年代出产的茅台酒,老那就收了十多瓶,还有三瓶解放前的茅台酒!

    六七十年代的茅五泸、汾酒、西凤、**、洋河,老那也没少收,加起来足有几百瓶。至于剩下的酒,大都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生产的酒。

    这要是搁在三十年后,要想买这一万多瓶酒,别说老酒了,就算是新出厂的酒,没有几千万也下不来。

    可在这个年代,杨靖只不过是付出了十万外汇券外加三万多块的现金就全解决了!

    这些酒挑一挑,等博物馆开起来之后,完全可以成立一个老酒展厅了!后世著名的茅台酒收藏专家赵晨赵老师虽然收藏了一万多瓶茅台酒,还有那位来自于鹏城的刘先生,更是收藏了三万多瓶茅台酒,甚至比茅台酒厂博物馆收藏的酒还要多。

    可如果杨靖想的话,他从现在就开始收酒,等日后接手恶龙基金之后,他收的这些酒绝对要比前两位老师多得多!

    毕竟杨靖拥有一个逆天的技能,也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这个星球上论藏酒,谁还能比的上他?

    在这个年代,就是收藏老酒最好的一个时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