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给刘备擦屁股
    因为刘备这个人,对于立嗣这件事,一向主张遵循古制。

    原荆州刺史刘表,对于立嗣就一直犹豫不决,曾经就向刘备询问过意见。而刘备则以袁绍的情况劝告刘表,提示立长。

    由此看来,刘备心里,对于立嗣这件事,是主张立长的。

    并且刘禅还是刘备的嫡长子,虽然甘夫人以前不是刘备的正妻。

    其实刘备的正妻之位,一直是悬而未决,刘备早年有过妻子,只是战乱俱是离散了,糜夫人虽然有糜家的支持,其实他并不是刘备的正妻。

    但自从甘夫人又为刘备生下刘永之后。刘备便立甘夫人为正妻,立糜夫人为平妻,虽然暂时还没有明确立刘禅为嗣子,但也表明了他对刘禅的地位的确定。

    更何况这两年来刘禅一直恪守孝道,与赵云,陈到的关系自不必说了,关张更是对他疼爱有加,就是诸葛亮,也是时常称道。哪怕日后刘永,刘理的表现比他更加妖孽,也难以撼动他的地位。

    这天晚上,赵云与刘禅又聚在一起商议。

    刘禅对赵云询问道:“父亲这一次,打算带哪些人前往益州?”

    赵云细数道:“将军方面有黄汉升,魏文长,叔至,霍峻,张南,冯习,邓方,辅匡,刘邕,卓膺等共计大小十余将。文官方面,有庞军师,习祯,简雍,伊籍等。”

    刘禅点了点头,这个阵容,跟历史上刘备入川的阵容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之所以没带关张赵诸葛亮等人,一来荆州是刘备的基业,需要信得过的人驻守。

    二来黄忠,魏延,陈到等人能力并不比关张赵等人差,但他们名气不显,带他们入川,能够消除刘璋的戒心。

    唯独不同的乃是关平。

    三国演义之中,关平是关羽的义子,是随同刘备参与了入川之战的。

    不过历史上的关平,其实是关羽的亲儿子,这个时空的关平,乃是历史的形象,他出生于公元200年,是关羽跟随刘备到了新野之后娶妻生的,眼下不足十二岁,自然没有机会跟着刘备参与入川之战了。

    赵云旋即面带忧愁道:“云这几天请求主公带我入川,主公只是不许,只怕少主的嘱咐,我是难以完成了。”

    刘备率兵入川,刘禅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因为此次刘备入川,损失不小,军师庞统也会丧命。

    历史上的庞统是死于流矢,而演义之中的庞统则是被张任设伏射杀于落凤坡。

    这个时空的庞统是演义的形象,此次入川,便很有可能跟演义一样,死在落凤坡,庞统可是智谋不在诸葛亮之下,对于蜀汉非常重要,刘禅岂能坐视不管?

    而且刘备入川,杀了许多川中大将,比如张任,泠苞,张任的统兵能力自不必说,能在江州阻拦周瑜的进攻,可谓川中第一将,武艺和用兵能力都不输于魏延,而泠苞的武艺也非常高强,跟魏延厮杀几十回合不分胜负。

    二人被擒后皆因不肯投降而被刘备所杀,在刘禅看来,二人是可以收降的,到时候刘备攻破cd,刘璋投降之后,刘备在躬身去请,想必他们也不会求死愚忠。

    所以刘禅的想法是,希望赵云能陪同刘备入川,一来保住庞统的性命,二来保住张任等益州将领的性命,为蜀汉增添人才。

    只是刘备不让赵云出征,这倒有些麻烦了。

    赵云出征不了,就只有从其他出征之人之中,挑选一个,作为刘禅的暗子了。

    刘禅心中沉吟道:“黄忠,魏延,陈到,霍峻……”

    旋即刘禅眼睛一亮,对着赵云说道:“赵叔叔,你速速去找陈到叔叔,将我对你的叮嘱告诉他,此次入川,只有让他多叮嘱父亲,避免损失了。”

    赵云点了点头,当即起身道:“好,我这就去找叔至!”

    赵云出了刘禅房间,随后便来找陈到,事情刻不容缓,因为明日刘备便要率兵入川了。

    “子龙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陈到的房中,陈到正准备休息,见赵云来访,陈到连忙请赵云进屋。

    陈到将赵云迎到火塘边坐下,取了火塘上正烧的蒸汽腾腾铁壶,给赵云倒了一杯热水,问道:“子龙,明日我就要随主公入川了,不知你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赵云与陈到相交甚密,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道:“我此来,却是有些事想要叮嘱你,望你随主公出征时,遇到这些事,能够多多规劝主公。”

    “但讲无妨!”陈到拱手笑道。

    赵云将刘禅对他的叮嘱告诉陈到:“首先是庞军师,虽然军师他智计超群,但与诸葛军师不同,诸葛亮军师行事稳重,而庞统军师,则爱用奇谋喜欢弄险。所以当你们在川中与刘璋交恶,发生大战时,若庞统军师用奇谋险计,希望你能够规劝他,若他一意孤行,希望你能够设法保护。”

    陈到笑道:“好,军师对主公的重要我自晓得,万不会让军师弄险。不知子龙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叮嘱的?”

    “还有一件事则是益州的人才,主公若与刘璋交恶,必起大战,到时候难免出现死伤,而益州武将,定有为刘璋卖命者。到时候就算主公擒拿了他们,只怕他们也会宁死不降,如此主公定会杀之,所以到时候希望你能从旁求情,保住他们的性命。”

    听了赵云的这个请求,陈到眉头皱了起来:“既然宁死不降,何不成全其忠义之名,何必保全呢?”

    赵云解释道:“曹操一统河北中原,声势滔天治下人才犹如过江之鲟,江东孙氏,已历三代,麾下人才,也不可计也。唯独主公,根基最为浅薄,我荆州文武,能文能武者不过百十人。

    主公若夺益州,大肆屠杀,虽得益州,但在人才方面,还是难以与曹操孙权相比。到时候主公麾下人才旧将并老,年轻一辈尚未成长,青黄不接,如何与曹操,孙权争天下?

    所以此次出征益州,人才方面,能保一个是一个,或许将来,能够成为主公基业的支柱啊。”

    陈到闻言,恍然大悟道:“子龙所言,真乃金玉良言啊,若出现此等情况,我必保之。只是到时候若真有人宁死不降,我便保住他们性命,他们不肯归附主公,徒之奈何?”

    赵云笑道:“主公若能让刘璋投降,那他麾下文武,又岂会在坚持?主公到时候若能折辱去请,想必能够折服他们。另外还有一件事便是内应方面,此次主公入川,若想得川地,皆要仰仗张松,法正二人,主公与其书信往来,要万分注意,切记不可泄露半分,否则大事休矣。”

    “子龙放心,我是主公亲卫大将,主公与张松,法正的书信往来,都要经过我手,到时候我会让人注意的。你的叮嘱我记下了,到时候遇到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一定会规劝主公的!”

    “那就拜托叔至了!”赵云说完,向陈到行了个大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