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五章 真迹
    ,精彩小说免费!

    刚才在看到那幅《清明上河图》的时候,其实几位老爷子心中就已经有了决断。而现在出现的这方“御书”葫芦印,更是为他们的判断加上了一枚重量级的砝码。

    不过杨靖还是提醒几位正在争论那方“御书”葫芦印的老爷子,“咱们还是看看最后这个绢本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杨靖的提醒让几位老爷子都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和黄老争得脸红脖子粗的郭老也再次戴上了白手套,轻轻地把那卷绢本打了开来。

    出乎几位老爷子意料的是,这卷绢本不是字画,而是类似于一封介绍信一样的绢本。

    “建中靖国元年,翰林院张正道献画于官家,官家对此画极喜,遂亲笔题写五字题跋,谓《清明上河图》,并收此画于内府。此后十数年年,官家常邀某共赏此画。

    宣和六年,官家禅位,太子登基。却不料金人出尔反尔,撕毁海上之盟,发兵南下,连克中山、真定府、信德府。靖康元年正月初三,太上皇携蔡攸及内侍数人至镇江,后金人克黄河,围汴京。

    汴京一日三惊,岌岌可危,但因城高河深,金人数次围攻未果,最终携肃王为质,退兵。太上皇遂回到汴京。

    因金人围汴京,太上皇恐慌不已,诏某入宫,并与某商定,由某仿《清明上河图》一幅放于内府,真迹则由某带出,太上皇将御书之印同交于某。

    某深感责任重大,用三个月的时间仿《清明上河图》一幅,交于内府,太上皇亲自在仿作上做五字题跋并加盖双龙小印,真迹和御书印则被某随身携带。靖康元年九月,金人再次南下,月底克正定,某在太上皇嘱托之下,携家人离京南下。

    路过江宁,某深恐有负太上皇之托,遂作《江宁大江图》,将《清明上河图》真迹和太上皇御书印藏于画轴之中,并留三子携《江宁大江图》藏于江宁府。

    某之后人若见此信,望体谅某之苦衷。”

    最后的落款是“赵大年于江宁府,靖康元年十月。”

    这封信一出,几位老爷子全都不做声了。

    至于那幅《清明上河图》,到了这个时候几乎就已经不用鉴定了。

    他们都很清楚,赵令穰的字就是“大年”,那么这封信的来历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江宁大江图》是赵令穰的真迹,这一点光凭肖老的鉴定就足够了;那方“御书”葫芦印也是真品,这一点五位老爷子已经共同鉴定过了。再加上这封赵令穰的亲笔信,一切证据都在证明另外一个画轴中藏的那幅《清明上河图》确实是张择端的真迹无疑。

    尤其是这封赵令穰的亲笔信,足以把历史上有关于《清明上河图》的一切疑点全都一扫而空。

    当然,在确定这些东西都是真的之后,五位老爷子也是有点戚戚然。

    他们看了大半辈子的那幅珍藏在故宫博物院中的《清明上河图》残卷,却没想到那幅被公认为张择端真迹的《清明上河图》,其实只不过是赵令穰的仿作罢了......

    杨靖从刘明翰手里接过了那台高清的4k便携式数码摄像机,又对着那方“御书”葫芦印和赵令穰的这封信来了好几个特写,这才关掉了机器,抽出了储存卡,笑着问肖老:“二师父,今儿个所有的东西都拍进这张卡里了,有这个东西在,想必就不用请那么多专家来一块鉴定了吧?”

    肖老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鉴定了,要是有这些有力的佐证还证明不了这幅《清明上河图》,那这幅画干脆也别鉴定了,爱谁谁。”

    “那四位师父,还有黄老,这幅画我可收起来了啊。”

    几位老爷子都眼巴巴的看着那幅摊开的《清明上河图》,他们多么想再看看啊。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幅画实在是太贵重了,还是让徒弟收起来最好。

    不过黄老还是有点不死心,问道:“小靖啊,你这幅画打算怎么处理?是自己收藏呢还是打算转让?”

    “转让?黄老,您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清明上河图》啊,我又不缺钱,当然是我自己收藏了。嗯,说是收藏也有些不太准确,我现在正准备在我的家乡天衢盖一座综合性的私人博物馆,到时候这幅画可就是我那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了。”

    听到杨靖这么说,黄老也是彻底没辙了。

    杨靖一边小心翼翼的把这幅画卷了起来,一边看着一脸不舍的四位师父,最终,他把卷好的这幅画递给了二师父肖老。

    “小靖,你这是什么意思?”肖老愣住了。

    “二师父,我这幅画要是今儿个晚上不让您们看看,估计您们今天晚上一定睡不着觉,那可是天大的罪过啊。所以弟子为了避免罪过加身,还是让您们鉴赏这幅画吧。”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我这两天打算去一趟北非的阿尔及利亚,那边有点业务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这幅画如此珍贵,我可不敢随身带着。再说了,这幅画也不能出境啊。所以,这幅画还是暂时留在您这里吧。没事您可以让您的那些老朋友都过来鉴赏鉴赏,等我的私人博物馆起来之后,我再把这幅画搁我那博物馆去。您看成不成?”

    肖老一听这话,顿时大喜,但随即又愁眉苦脸的说道:“你小子这是让我为难啊。不用多说,这画在我手里超不过明天,院里保准知道。唉......你小子可真是让我为难啊。”

    刘老拍了肖老的肩膀一下说道:“你这个老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院里要是给你要这幅画,你不会不给啊!这是小靖的画,你可要坚守你的原则啊。”

    郭老笑道:“要是院里敢硬来,大不了我们老哥儿三个一块陪着你辞职。反正我早就过了退休的年龄了,退休也早就办下来了,院里要是敢出手,老头子我就找老单豁命去!”

    蔡易说道:“嗯,到时候叫上我,算我一个!”

    黄老也笑道:“只要能让我天天看到这幅画,我帮你对付老单!”

    他们嘴里说的老单,正是如今博物院的院长,今天上午他也来参加四位老爷子的收徒典礼了,中午还在主桌上陪着吕老、耿老还有杨老一块吃的饭。

    刘老虽然抱着膀子在一边笑呵呵的没有说话,但眼中的眼神却是无比坚定的。

    肖老说道:“你们这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啊!不过话说回来了,为了这幅画,烤就烤呗。我老头子浑身上下没几两肉,更甭提油水了,烤也烤不出什么好东西来。都土埋脖颈子的人了,不顾忌这些了!”

    说着,老爷子转头对杨靖说道:“小靖啊,这幅画你就放心的搁在二师父这里吧,等你的博物馆开业之前,我保证把这幅画原封不动的交还给你。”

    “二师父,您就慢慢的鉴赏吧。等我的博物馆开张之后,还有的是好东西让您鉴赏呢。”

    肖老摇头道:“这一辈子能看到《清明上河图》的真迹,我老头子就是明天咽气,也能瞑目喽。”

    几位老爷子都纷纷点头,非常赞同肖老的这句话。

    对于一个在古玩行浸淫了一辈子,尤其是玩古代字画玩了一辈子的大师,估计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成天抱着《清明上河图》的真迹天天鉴赏更好的了。

    别说肖老了,凡是这个大圈子里的人,恐怕都是如此。

    “您说什么呢?您这身体现在棒棒哒,不比一个小伙子差,说不定明天一早还能来个一柱擎天呢?”杨靖嘿嘿低笑着开了二师父一个小玩笑。

    几个老爷子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肖老双眼一瞪,貌似怒不可遏状。

    杨靖低声以自言自语的语气说道:“怎么?不相信?您明天一早就知道了,弟子这可不是瞎说,您真当弟子下午白忙活了啊......”

    这几位老爷子这才想起来杨靖下午累成那副模样,也忽然想起来下午做完调理之后身体的那种轻松劲儿。

    几个老爷子相互看了看,眼神中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种意思——莫非小靖说的是真的?

    唉,这个真是没办法,凡是雄性动物,尤其是男人,不管多少岁,都希望自己在那方面能够重回年轻......

    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气氛更加活跃起来。一旁的大师兄说道:“爸,几位叔叔,都这点儿了,咱们是不是出去吃点宵夜?”

    今儿个刘明翰算是大开眼界了,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父亲为何要和另外三位鼎鼎大名的大家合起来收杨靖为弟子。刘明翰也是身家百亿的大富豪了,再加上他从小受父亲的影响,他现在对于收藏这一块也是挺上心的,他当然知道《清明上河图》在国内乃至全球华人心目中的地位。

    他真的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见到传说中的《清明上河图》,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真迹!

    所以他晚上干脆推掉了一个挺重要的邀请,连手机都关掉了,一直陪着几位老爷子忙活到现在——都快十二点了。

    刘明翰不说不知道,这一说,几位老爷子这才发现都快十二点了。还别说,经过下午杨靖的调理,这几位老爷子一点儿是没有感到疲倦,再加上这幅突如其来的《清明上河图》,现在几位老爷子正兴奋着呢。

    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刚才因为兴奋没觉得怎么着,现在这一放松下来,众人这才觉得肚子要造反了。

    刘老对儿子说道:“你看着安排吧,尽量的清淡一些。”

    肖老则摆手说道:“我就不去了,这幅画小靖交给我了,我可不敢这么带着就出去吃饭。明翰,你给我安排个车,我这就得把画放回我家的藏宝室去。这玩意儿带在身上,和一个炸药包似的,提心吊胆啊!”

    屋子里再次响起了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