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乱世货币
    次日清晨,刘禅又早起前往诸葛亮府上读书。

    刚出门口,却见昨日的那个仆人在门口侯着。

    见刘禅出门,仆人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说道:“小主子,已经问清楚了。”

    刘禅将仆人拉到一边,询问道:“如何,那酒楼可出售?”

    仆人点头说道:“出售,原本要卖五万钱,听我是州牧府的,便只收三万钱,公子可是要盘下来?”

    仆人所说钱指的是五铢钱。

    五铢钱从西汉开始,就一直是大汉的货币,甚至到隋朝开国时期,也还有再用,可以说五铢钱影响了华夏几百年。

    只是汉末三国,天下纷乱,各地方又是滥造钱币,导致钱不值钱。并且有再多的钱无用,因为你有钱也难买到粮食。

    有的地方,一石粮食的价格甚至达到了一万钱的地步,想要一石粮食,得拿一石钱来换。普通老百姓哪里拿得出这么多的钱来,因此混乱更加剧烈,饿死的人也越来越多。

    乱世真正的货币其实是粮帛。

    一个关乎吃,一个关乎穿。

    不过荆州,一直是乱世净土,虽然经历了赤壁之战,南郡之战,但刘备拿下荆州也有一年多了。

    这一年来,荆州在诸葛亮的治理下逐渐稳定起来,诸葛亮又平复粮价物价,稳定货币,因此五铢钱也渐渐开始流通。

    不过作为乱世最珍贵的粮食依然很贵,一石粮食要卖三百至五百钱。

    东汉安定的时候,若不出现天灾,粮价一般是上不满八十,下不减三十。

    比如刘虞治理幽州时期,政策宽仁,劝垦农植,谷物一石只要三十钱。

    所以一石粮食的价格,根据其好坏与否,一般是在三十钱到八十钱之间浮动。粗粮陈粮较为便宜,精粮,新粮则较贵。

    汉代一石稻米,大约相当于后世的三十市斤,也就是六十斤左右。而后世普通精米的价格一般是五十斤一百块钱。

    若取中间数一石五十五钱来算,这一钱的购买力,就相当于是后世货币的两块二左右。

    而这酒楼,开价三万钱,大约相当于后世的六万多块钱的购买力。不过如今三国乱世,这三万钱若换成粮食,也有六十石粮食,够一个五口之家吃上两年的了。

    刘禅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递给仆人,说道:“这块玉价值连城,你把这块玉交给他做抵押,等本公子有了钱,在赎回来,若是可以,你在向他给我借个一万钱。”

    仆人一脸为难:“小主人,这玉不是您生辰时糜先生送给你的礼物吗,这怎么可以……”

    刘禅将玉佩按在仆人手里,低声说道:“只是暂时抵押给他,你就说是州牧府里有人想要,他看得出这玉佩的价值,肯定会卖我个好的,等钱够了,我便赎回来。还有,别让母亲晓得了,若是有消息了,半个时辰之后在军师门口等我!”

    刘禅毕竟还只是五岁的孩子,拿不出多少钱来,他又不想再麻烦糜夫人,也不想自己的秘密暴露过多,所以只有拿贵重物品抵押。

    仆人见刘禅坚持,不敢违背,收下了玉佩自去找那酒楼的主人办事。

    而刘禅,则前往诸葛亮府上读书。

    太阳升起时,早课便已经结束,刘禅带着赵云出了诸葛亮府上,仆人已经在门口等候。

    刘禅直接往林啸住处走去,仆人跟了上来,从怀中掏出玉佩递给刘禅。

    “怎么,他不肯?”刘禅见了玉佩一愣。

    仆人笑着,又从怀中掏出两块精致布帛递给刘禅:“那人见了这玉佩,知道是府中贵人需要,所以不敢收这玉佩,直接把酒楼送给公子了,这是地契房契。还有那一万钱,他已经让人送到酒楼去了。”

    刘禅将玉佩与房契地契收入怀中,笑道:“倒是个聪明人,以后他若有事情找你,你便告诉我,能帮的我便帮一帮。”

    “诺!”仆人闻言欣喜不已,毕竟他从中他能得到不少好处。

    没过多久,刘禅便带着赵云来到了林啸府上。

    林啸一家子正在前厅用饭,桌上的饭菜吃的也差不多了,见刘禅来了,林啸连忙起身相迎。

    “快将饭碗收了,公子请!”林啸将刘禅迎入殿中,吩咐妻子收拾残羹剩饭,请刘禅坐下,又奉上茶水,已然将刘禅当做主公看待。

    刘禅环视四周,见大厅中家具一直置办齐全,不由得笑道:“住的如何?”

    林啸感叹道:“啸出身穷苦人家,这里是住过的最好的地方了!”

    “以后只会越来越好!”刘禅点了点头,说道:“我这次来,是跟你商量做生意的事情!”

    “公子尽管吩咐!”林啸拱手道。

    刘禅带着林啸走到门口,指着对面的酒楼说道:“对面是一家酒楼,我已经让人盘下来了。”

    “公子真打算开酒馆?”林啸皱了皱眉头,为难道:“非是我不愿,只是这酒楼实在是不好经营,我夫人她手艺也只是尚可,只怕吸引不来什么食客。如此岂不是辜负了公子的心愿?”

    刘禅摆了摆手道:“不是经营酒馆,你放心就是,这酒楼我还需要改造一下,你跟我进去,我去跟你说如何改造!”

    刘禅带着林啸来到对面酒馆,赵云与他仆人也跟了过去。

    酒楼是关闭着,听见敲门声,里面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老者打开了大门。

    “管事大人……”那老者见了仆人连忙迎了上来。

    看着那老者对仆人一脸殷勤的模样,刘禅摇了摇头,这仆人只是州牧府负责采办的下人,但到了这老者口中却成了管事大人,还真是宰相门前三品官。

    刘禅赵云也在,仆人听了这句管事大人,心中却升不起丝毫优越感,讪讪一笑道:“张管家,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不过是遇到了那种实在过不去的坎才来,别什么事情都来找我,特别是有违法度的事情。”

    “是是,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一万钱都在箱子里,小的告退!”张管家点头哈腰,也不敢看刘禅一行人,连忙带着几个府中的护卫离开了。

    旁人离开之后,刘禅才从赵云的背后走出来,打量着这酒楼。

    这酒楼一共两层,非常宽阔,中间有一条过道,可以直通后院的厨房,左右两边,摆放的都是食案,一边起码能放下十来张桌子。楼上则是一间间独立的小房间,算是雅间,专门给达官贵人享用的。

    仆人在一旁介绍着:“这些桌案还是新的,用上等木料做的,都是白送给公子你的,还有这些东西……”

    刘禅环视了一番酒楼的格局,对着林啸仔细讲述了一番改造的具体事项。

    这里原本是开酒楼的,可是主人却赚不到钱因此经营不下去,这才便宜了刘禅。但若是刘禅还按照原本的格局来做生意,难免步上人家的后尘。所以只有将房子改造一番,弄些后世新颖的东西出来,才能吸引到食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