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一章 大师们很疑惑
    刘老他们口里的老黄,其实就是和他们在一起工作的一位书画大师。只不过和肖老专精古代书画不一样的是,黄老专精的是近代和现代书画。

    黄老是川省人,和大千先生的弟子屈老是老乡。这也是为什么黄老在年轻的时候曾经跟着黄老学习了十好几年的关键原因。

    得益于早年曾经得到过大千先生的亲自指点,黄老在书画方面的造诣可不比肖老低。尤其是在鉴定大千先生的作品方面,黄老更是堪称国内第一人。

    “我说你们四个这是搞得哪一出嘛,我这吃完了晚饭正想早点休息呢,又被你们四个给折腾了过来。”一进门,黄老就冲着刘老他们几个发牢骚。

    其实上午的观礼以及午宴,黄老都参加了,只不过他下午就回去了。结果刚回去没多久,又被“召唤”了回来,也不怪人家发牢骚。

    “嘿嘿,老黄,这次让你回来可不是折腾你啊!”肖老脸上笑眯眯的,“你看看桌子上的这幅画是谁画的?”

    听到肖老这么说,黄老向那幅画看去,结果这一看不要紧,他立刻就“哎呦”了一声,立刻就扑了上去。光看这利索劲儿,谁也不会想到他已经是六十多岁快七十的老人了。

    “这、这是我师祖的真迹9是仿八大的的画!”看了一会儿,黄老哈哈大笑了起来,激动不已。黄老是屈老的半个弟子,虽然没有举行拜师仪式,可这是圈子里公认的事情,所以他称呼大千先生为师祖也不算有什么过错。

    要论起辈分来,黄老的辈分比刘老他们还要高一辈,他的师父屈老可是和启功大师是一辈的。

    “我说老肖,这画是从哪儿拿来的?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我师祖曾经仿过八大的这么一幅画呢。嗯,这幅《枯木来禽图》的真迹是在王老的后人那里吧?”

    肖老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真迹确实是在王老的后人手里。至于这幅画,是小靖的外公上世纪八十年代收来的,当时也鉴定出来这幅画是仿作,但却没人知道这幅画仿作是八爷仿的。小靖总觉得这幅画仿的不一般,他认为这幅画就是八爷仿的,所以就拿过来让我们给掌掌眼。我刚才看出来了这幅画的来历,不过牵扯到八爷的作品,我们几个都认为还是把你叫过来更保险一些。”

    黄老拍了一下大腿,笑道:“没错,这幅画确实是师祖仿的!我敢拿我这双眼珠子做保证。别的不说,光是师祖在这幅画里留下的暗记,就足以证明这画就是师祖的手笔。”

    “嗯?八爷仿的画作中还留有暗记?”肖老好奇的问道。

    黄老点头说道:“没错,师祖他老人家虽然善于仿作其他大家的画作,但他老人家每次仿作的时候,都会在画中留下暗记。这还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呢。喏,你们瞧这个地方,这几笔笔锋之间的结构,是不是就是‘大千’二字?”

    包括杨靖在内的所有人一听这话,都凑了上去,看着黄老指的那个位置。还别说,有黄老这么一提醒,大家都看出来了。

    “根据我师父说的,其实师祖他老人家每次仿作别人的画,都会在画中留下暗记,以示这是仿作。只可惜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这一点,再加上师祖他老人家的仿作水平极高,很多画作甚至比原作的水平还高,所以这才造成师祖他老人家的仿作是以假乱真。”

    听到黄老的解释,刘老感叹道:“八爷可真是做到了唐伯虎那首诗中所说的‘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境界了。了不得,了不得啊!”

    黄老看了看杨靖,稍微一犹豫说道:“小杨啊,不知道这幅画你是否愿意割爱让给我?多少钱你随便说。你知道的,这是我师祖大千先生的画,我作为大千先生的徒孙,有责任也有义务收集师祖他老人家的真迹......”

    杨靖一听这话,也是感到有些为难。

    一旁的刘老笑道:“你这个老黄啊,真是人越老这脸皮越厚啊!这画要是小靖亲自收上来的,别说让给你了,就是送给你都不成问题,不过这画可不是小靖的,是小靖他外公当年收上来的。当时因为被鉴定为赝品,小靖他外公为此还颓废了好长时间。小靖他外公当时可是用一块价值不菲的祖传玉佩把这幅画换回来的,据杨老说,光是那块祖传玉佩,在八十年代就值好几十万呢!”

    肖老也说道:“老黄,要不你把小靖他外公的那块祖传玉佩找回来,我保证小靖他外公愿意拿这幅画给你换那块玉佩。”

    这话一出口,黄老就知道事不可为了,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杨靖很诚恳的说道:“黄老,还请恕小子真是无法做主把这幅画让给您老。”

    黄老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是老头子我自己贪心喽......”

    场面有点沉闷,肖老也没想到把黄老叫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不过杨靖倒是没慌,相比于大千先生仿的这幅《枯木来禽图》,他今天还有一个更重量级的东西呢,只要这个东西拿出来,绝对能把这五位老爷子的老花镜惊掉的!

    杨靖咳嗽了一声说道:“四位师父,还有黄老,其实今天大千先生的这幅画还不是重头戏,小子我前段时间去金陵的时候,在金陵收了一幅画,当时卖家说这幅画是宋代的赵令穰画的,并且信誓旦旦的说他家就是赵令穰的后代。不过我觉得这幅画里面好像有猫腻,可我自己又不敢找,所以今天一块就把这幅画拿了过来,正好黄老也在,您们就受累帮我掌掌眼,看看这幅画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好不好?”

    听到杨靖这么说,肖老笑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拿上来看看啊。赵令穰的画现在可不多见喽。”

    杨靖看了看这间屋,摇头说道:“大师父,您这里还有没有多余的桌子?这张桌子太短,我淘来的这幅画太长,这一张桌子摆不下。”

    一听这话,几个老爷子眼睛都亮了,刘老的大儿子刘明翰还没有离开,立刻就拉着杨靖就去抬桌子。幸好当时装修的时候,家具的规格都是按照统一的风格定制的,因此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就抬出来五张桌子。并到一块,足有七米多长。

    刘明翰还想搬,杨靖摆手说道:“够了,够了,这个长度足够了。”说着,他就从另外一个兜里拿出了那幅画轴粗的不像话的《江宁大江图》。

    虽然还没有打开这幅画,可几个老爷子一看这幅画的外在,就齐齐的点了点头,肖老更是说道:“呦,还是绢本呢。不错、不错,虽然还没有看到里面的画,可这幅画应该是一幅老画不假。作伪是做不出这种沉甸甸的历史感的。”

    肖老是故宫博物院乃至整个华夏首屈一指的古代书画的鉴藏专家,他平时看古画看的多了,是不是仿作,光凭感觉就能判断一个八.九不离十。

    这就是经验!

    这幅画本来就不是赝品,而是正儿八经出自北宋赵令穰之手,怎么可能是仿作的?这一点,杨靖心知肚明。

    戴上白手套,杨靖小心翼翼的把这幅快要经不起折腾的画打了开来。

    这幅画横有六米多长,纵也有三十多厘米,这一打开之后,五位老爷子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去。肖老更是戴上白手套和老花镜,先是站在远处整体看这幅画,然后才拿起放大镜凑到跟前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这画说实在的,画的很一般,当初杨靖从赵争手里收这幅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

    一开始他也很纳闷这件事,要说赵令穰的名气虽然不如他的表兄宋徽宗赵佶或者张择端那么大,但也是北宋数得着的名家啊,他尤其擅长画山水画,这也是众所周时的事情,苔北故宫博物院还珍藏着他的《橙黄橘绿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也藏着他的《湖庄清夏图》,他的那卷《江村秋晓图》更是被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

    不过,当杨靖借助圣戒看出了这卷《江宁大江图》画轴中的猫腻之后,才彻底明白赵令穰当时为什么要画这么一卷水平很差的画,这纯粹就是给画轴中隐藏的那一卷《清明上河图》做掩饰啊!

    可是杨靖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别人不知道啊。

    所以,杨靖今天把这卷画拿了过来,为的就是让藏在画轴中的那卷张择端的真迹《清明上河图》在五位德高望重的大师面前被发现......

    果然,黄老在看到这卷《江宁大江图》的落款以及印章之后,惊讶的说道:“这卷画是赵令穰画的?不太可能吧?这卷画可不像赵令穰的水平。”

    刘老他们虽然不是专精字画的,可他们见得多了,也是纷纷点头赞同黄老的质疑。

    不过质疑归质疑,最精通古代字画的肖老还没有发表意见,他们质疑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过了许久,肖老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放大镜,摘掉了老花镜说道:“没错,这卷《江宁大江图》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赵令穰的真迹。只是我也不太清楚,以赵令穰的水平,他断然不应该画出这样一幅水平低下的画作来啊!”

    听到肖老这么说,黄老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老肖,你真能确定这是赵令穰的真迹?”

    “嗯。”肖老挺肯定的点了点头,“前段时间刚好给我带的那批研究生讲北宋的画作,对赵令穰这个人做了一些专门的研究,所以从印章和落款的字迹以及最重要的运笔手法上来看,这确实是赵令穰的真迹不假,只是我也搞不清楚他怎么会作出这么一幅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