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七章 拜师
    刘老的这幢别墅很大,毕竟这整个别墅区都是他老人家的大儿子开发的,这幢孝敬老子的别墅自然是格外的大。

    整个别墅区有专门的停车场,距离刘老的这幢别墅并不算远,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这里。

    很多五十岁到七十岁左右的礼宾都是把车停在停车场,然后步行过来的,但也有几个特殊的人物是直接乘车过来的。

    比如眼前这位耄耋老人,就是颤巍巍的被人从车上搀扶下来的。

    一见这位老人,刘老他们四个还有杨靖全都恭敬的迎了上去。

    “耿老好,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我们真是过意不去啊。”作为地主,同时又是今天的主角之一,刘老自然要先开口了。

    “呵呵,能看到你们四个共同收徒,这也算是了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的心愿啊。眼看着你们四个都土埋到脖颈子了,还一直找不到一个好徒弟,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是替你们着急啊。”下车的耿老笑呵呵的说道。

    耿老今年都九十六岁了,是故宫博物院岁数最大的老专家,也是国内最顶级的瓷器大师,蔡易当年就没少跟着耿老学习有关于瓷器方面的知识。

    耿老看着站在一旁的杨靖,微笑着对刘老他们四个说道:“这孩子不错,我和老杨通电话了,这孩子的情况我多少也了解一些。你们四个啊,有福喽。”

    说着,耿老对杨靖招了招手,杨靖立刻走前了两步,恭敬的对着这位老人鞠了一个躬说道:“耿爷爷好。”

    “嗯,酗子不错,以后跟着四位师父一定要好好的学,不要辜负你四位师父对你的期待。”

    “嗯,耿爷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四位师父的绝学发扬光大的。”

    “哈哈,老耿,你也来了?我刚才在里面听人说你来了,我还有点不相信,就出来看看,果然是你这个老家伙啊。”伴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杨老爷子走了过来。

    “哎呦喂,你这老杨头还没死啊?呦呦呦,这身体可是越发的健朗了啊。”耿老罕见的大笑了起来,和凑到跟前的杨老爷子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一帮人看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这两位还是国内古玩收藏界的泰山北斗吗?怎么和孩子一样。

    “哎呀,耿老哥,你这身体可是不成喽,照着我可是差远了。”杨老爷子放开耿老,笑呵呵的说道。

    “唉,这可真是犟不得,什么都可以不服,唯独这老,不服不行啊!我今年虚着都九十七了,再有三年就过百了,现在还能动弹,我就已经感谢祖宗保佑喽。倒是杨老弟你这身体越发的好,怎么调养的?”

    杨老爷子笑眯眯的瞅了杨靖一眼,随即笑道:“走,耿老哥,咱们老哥儿俩进屋说,我告诉你一个返老还童的办法......”

    两个岁数加起来一百九的老爷子就这么相扶着慢慢向屋里走去,站在门口的一些礼宾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不管是杨老还是耿老,那都是业内绝对的泰山北斗,能和他二位比肩的,数遍整个华夏也不过两巴掌之数而已。

    耿老和杨老都能亲临这里观礼,这足以说明这些老前辈对于这次礼仪的重视。

    事实上,不光是耿老来了,同样是故宫博物院的吕老、李老、穆老、王老等老一辈的前辈,全都来了。

    这些老一辈的大师,几乎是这个圈子里辈分最大的一批人,他们能够同时出现在这个仪式上,也是一件极为难得的盛事。

    有这些老前辈出面,那些和刘老他们一个辈分的观礼嘉宾也都暗自震惊。这些老一辈的前辈平时都难得一见,现在竟然在这里齐聚首,这足以证明他们这些老前辈对这次收徒仪式的重视。

    很多跟着师父一块来观礼的年轻人,在看向杨靖的时候,眼神中也是各种的羡慕嫉妒。

    这小子何德何能?能让四位顶级大师共同收徒?还能让这么多平时难得一见的老前辈亲自前来观礼?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嘛!

    可偏偏,不管他们怎么羡慕嫉妒,一个接一个的重量级嘉宾还是源源不断的来到了这幢别墅内,快到吉时的时候,偌大的别墅大厅中甚至都盛不下这么多人了,很多年轻一辈的弟子们都不得不站在别墅外面的庭院中。

    没办法,今天光是来到现场观礼的老一辈大师,就有七位之多,算上主持今天收徒仪式的杨老,业内最顶级的老一辈大师几乎全都到了。

    那些六七十岁的大师们,在这些老一辈的大师面前,全都是侄子辈甚至是更低辈分的,因此在这些大师面前,他们只能站着观礼。至于这些大师们的弟子,能在庭院里站着已经足够他们回去吹嘘好几年了......

    上午十点十八分,吉时到。

    杨老爷子作为今天的收徒典礼的主持人,无论是辈分还是名望,都是圈内顶级的人物,自然压的住阵脚。

    “诸位嘉宾,欢迎你们前来观看刘振垚先生、肖振国先生、郭青茂先生、蔡易先生共同收徒的仪式。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四位先生一致决定共同收来自于鲁省天衢市的杨靖为亲传弟子......”

    杨老爷子可是经历过无数次这种收徒仪式的人了,对于主持这种仪式那自然是手到擒来。而且杨老爷子今天说话中气十足,浑然不像是一个九十三岁的老者,观礼的嘉宾都暗中啧啧称奇。

    一连串的介绍之后,杨老爷子说道:“请全体起立,肃静,有请祖师爷画像,拜祖师爷!刘、肖、郭、蔡四位先生为祖师爷上香,杨靖在祖师爷画像前三叩首。”

    现场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那八位老前辈全都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几名行动不便的大师也在后辈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两名岁数和蔡易差不多大的老者,共同架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画像从偏厅中走了出来,将这张画像供在了香案的正中间。

    这张画像就是范蠡的画像。华夏的古玩行业,尊范蠡为祖师爷。这张画像据说是从明朝时期流传下来的。

    刘老、肖老、郭老还有蔡易四个人手持三炷香,共同走到了祖师爷画像跟前,把香举在头顶,共同三鞠躬,齐声说道:“今弟子刘振垚、肖振国、郭青茂、蔡易,秉承祖训,在祖师爷面前收弟子杨靖于门下,望祖师爷保佑我四人的弟子日后平平安安,将祖师爷传承下来的技艺发扬光大!”

    大厅中乌压压的一片观礼人群都默然不作声。

    待到四人把香插入香炉并退下之后,杨老爷子高喝一声:“杨靖上前,在祖师爷面前三叩首,拜祖师爷!”

    杨靖规规矩矩的走了上来,跪在了香案前方的蒲团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磕完头,杨靖抬起头在祖师爷画像跟前朗声说道:“今弟子杨靖承蒙四位师父看重,被四位师父共同收于门下,弟子必然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虚心聆听四位师父的教诲,用心学习四位师父教授的技艺,将四位师父的技艺学会并发扬光大。同时今日成为四位师父的弟子,日后必将精心侍奉四位师父,待四位师父如亲父!”

    磕完头,表明心意之后,收徒仪式的第一项,也就是拜祖师爷这一项算是完成。

    “下面有请刘、肖、郭、蔡四位先生入座,弟子杨靖三叩首。”伴随着杨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话音,刚刚退下去的四位师父依次走了上来,在分列在香案右侧的四把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杨靖再次走上前,在蒲团上跪了下来,挺身抬头说道:“弟子杨靖承蒙四位师父看重收为弟子,日后弟子必不会辜负四位师父的期望,好好学习四位师父的技艺,好好侍奉四位师父,待四位师父如亲父!”

    说完,杨靖对着安然坐在太师椅上的四位师父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四位师父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压抑不住的笑容。

    “弟子给四位师父敬茶!”待到杨靖站起身来之后,杨老爷子再次高喝了一声。

    杨靖端着茶盏,依次恭敬的给四位师父没人敬了一杯酒,把四位大师乐得脸上乐开了花。

    到了这个时候,拜师或者说是收徒仪式就算是结束了,不过作为师父,刘老他们四个在这个仪式上每人还要送给新收的弟子杨靖一件礼物。

    “来,小靖,这个小小的礼物送给你。为师知道你还有自己的事业,所以这个高冰种翡翠貔貅就送给你了。这个貔貅还是三十多年前姜斌的父亲给我雕的呢......”

    “师父,这、这太贵重了,而且这是姜老留给您的,有重要的纪念意义啊......”杨靖一看这个巴掌大小的貔貅摆件,就知道价值不菲。虽然料子只是黄杨绿的高冰翡翠,可这雕工却是出自大师级的人物啊。

    姜斌的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可是国内最顶级的玉雕大师,距离宗师境界也就差一线了,他老人家雕出来的东西,光是这雕工就价值不菲。

    “呵呵,送给你你就拿着,这是师父的一片心意。”刘老微笑着说道,但语气中却是充满了坚决。

    “哦,好吧,那弟子就多谢师父您老人家的馈赠了。”杨靖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这个貔貅,恭敬的冲着刘老鞠了一个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