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二章 取画轴
    ,精彩小说免费!

    听了肖老的话,几位老爷子都露出了一脸便秘的样子。仿佛眼前明明摆着一桌满汉全席,结果每道菜里面都有几个绿头苍蝇,能看不能吃......

    如果要给北宋的画家排个名的话,宋徽宗赵佶的表弟赵令穰绝对能够排进前十名,他的画作流传到现代的并不多,但每一幅都是珍品。

    现在眼前就摆着一卷赵令穰亲笔画的《江宁大江图》,而且还是长卷,别的先不说,光是这九百多年的历史,哪怕这幅画画的水平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很差,这幅画也堪称国宝了。

    俗话说得好,“一页宋版一两金”,宋版书流传到现代都已经是极为珍贵的文物了,更何况数量更为稀少的宋画?

    到了现代,每一幅从宋代保存下来的画都堪称国宝级的文物。因此眼前这卷《江宁大江图》虽然画的水平很一般,但也是堪称国宝的画作。

    只是对于这几位老爷子来讲,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宋画,他们更需要的是一幅足以流传千古的完美画作。眼前这幅画历史是有,可这水平......

    杨靖估计这个时候五位老爷子心里都在吐槽——你说你明明是赵令穰啊赵令穰,为毛作出这么一幅让人又喜又恨的画来呢?

    几位老爷子都静静的看着这幅画,气氛极为诡异,就连杨靖都有点受不了了。

    幸好蔡易出声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小靖,这卷《江宁大江图》你花了多少钱收来的?”

    “一......”杨靖张口就想说出一万块,但随即就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后面的数字。

    这幅画是他在1982年的金陵花了一万块收来的不假,可这句话绝对不能说出去。如果要是在现代收这幅画,一万块钱最多也就是让你看看,根本就不可能收上来的。

    “一百万?”蔡易有些迟疑的接住了杨靖的话头,杨靖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嗯,一百万收这么一幅画倒是不贵,算是捡漏了。”黄老在一旁说道,不过杨靖听得出来黄老语气中那深深的怨念,很显然,这位爱好字画的大家对于这幅画真的是有点受不了。

    刘老问道:“小靖,你当时怎么花这么多钱收这幅画呢?虽然你在字画这方面还有的是要学的东西,可凭你的鉴定水平,你应该能看出来这幅画的水平啊。”

    “大师父,我刚才说了,当我看到这卷《江宁大江图》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幅画有些不对劲,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幅画确实是一副真迹不假,但我总觉得这幅画好像还隐瞒着什么东西。四位师父,您们应该都知道我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没错,我收这幅画的时候,就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幅画不简单,所以我才会花一百万收下来的。”

    黄老说道:“小靖啊,这幅画虽然是赵令穰画的不假,可这幅画没什么特别的啊,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这幅画的水平真的是配不上赵令穰的名气和水平。如果不是老肖肯定的鉴定出这幅画就是赵令穰画的,我都以为是赝品呢。”

    杨靖摇头道:“黄老,不是这幅画本身的问题。这幅画给我的那种特殊的感觉,并不是来自于这幅画的本身,我虽然还没有开始跟着我二师父系统的学习字画方面的知识,可我也知道这幅画画的水平很一般。不过我之所以还收下这幅画,就是因为那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来自于这幅画的本身,而是来自于其他方面。”

    肖老一听这话,眼睛立刻就亮了,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迟疑的指着这卷《江宁大江图》两端的画轴问道:“小靖,你是不是觉得这幅画的画轴有点问题?”

    杨靖装作恍然大悟一样的猛拍了一下大腿,“哎呀二师父,您真是一语中的啊!说实在的,我以前只觉得这幅画有问题,可偏偏就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但我可以肯定的说,绝对不是这幅画本身的水平,是在别的地方。二师父,刚才您这么一说,我才知道那种特殊的感觉是来自于哪里了。没错,就是这两根画轴。”

    刘老点头说道:“嗯,这幅画的画轴确实有点不走寻常路,太粗了,我还没见过这么粗的画轴呢。”

    郭老是院里做文保工作的大师,对于古老的东西,他见得多了,经手的东西也多了。毕竟那些有着悠久岁月的文物古董,都需要定期保养的,这个活儿基本上都是交给以郭老为首的一群文保专家来做。

    “呵呵,这么粗的画轴,我也从来没见过。怪不得刚才我也觉得这幅画有点奇怪,原来根子在这里呢。”郭老笑呵呵的凑了上去,摸了摸画轴,“呦,还是紫檀木的呢。从这画轴的用料上来看,倒是符合赵令穰的身份,他毕竟也有皇室血统啊。”

    蔡易笑道:“这个赵令穰可不一般,宋徽宗赵佶当端王的时候,就和他的关系特别好。后来史书上说,赵佶当了皇帝之后,这赵令穰有段时间都可以无须通报直入大内呢。”

    郭老敲了敲画轴说道:“中空的。我说,我怎么觉得这画轴中好像藏着有东西呢?”

    听到郭老的话,几位老爷子眼睛再次亮了起来,杨靖很干脆的说道:“三师父,要不您就受累把这两根画轴取下来咱们看看?”

    黄老虽然心动,但他还是说道:“小靖,这不太好吧?这幅画虽然水平很一般,可毕竟也是宋画啊,而且保存的还算不错,如果要是拿下画轴,那可就破坏了装裱了。这幅画的画心可是经不起再一次的装裱了。”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黄老,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担心拿下画轴会损害这幅画。其实无所谓了,我总觉得这两根画轴中应该藏着东西,而且藏的东西不一般,如果今天不弄清楚里面是否藏着东西,恐怕您几位晚上也睡不着觉吧?再说了,咱们只是拿下画轴,又不破坏画心,没关系的。”

    杨靖毕竟是这幅画的主人,他既然都不在乎,别人也不好说别的了。

    更别说,这五位老爷子其实也想看看这两根画轴中是否真的藏着东西。毕竟这么粗的画轴真的是太诡异了,而且这幅画还是从北宋年间传下来的,能让赵令穰藏起来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郭老是文保专家,取画轴这种事他做的比肖老还要利索。

    “那我可是取画轴了!”郭老看了看几位老友,又看了看杨靖。

    杨靖点了点头,问了刘老两句,便跑进另一件屋,从屋里拿出了一套工具来。刘老的这套别墅别看没人住,但这里的家伙事儿一个不缺。

    郭老忙忙活活了二十多分钟,这才把两根画轴取了下来。不过不得不佩服郭老的手艺,虽说取画轴会破坏字画的装裱,可在郭老的手里,这种破坏被降到了最低,甚至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幅画的画轴被取下过。

    拿下这两根画轴之后,郭老分别掂了掂这两根画轴,非常肯定的说道:“这画轴里面确实有东西,重量不一样。咱们先开哪个?”

    几位老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杨靖,杨靖虽然是小字辈,可这幅画毕竟是属于他的,就连他的四位师父都不好替他做主。

    杨靖指了指那根较重的画轴说道:“三师父,麻烦您先把这根画轴打开吧。既然这根画轴重,那就说明里面藏着更多的东西,咱们还是先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吧。”

    郭老笑道:“那我可是下刀了啊?”

    几位老爷子同时出声说道:“你这个郭老急啊,该着急的时候不着急了。”说完,几位老爷子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画轴是字画装裱的一种材料,也称轴头。古代画轴常用檀香木,檀香能辟湿气,且开闸有香气,又能辟蠹。不过檀木,尤其是紫檀木比较重,所以古代在做画轴的时候,通常都会把檀木中间剖开,然后挖空之后再合并到一起,这样,一根中空的画轴就完成了。

    这幅《江宁大江图》的画轴虽然是紫檀木做的,而且粗的有些吓人,但其实重量并不重,因为这两根画轴全都是中空的。

    郭老仔细的看了看画轴,然后非常肯定的说道:“这幅画自从装裱之后就没有被动过,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说完了,郭老就慢慢的把画轴取了下来,然后找到了画轴上剖开的痕迹,用工具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开始撬动,不一会儿的功夫,这根特别粗的画轴就被撬成了两半。

    画轴一破开,里面的东西就彻底显露了出来——一卷东西外面包裹着一层已经没有颜色的绢。

    “这......”几位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份压抑不住的兴奋。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谁都明白能够被赵令穰藏在画轴中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了,最起码要比赵令穰画的那幅《江宁大江图》更珍贵,要不然以赵令穰的身份而言,也不至于做出这等藏匿的事情来。

    蔡易说道:“要不要做些准备工作?这东西在画轴里藏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么直接打开行吗?”

    郭老说道:“问题不大,这画轴并不是密封很严的那种画轴,里面藏得这件东西一直以来都是和外界的空气有接触的,要不然外面包裹的这层绢也不至于褪色到这种地步。”

    说着,郭老就小心翼翼的把外面包裹的这层绢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ps:鞠躬感谢“那年夏天的味道”、“那时花开未开”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