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疏堵之争
    ,精彩小说免费!

    野味盛宴,一直进行到下午时分,方才结束。

    人与人之间,什么时候能够增进感情,那就是在饭桌上。

    这酒一喝,仇人都变成了亲兄弟。

    莫道文人不喝酒,马良等人的酒量,却不下于傅肜等武将,先前他们举行水滨宴会,就是以饮酒做赋为主。

    众人之间推杯换盏,荆州年轻一辈的文武便熟络起来,刘禅虽不饮酒,但不时也能说上些话,与众人也慢慢积累了些情谊。

    若给刘禅些时间,想必不用等刘禅继承刘备的基业,这些人便会对刘禅唯命是从。

    刘禅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之所以不在藏拙出言教训马谡,就是为了传播名气,希望能够结交这些人才,一来借助他们巩固自己的地位,二来与文武培养感情,让他们以后能够尽心效忠自己。

    对待人才,要倾心相待,恩威并施才能彻底笼络,让他们忠心效力。历史上刘备对潘濬笼络不够,导致潘濬不能尽节,从而在孙权的笼络下投靠了东吴。

    如今刘备入川,以后再来荆州的机会也不多,人才的忠心程度并不高,既然刘备对这些人才笼络不够,那么笼络人才的事,只能刘禅来做。

    宴会结束之后,众人一起结伴返回江陵,至黄昏时分,刘禅返回了家中。

    次日,诸葛亮府上。

    邓艾站在门外,刘禅与诸葛亮待在书房之中。

    诸葛亮看着刘禅,许久才说话:“公子,我听说你昨日外出踏青时,训斥了马谡?”

    “嗯!”刘禅点了点头道:“他初学《孙子兵法》,却在一群不懂兵法的士子面前高谈阔论,有卖弄之心。我问其志,他说要当良将,更想日后与周郎比肩,其为将之道说的头头是道,但却不能以良将来要求自己,可见他只知空谈,而不能务实。每与人谈论经学,却必争输赢,可见其刚愎自用,难听人言。

    此人空有才名,但言过其实,因此我出言教训一番,希望他能改过自新,否则以后为官,为将,必出大乱。”

    诸葛亮摇了摇头道:“马谡虽然有缺,但也没有公子你说的如此不堪啊。如今他大受打击,待在家中不肯见人,荆州士人如今到处议论他如何不堪,公子你只怕是毁一良才啊。”

    刘禅笑了笑,却不同意诸葛亮的看法:“马谡要是就此消沉,也说明他心志不坚,如此人物,军师何以以良才称他?”

    诸葛亮一愣,旋即叹了口气说道:“少主说的倒是有些道理,马谡品行我也知之,只是并没有公子你说的那般严重。我觉得他年纪还轻,多加教诲,可以改之。如今少主让他大受挫折,也算是对他的磨练吧,希望马谡能挺过这一关。

    只是少主,你如今年纪还太小,不可过度张扬,容易给自己带来危难。”

    刘禅点点头,道:“军师所言,我记下了,马谡那里,他要是敢出门了,便安排他去军营之中历练吧,如今荆南有蛮族作乱,可让马谡在荆南军中磨练,积累带兵经验。

    文学谈论的再好,不如为政一方让百姓安居乐业强,军计议论在精妙,也不如身入军营,带兵打仗积累经验好。

    若是他还是以前那样,父亲那里,我依旧会建议他不要用马谡。”

    刘禅说罢,便翻阅着桌案上的竹简,温习功课了。

    其实诸葛亮哪里都好,几乎样样全能,但也有一大缺点,那就是在对待人才方面。

    并不是说诸葛亮不会用人,相反,诸葛亮很会用人,蜀汉之所以能够在诸葛亮死后能坚持那么久,就在于诸葛亮培养了许多的人才。

    诸葛亮的缺点,在于不能纠正人才的缺点。

    如关羽刚而自矜,张飞暴而无恩,此二人的缺点诸葛亮不可能不知道,然而诸葛亮却不能纠正二人的缺点。

    不过关张二人的缺点根深蒂固,诸葛亮也不可能改正他们的错误。

    但是,历史上马超投降刘备,关羽书信询问诸葛亮马超的才干谁人可与之相比,诸葛亮知关羽心高气傲,便说马超不如关羽。

    关羽因此非常高兴,还将书信给门客,幕僚门传阅,这是助长了关羽的傲心。

    当然,有人会说诸葛亮要是说关羽不如马超,那以关羽的性子,会出更大的乱子。可是以诸葛亮的智慧,他完全可以想个更稳妥的说辞回复关羽,一味夸赞和贬低关羽的做法,都是不对的。

    在抛开马谡不谈,又有魏延和杨仪的列子,魏延和杨仪的矛盾由来已久,甚至东吴孙权都有所耳闻,曾经对蜀汉的使者说过二人以后会出大乱子。

    此二人是诸葛亮北伐时的左膀右臂,然而诸葛亮却不能化解二人的矛盾,导致诸葛亮死后,二人争权,魏延被杀,蜀汉失一大将。

    面对人才的缺点,诸葛亮的做法,与刘禅不尽相同。

    诸葛亮是堵,尽量控制人才的缺点不会坏事情,堵住了,人才的缺点一辈子也不会导致坏事。

    可要是堵不住,那么便会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关羽,马谡,魏延杨仪等就是没堵住的列子。

    而刘禅是疏,直接从根源着手,你有毛病,我就不惯着你,直接点破想办法让你去改。

    但这种办法,也有缺点,搞不好在疏通的过程中出了差错,洪水便泛滥了,但若是疏通了,那就是永远的解决了隐患。

    比如现在的马谡,就处于疏通的过程中,疏通不好,马谡便废了,若是疏通了,能够改正错误,那马谡的前途,便会无可限量。

    “居然如此务实求真,也是我大汉百姓之福!”听刘禅这么说,诸葛亮摇头一笑也没有置气,将门外的邓艾喊了进来,开始教导二人的学业。

    时间一晃,过去两日。

    马谡那边,在家中闭门两日,茶饭不思。

    两日过后,马谡终于走出了房门。

    荆州士人,以前的朋友,马谡开始一个个拜访,请求他们的原谅。

    随后,马谡便前往荆南,投身军中,从基层历练。

    荆南四郡,汉人百姓稀少,而蛮人居多。

    荆州的汉人百姓,除了南阳郡,如今大约在一百万左右,并且这还要算上江夏郡的百姓。单论刘备治理的荆南四郡加上南郡的汉人百姓,只有七十万左右。

    而荆州除了汉人百姓之外,还有大量的蛮人,他们被统称为蛮荆。

    五溪蛮王沙摩柯,熟悉三国的人都知道他,他是五溪蛮其中一支的首领。而五溪蛮,活跃在武陵郡,是武陵蛮中的一支,而武陵,只是荆南四郡的其中一个郡。

    比如潘濬,投靠东吴以后,就曾领军讨伐过五溪蛮,几年间斩杀俘虏了几万人,五溪蛮由此变得衰弱,但并未被彻底扫灭。

    单单只一个五奚蛮便有如此多的人口,由此可想,荆南四郡蛮族加起来只怕有不下五十万。

    且历史上的荆州蛮,世代为患,哪怕是后来汉人衣冠南渡,经济重心南移,这些蛮人也未被解决,南北朝时期,深为南朝历代各国的心腹大患。

    因为荆南四郡,蛮族多,而汉人百姓少,而蛮人生活在大山之中,生活条件艰苦,因此尝尝出山劫掠。

    是以眼下,荆州虽无战事,但荆南地界,却时常对蛮人用兵,如今马谡想要从军历练,荆南是最好的去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