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三章 辛苦了
    ,!

    老薛要卸车,杨靖笑眯眯的阻止了他。

    “薛老哥,暂时先别卸车了,要不一会儿还得忙活一遍。中午吃过了饭,我找辆车,把这些东西全都装上,然后送出去吧。你这里也放不下了,该把东西都送走了。”

    老薛闻言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就和杨靖一块回到了屋里。

    屋里刘冬梅已经把几个凉菜全都端了上来,酒杯、筷子什么的也都摆好了,就等着杨靖他们进屋,她再去炒菜。

    “嫂子,别忙活了,快点洗洗手一块吃吧。”杨靖冲着刘冬梅说道。

    “没事,你们哥儿俩先吃,我就炒几个菜,很快的。”

    老薛在一旁说道:“甭管你嫂子了,她做菜很不错,上次来你没尝到你嫂子的手艺,这次说什么也得让你嫂子好好的整俩菜。来,咱哥儿俩先喝着,你嫂子那边一会儿就能完事。”

    老薛这么说,杨靖也不好再说别的,就坐在了座位上。

    “杨兄弟,这是什么酒?”老薛看到桌子上摆的那坛子黑黝黝的土陶坛子,有点惊异的问道。

    “呵呵,薛老哥,这次你可是有口福喽。年前我一个朋友给我送了几坛子老酒,说是五十年代酿的二锅头。过年的时候开了一坛尝了尝,那味道,啧啧......”

    “五十年代酿的二锅头?”老薛眼睛一亮,“哎呦喂,那今儿个可得好好的尝一尝这个酒。”

    杨靖笑道:“薛哥,咱可先说好了啊,这酒咱们一人最多三两,如果你不想被放倒的话,你可以多喝。”

    “这酒这么带劲儿?”老薛有些怀疑的问道。

    “不信你就试试喽!”杨靖笑了笑,“反正过年的时候,我和我父亲一人喝了三两,后来又掺了点别的酒,结果睡了一下午......”

    老薛楞了一下,随即笑道:“那好,听人劝吃饱饭,今儿个中午咱哥儿俩就一人一杯!”

    说着,老薛提起了酒提子,从打开的酒坛子中舀了一提子酒,小心翼翼的倒进了杯子里,又把酒杯放进了刚刚倒入热水的盆子里热着。

    放下酒提子,给酒坛子盖上盖,老薛这才打量着玻璃杯中那已经泛黄的酒液说道:“啧啧,这酒......”老薛比划了一个大拇哥,“这酒可真香啊,就是给我一瓶茅台我也不换这一杯酒!来,咱哥儿俩吱儿一个。”

    喝了一小口,老薛长叹了一口气感慨道:“真是好酒啊,我老薛这辈子还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呢。”

    本来就是老酒,在让热水一烫,这酒香味儿就全散发出来了,一屋子全都是一股子浓郁的酒香味儿。

    就连从厨房做饭的刘冬梅也闻到了,“这酒真香,我还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香的酒呢。”

    “那嫂子你就快点吧,要不然这酒可都让我和薛老哥全都喝干净喽。”杨靖也喊了一嗓子。

    老薛哈哈大笑了起来。

    刘冬梅确实是一个操持家务的好手,杨靖和老薛这边连半杯酒都没喝掉呢,刘冬梅那边已经做好了四个热菜,当然,杨靖带来的扒鸡,刘冬梅也拆了一只,放进了盘子里端了上来。

    待到刘冬梅坐下之后,三个人再次喝了起来。

    让杨靖没有想到的是,刘冬梅的酒量也是很大的,喝了几口酒竟然面不改色。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喝掉了一杯酒,刘冬梅还想再倒酒,杨靖制止了。

    “嫂子,这酒你和薛哥留着慢慢喝吧。不过一次最好别超过一杯,这酒后劲儿极大,超过一杯酒就能让人睡一下午。要是想喝的话,咱们换个别的酒吧。”

    刘冬梅从善如流,一头钻进了屋子里,不一会儿就提着两瓶向阳牌二锅头走了出来。

    “家里没什么好酒,将就着喝点这个吧。都是二锅头,也不怕穿味儿。”

    “嗯嗯,就喝这个!”杨靖有点惊喜的说道。从小到大,他还就真没喝过这种向阳牌的二锅头呢。

    把酒放进了水盆中热着,杨靖问老薛:“薛老哥,这三个来月你可没少忙活啊!我看东厢房都快放满了。”

    老薛点了点头说道:“还行吧,要不是年底燕京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雪,出不去门,收的可能要更多。反正前段日子基本上是一个星期一三轮,燕京城里规模稍微大点的废品收购站我基本上转了一个遍了。”

    “薛老哥,辛苦了。来,兄弟我敬你一个。”

    俩人碰了一下喝了一口酒,杨靖放下了杯子问道:“薛老哥,上次我来的匆忙,走的也挺匆忙的,给你留下的那些钱够不够用?”

    “够用,够用!用不了的用呢!”老薛打了一个酒嗝,“上次你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三万块钱的现金我到现在还没用完呢。别忘了,我现在主要是去废品收购站收那些东西,都是论斤算的。这些东西大都是两三毛一斤,我这三个来月的时间收了大约七千斤,一共才花了两千多块钱,剩下的钱还多着呢。”

    “嗯,还有你留给我的那两根衅鱼,我找了一个在金店工作的朋友,说这两根衅鱼是我祖上留下来的,虽然没有发票,可最终也是以90块钱一克的价格兑了出去,一共换回了九万块钱。所以啊,这钱是绰绰有余,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到这话,杨靖就彻底放了心。

    老薛现在主要是和废品收购站打交道,又不是收古玩,这些钱足够他用很长时间的了。

    “杨兄弟,你这活儿我恐怕给你干不了多久了。”又喝了一口酒之后,老薛有些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你来的时候恐怕也看到了,我住的这片地儿据说开了春就要拆迁,这要是一拆迁,我和你嫂子还得出去找房子住,给你收东西的活儿恐怕就干不了了。”

    “没事,薛老哥,其实今天上午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些划线的工人,就知道你这边快要拆迁了。对了,你和嫂子是怎么选择的?是换房子肮是要拆迁费?”

    老薛说道:“年前政府来人统计了,问我怎么选择。我记得你上次走之前给我说的那些话,所以我就要求换套楼房,再加上隔壁的那套房子,加起来的面积争取再换一套门市房。”

    杨靖点头说道:“你这么换就对了。你手里要是有这么一套楼房外加一套门市房,你和嫂子下半辈子应该就不用愁了。燕京这几年房价涨得多么厉害,想必薛老哥你最清楚了吧?”

    “可不是嘛!这几年燕京的房价涨得可真厉害。你嫂子他二舅原来就在方庄那边住。我记得从1984年开始,方庄那边就开始统计拆迁户、征地,一直到1991年征地才算完成,92年开始建设方庄小区。好像在86年开始预售方庄小区的房子,那时候方庄小区的房子售价分为甲、乙、丙三等甲级1700—1元/平方米,乙级1400—1500元/平方米,丙级700—元/平方米。冬梅,是这个价吧?”

    刘冬梅点了点头说道:“没错,86年方庄小区的商品房对外预售的时候,就是这个价。当时我二舅因为是属于回迁户,他家能够获得一套房子。不过我二舅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小儿子,所以我二舅当时就想再给我表弟买一套,那个时候的价格就是这个价格。”

    老薛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八年前方庄那边最好的房子才一千七八一平,再看看现在,去年年底方庄小区那些原本是丙级的房子,平均价格就已经到了三千八了,据说那些好的房子,价格都已经突破六千了!这房价眼看着蹭蹭蹭的往上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所以我和你嫂子一商量,就决定听你当初说的,咱换新房,绝对不吃亏!”

    老薛说的这话倒不是瞎说,有关于燕京房价的事情,杨靖多少也了解一些。

    方庄刚建起时,除国家机关及各大国企外,京城一批最先富起来的人还有大量的明星演员也竞相抢购方庄房产。1986年方庄小区的商品房开始预售的时候,价格确实如同老薛刚才所说的那样,但到了95年下半年,方庄小区最好的商品房一度达到过七千块钱一平米的价格。而1995年发售的芳古园龙珠公寓,作为精装修的外销公寓,价格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两千美元一平米。

    说个毫不夸张的话,整个燕京房地产的起始,起始就是从方庄小区开始的。

    虽说到了九十年代末,方庄小区因为房屋布局不太合理、房屋面积过小、停车位过少等原因,导致了房价一度的下跌,98年发售的芳古园二期,每平方米也就只有六千来块钱,远远低于96年最高峰的时候,但不能否认的是,方庄小区见证了燕京房地产的崛起。

    老薛说道:“杨兄弟,不是哥哥我不想继续给你收,实在是这情况在这儿摆着呢。一旦我这两套房子开始拆迁,我说不定就得和你嫂子搬去通/县那边去住,到时候可就没法给你收东西了。”

    杨靖说道:“薛老哥,这没关系,反正你现在也收了不少了。以后如果没办法收的话也无所谓了。嗯,那就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你的房子开始拆迁,你能收多少就收多少吧。一会儿咱们吃晚饭,咱们装好了车,我告诉你一个地方,你直接把这些东西送到那个地方就成。至于剩下的那些钱,你就拿着,就当这些日子你帮我收这些东西的报酬了。”

    一听这话,老薛一下子站了起来,“杨兄弟,这可不成。收这些东西才能花多少钱啊?你把剩下的钱全留给我,我可不能要。”

    “呵呵,薛老哥,你就别和我争了。你应该看出来了,我不缺钱。而且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于情于理我都该给你一笔报酬的。再说了,你这拆迁在即,你和嫂子还需要找房住,都是需要花钱的。所以啊,听我的,这些钱你拿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