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二章 给自己点个赞
    ,!

    在1986年的时空待了几天之后,杨靖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皮特.吴在云滇那边进展的相当不错,大笔的资金砸进去修路修桥,再加上皮特.吴之前就在国家挂了号,是有名的公益大家,当地的父母官恨不能把这个“爱国华侨”供起来。

    在这个年代,云滇的各方面照着三十年后差远了,经济经济不行,交通交通更不行,而偏偏云滇又处在山区,没有一个好的交通,杨靖千辛万苦从缅甸搞来的翡翠原石也运不出来不是?

    所以,别的甭扯,直接砸钱修路修桥就是了,最起码从瑞丽到保山的这一段320国道得修好了吧?从保山到春城的这一段国道情况还算可以,毕竟这个时候没有那么多的大型车辆,但是从保山到瑞丽这一段路的路况可就差远了。

    杨靖不差钱,从国外赚来的那些钱投在自己的祖国杨靖也没有什么可心疼的。没说的,砸钱!

    正是因为皮特.吴在那边砸进去上千万美元来修路,当他和当地的父母官提及要从缅甸进口翡翠矿石的时候,那边的父母官直接就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甚至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主动给皮特.吴免去了一些进口税。

    至于瑞丽边境的海关,更是直接一路绿灯。

    开玩笑,要是把这个财神爷得罪了,这路你来修,这桥你来架啊!

    云滇那边的事情搞得很好,老那在这边又能顶起来,所以杨靖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干脆就直接返回了原时空。

    不过在原时空杨靖也没有停留多久,他再次启动了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穿梭到了1995年2月份的燕京。

    杨靖穿梭到这个时候,恰恰是刚过了春节,阴历的正月十五还没出呢。

    这个时候的燕京还正处在一片节日的气氛之中,虽然天寒地冻的,可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相比于刚刚过去的1994年,1995年虽然才刚刚过去了一个月,可燕京城还是显示出了日异月新的变化。

    大街上的高楼越来越多了,大街上的黄面的也是越来越多了,一些老旧的四合院是越来越少了......

    杨靖之所以穿梭到这个年代,主要就是为了薛仁发薛老哥。

    说来也惭愧,自从上次穿梭到1994年,在薛仁发的帮助下买到了很多珍贵的文献手稿资料,杨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就再也没有穿梭回来看看老薛。

    虽说上次临走的时候杨靖给老薛留下了三万块钱的现金以及两根衅鱼,加起来差不多能有十来万块钱,可杨靖对于这点钱够不够老薛在燕京的废品收购站收购那些手稿文献资料,还是心理有些没谱。

    刚刚从1986年的时空停留了好几天,亲眼看到老那收酒花钱如流水的样子,杨靖真的是有点担心自己给老薛留的那点钱不够用的。

    而且美国、开曼群岛都去了好几次了,也该穿梭到1995年的时空看一看人家老薛了。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相貌,把相貌调整成为艾伯特.杨的模样,杨靖这才乘坐了一辆黄面的直奔潘家园西边的华威西里。

    让杨靖有点惊奇的是,这才三个多月没来,华威西里这边竟然已经有人在划线了。开车的面的师傅是个侃爷,似乎是注意到了杨靖有些惊奇的模样,就直接给杨靖解释了这些划线的是干什么的。

    原来这一片正准备拆迁呢!

    薛仁发的家,敲就在拆迁范围之内。

    虽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但想必应该也拖不到哪儿去。这几年正是燕京高速发展的时期,只要圈定了拆迁的范围,那几乎是说拆就拆,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这年头也没有什么钉子户之类的存在,那些住够了四合院的老百姓还巴不得政府拆到自己的房子呢。这样既能住上干净的楼房,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拆迁补助。

    在老薛家的胡同口下了车,付了账打发走了面的之后,杨靖就举步向着老薛家走去,临进老薛家门口之前,杨靖瞅了瞅周围,发现没人,直接就从储存空间中掏出了两坛子二锅头老酒以及四只新鲜的天衢扒鸡,拎着就走进了老薛家的大门。

    老薛家的大门既然开着,那就说明家里有人。果然,当杨靖走进去的时候,老薛的媳妇儿刘冬梅正在庭院里晾被子呢。

    看到杨靖走进来,刘冬梅很惊喜的迎了上来,“哎呀,杨兄弟你来了啊。快屋里坐,老薛出去收货了,要到中午头才能回来。”

    杨靖笑呵呵的说道:“嫂子,这次我来的比较急,也没提前联系你们。”

    刘冬梅搓了搓手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上次你走了之后,我家老薛就一直念叨你呢。本来我们两口子还以为你得再过几个月才能回来呢,哪儿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我今年过年没有回英国,而是和父母在沪海那边过的。这不刚过了年,我就来给嫂子你和薛老哥拜年了吗。”

    “呦,那可真是谢谢你了,还想着我们。”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走进了屋子。厚实的棉帘子一掀开,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很舒服。

    杨靖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嫂子,这是我在来的路上路过天衢市的时候,从那里买的天衢扒鸡,很有名气。这两坛子酒可是好东西,是我的一位朋友年前送给我的,据说是五十年代酿造的二锅头酒。我知道薛老哥喜欢喝点,就给薛老哥提了过来。”

    “哎呦,杨兄弟,你来就来吧,怎么还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尤其是这酒,五几年的二锅头,这可贵了去了。不成,这酒你不能留下。”

    “嫂子,没事。上次来的匆忙,也没给你和薛老哥买点什么,这次来了,总不能空手来吧?薛老哥这几个月一直帮我收东西,我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再说了,这酒我家里还有,这两坛子就留在这里吧!”

    见杨靖说的坚定,刘冬梅倒也不好推辞了。

    和上次来的时候相比,刘冬梅现在放开多了,最起码和杨靖聊起家常来不再那么拘束。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刘冬梅就主动让杨靖看看老薛这几个月收购来的东西,她则一头钻进了厨房,开始准备中午饭。

    看到这满满一屋子的手稿文献,杨靖忽然觉得应该给自己点一个赞。

    人家老薛之前是在潘家园摆摊的,结果自己竟然让老薛帮着自己收东西,结果人家老薛这三个来月的时间里一直没有辜负自己的嘱托,给自己收了这么多的珍贵手稿文献。这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自己这是有眼光、会识人啊!

    快把东厢房占满的这些手稿文献资料,足以证明老薛这三个月的成绩。

    而且这些手稿文献老薛保存的很好,都装进了纸箱子,然后一箱一箱的码好了。老薛不懂这些手稿文献的珍贵,也不懂怎么分类盛放,但他对于杨靖的嘱托却是完成的很好,他知道杨靖很看重这些手稿文献,所以只要收上来的手稿文献,全都用纸箱子装起来。

    就凭这一点,杨靖就得好好的感谢一下老薛。

    老薛这三个来月没有白忙活,不仅收上来大量的手稿文献,而且这些手稿文献资料的品种数量之多,远远超过了上次杨靖带回去的那些手稿文献资料。

    不过老薛这次收的这些手稿文献资料中,那些大师级别的手稿少了很多,大多都是一些旧时代的文献资料。

    对于这一点,杨靖也是无可奈何。上次一下子收到了那么多的珍贵手稿,这肯定是来自于同一个图书馆或者是档案馆,算是运气好。可七八十年之前的那些大师们的手稿也不是街上的大白菜,哪儿能轻易收到?错非也就是在这个时期能够收到一些,要是换在二十年后,别说成本的大师手稿了,一张残页都能引发一充动。

    那些压在底下的文献资料杨靖不知道是什么,但就摆在上层的这些文献资料来看,大都是一些民国时代的文献资料,也有不少晚清时代的文献资料。如果拉回去仔细的整理一番的话,也是相当有价值的。毕竟这些文献资料可都是从那些图书馆、档案馆中流传出来的,这要是搁在二十年后,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杨靖在东厢房中一直待到十一点多,一直到外面响起了老薛那熟悉的“我回来了”的吆喝声,杨靖这才笑着从东厢房中走了出来。

    老薛蹬着装满了纸箱子的三轮车从大门外面骑了进来,看到杨靖竟然站在院子里,老薛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着跳下了三轮车,走到了杨靖跟前说道:“杨兄弟,你可总算是来了,你再不来,我这屋子里的东西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杨靖笑着和老薛握了握手,说道:“薛老哥,我这不是来了吗?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了。”

    杨靖一边说,一边走到了三轮跟前,示意老薛骑上去,他在旁边微微加了一把劲,就把这辆三轮车推到了东厢房的跟前。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有的梦想不能实现”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