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九章 午宴
    ,精彩小说免费!

    整个拜师仪式持续了一个来小时,等这个仪式结束之后,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前来观礼的嘉宾兴致都非常的高昂,先不说四个业内顶级的大师共收一名弟子这件事足以成为业内的一件盛事,就光今天能够亲眼见到那些老一辈的大师,也足以让这些嘉宾非常高兴了。

    今天能够接收到邀请前来观礼的嘉宾,大都是圈子里的大人物,身份资格不够的也接不到这种邀请。刘老他们四个都是圈子里最顶级的大家,一般二般的人也接收不到他们亲自发出的邀请。

    可这些圈子里的大人物,在那些堪称传奇的老一辈大师跟前,都算不上什么。平时这些传奇人物难得一见,就好像杨老一样,早早的就隐居在天衢的老家不问世事,别说他们了,就算是故宫博物院的那些大家都很难见到杨老一面。

    而今天,杨老不仅担任了这次拜师仪式的主持人,老一辈的传奇大师更是一下子出现了九个,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虽说在仪式结束之后,有四位前辈因为身体的原因回去了,但还有五位留了下来,陪同大家一块进行午宴。这对于圈子里的人来讲,绝对是一种莫大的殊荣。

    而当观礼嘉宾来到了预定好的酒店就餐时,才发现今天午宴上的酒水太不一般了。

    今天前来观礼的嘉宾有九十多人,算上这些嘉宾携带的弟子和亲朋,一共有二百来人,酒店中可以开二十桌酒席。

    然后每个人都看到了在酒桌的正中心摆放着一坛黑色的土陶罐子,很明显,这个土陶罐子是酒坛子,因为上面的泥封已经被打开了,就剩下里面的盖板和蜡封还没有打开。

    能参加今天观礼的,都是圈子里的大人物,眼力是绝对没问题的。因此他们一眼就看出了这种土陶罐子是有年头的老物件,最起码也得有半个世纪的时间了,而且这种封坛的方式现在也已经很少见了,所以,这些嘉宾都很好奇也很期待这些酒坛子打开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美酒。

    有这坛子酒在,旁边的飞天茅台反而没人关注了。

    果然,当酒宴开始之前,今天的主人翁之一刘老站起来给大厅中的人解释道:“今天摆在酒桌上的这些酒坛子想必大伙儿都看到了,这些酒是我的弟子杨靖提供的,是正儿八经的在地下酒窖中埋了六十多年的二锅头老酒。杨靖也是机缘巧合淘来了这么一批酒,今天承蒙各位关照,因此特意拿出二十坛来招待诸位。这酒数量很少,所以一桌只能上一坛酒,还望大伙儿见谅啊。”

    刘老这话一出口,整个大厅中立刻像炸了锅一样。

    玩古玩收藏的,不是好茶就是好酒,更多的是两者兼顾。在场的这些嘉宾几乎每个人都好喝两口,现在一听今天酒桌上的这坛子酒竟然是在地下埋了六十多年的二锅头酒,一个个的哪儿还能憋得住?

    他们都是搞收藏的,当然知道这种酒的价格。说个毫不夸张的话,这种酒要是上拍的话,七位数只是起步价!

    只是,这种窖藏了六十多年的老酒,全华夏又能找出几瓶来?

    就连那些平日不怎么喝酒或者干脆不喝酒的人,都忍不住要尝一尝。

    这种酒可是喝一口少一口,尤其是那些小年轻的,要是喝上一回这样的酒,回去之后就能吹好几年了!

    一口酒上万块的酒你喝过吗?

    当然,这些观礼嘉宾更多的是震惊于杨靖的手笔。这二十坛酒拿出来,那可就是上千万啊!一场午宴喝掉上千万的老酒,这种手笔即便是放眼全国,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得到吧。

    最关键的是,有些顶级大富豪或许可以土豪的拿出上千万的酒水,可这种年头的老酒就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任何一个人得到这种老酒恐怕都会珍之又珍的收藏起来,谁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不相识的人喝啊......

    杨靖的四位师父当然也是脸上有光。他们收徒弟,结果徒弟这么土豪的拿出这些老酒来,这绝对是给他们四个师父脸上贴金呐!

    杨靖和格格以及刘老和肖老四个人陪着杨老、耿老、吕老以及另外三位业内的顶级大师,杨爸杨妈还有郭老和蔡易,则在另外一桌上陪着另外几位老一辈的大师。

    坐在主宾位置的吕老喝了一小口酒,轻轻地咋了咋嘴唇,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酒,老耿、老杨,这小家伙提供的酒可真好,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喝到这么香醇的酒了。我记得上次喝到这么好喝的酒,还是和启功先生一块去紫光阁,那时候总理还在呢,总理招待我和启功先生喝的就是解放前窖藏的二锅头酒。啧啧,那味道真是回味无穷。没想到,这都快五十年了,我竟然还能喝到这样的好酒。”

    杨靖恭敬的说道:“吕爷爷,我只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您喜欢喝等会走的时候捎两坛。”

    吕老一听这个,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杨靖说道:“这小娃儿倒是爽快的很呐,小刘、小肖,你们能够收到这么好的弟子,这可是你们的福气啊。”

    这位吕老可不是一般人,他今年已经整整九十岁了,当年他也是故宫博物院的,现在还在院里挂着职呢。最厉害的是,这位老爷子在1982年就担任国家文物局的局长,到了1991年,更是担任了故宫博物院的院长一职,现在他老人家身上还兼任着好多重量级的职务呢。

    今天在场的所有来宾,论资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老人家的,即便是今天前来观礼的现任故宫博物院的单院长,在这位老人面前也是小字辈的。

    你没看到连刘老、肖老在他嘴里都是“小”字辈的吗?

    刘老和肖老笑道:“老院长,您过奖了。”

    坐在副主宾位置的耿老笑道:“老吕可不是随便夸奖人的主儿,当年他在院里主持工作的时候,还不是被你们这帮小家伙背地里称呼为‘黑面虎’啊?”

    几个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耿老继续说道:“我看老吕也是看上这孩子了,怎么样,老吕,要不要你也把杨靖这孩子收为关门弟子?”

    吕老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有这心没这力喽。都这岁数了,也没有精力再教弟子了,要是把这孩子收下,这不是耽误了孩子嘛?再说了,我要是收下这孩子,这辈分怎么算?小刘、小肖他们见了我岂不是要交师兄?我见了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岂不是要叫师叔?这种事儿我可不干,我还没老糊涂呢!”

    几个人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老爷子打趣道:“你这个老吕啊,倒是有自知之明!我和小靖这么近的关系,我都没敢收这孩子,就是怕精力不够耽搁了孩子。所以啊,我们这帮老家伙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颐养天年吧,没几年好折腾了,所以干脆就甭折腾了。小靖这孩子有小刘小肖他们看着,长不歪的。”

    趁着几个人说话的空儿,杨靖和格格分别给这些人倒满了酒。在酒桌上,就他们两个最年轻,辈分也最低,这倒酒的活计自然是轮不到别人头上。

    待到两个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耿老看着格格说道:“小靖,这女娃儿是你媳妇儿还是女朋友?”

    “耿爷爷,这是我女友白玉格格,不过我们俩下个月就要订婚了。订婚后,我们俩会一块来燕京继续攻读博士。”

    格格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挨着个的叫了一遍。

    吕老微笑着说道:“丫头,想读什么博士啊?要不要来中央美院读我的博士生?”

    格格微笑着说道:“吕爷爷您怎么知道我喜欢画画的?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只可惜只能作为业余爱好,我倒是想学美术呢,只可惜我学的专业和美术靠不上边啊。”

    吕老笑道:“我现在兼着央美美术史系的教授呢,如果你想读央美的博士,我倒是可以给你打个招呼。”

    “吕爷爷,这不会让您犯错误吧?”格格笑嘻嘻的问道。

    这句话把酒桌上的人逗得全都大笑了起来。

    “不会犯错误的,只要你愿意来,我保你读央美的博士生。我老头子现在虽然不授课了,可是说点话还是管点事的。”

    格格看了看杨靖,杨靖说道:“这个可就随你了,你喜欢什么就读什么呗?”虽然格格已经决定和杨靖一块来燕京读博士了,可她一直没有想好读哪个学校,眼看着这各大院校的博士生名单都要出来了,要是再等下去,今年格格可就甭读博士了。

    原本这次格格来燕京一个是为了参加杨靖的拜师仪式,另外一个就是要确定读哪个学校的博士生。结果现在还没确定了,身为行内泰山北斗的吕老竟然主动提出让格格去央美读博士,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了。最主要的是,格格确实是挺喜欢艺术的。读央美的博士也算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听到杨靖这么说,格格笑着点头说道:“那吕爷爷,这件事可就麻烦您了。”

    “哈哈,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就是瞅着你这丫头顺眼。”

    格格非常乖巧的端起酒杯敬了吕老一杯酒,又走过去给吕老满上了酒。

    刚才已经喝了三盅酒了,吕老都这岁数了,再加上这酒虽然好喝,但度数着实不低,一时间老爷子竟然兴致大发。

    “哈哈,今儿个参加这场观礼,老头子我很高兴,中午又喝到这么好喝的老酒,老头子我更高兴。再看到杨靖和格格这对佳人,我老头子没什么表示的,我就送你们小两口一幅字吧!”

    吕老一说这话,整个酒桌上的人都愣了一愣,耿老笑道:“我们早就等着你这老家伙说这句话呢!人家小靖拿出这么好的酒来孝敬你这个老家伙,你不留下点东西,对得起人家小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