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被坑惨了
    ,精彩小说免费!

    转眼,距离上巳节已过去三日。

    春日,气候由凉转暖,冷暖骤然变化,多是伤风感冒爆发的季节。

    这一日刘禅从诸葛亮府上学习归来后,照列来拜见甘糜二人。

    糜夫人房中,刘禅逗弄着妹妹刘婷。

    刘婷生于公元210年十月,如今已是公元212年三岁上旬,此刻他的妹妹刘婷,也有一岁半大了。

    “郭郭……”刘婷站在床榻上,一摇一晃的学着走路,口中念叨着哥哥,只是吐字尚不清晰。刘禅则在一旁搀扶着,唯恐刘婷摔倒。

    前世刘禅没有妹妹,对于刘婷,刘禅格外疼爱。

    “阿切……”正走路的刘婷,忽然打了个喷嚏。

    刘禅忙取出手绢为刘婷擦拭鼻涕。

    “阿切……”

    刚刚擦完,刘婷又打了个鼻涕。

    见刘婷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刘禅便向着糜夫人询问道:“母亲,妹妹是不是着凉了?”

    糜夫人正在一旁为刘婷缝制新衣,听了刘禅的话,她点了点头道:“是啊,昨晚忽然有些冷,今个起来婷儿便开始打喷嚏了。如今天气冷暖交替,打喷嚏倒也没什么,待会我让人去神医那里抓些药来。”

    刘禅起身说道:“我去吧,正好我嗓子也有些不舒服,顺便让神医看看!”

    由于赵云已经回府,刘禅没有叫上赵云,而是在府中叫了两个护卫同行。

    不过多时,刘禅来到张仲景的药店,此刻已经是中午,原本这个时候是没什么病人的,不过今日,病人却比往常多了一些。看来气候的转变,使得江陵城不少人都得了伤风感冒。

    刘禅已经是张仲景药店的常客,店中的学徒认得刘禅,将刘禅迎入后殿招待。

    张仲景药店对面,一个街道内,此刻站着十余人。

    为首一人,是一个年近四旬的黑衣男子,腰间悬挂着一柄佩剑,面色冷峻,剑眉冲天,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杀伐之气。

    此人,正是曹丕派往江陵执行任务的史阿。

    史阿回头对着下属说道:“我们昨天就到了江陵,张仲景的生活规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上午和下午在药店之中开门看病,晚上在药店居住,甚少离开。只有中午这一段时间会休息一个时辰。

    所以这一个时辰,是咱们动手的唯一机会,待会等病人离开之后,两个人随我进去。剩下的,把马车赶到药店门口,一但得手,立刻带着张仲景离开!”

    至于为什么不在晚上动手,那是因为晚上有宵禁,史阿一行就算劫到张仲景,也带不出城。而且晚上街道之上还有士兵巡逻,稍有差错,便会失败。

    所以中午这段时间,便是下手的机会,趁着药店之中没有病人,直接冲进去将张仲景打昏,装上马车带出城去,最为简单。

    很快,药店之中的病人陆续离开,药童来到门口,正准备关门。

    史阿见此,把手一招,带着两个属下走了过去。

    药童见有人来了,说道:“已经是中午了,先生要休息了,你们一个时辰之后再来吧!”

    “我的病耽误不得,通融通融!”史阿一边说着,一边接近药童,待走近时,忽然一个手刀砍在药童颈部,药童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昏死过去。

    走近药店,此刻大厅之中,还有两个药童在整理药材。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药童见史阿扶着昏迷的药童走了进来,顿时大声质问着。

    史阿冲着两个属下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属下健步如飞,分别冲到两个药童身边,瞬间将其击昏。

    “什么声音?”

    后殿,张仲景正为刘禅看病,刘禅身后,两个护卫听见外面传来异响,对视一眼走向前厅。

    “何方宵小,安敢造次!”

    这两个护卫来自州牧府,乃是从军中挑选出来的一等一的高手,二人来到前殿,见得殿中情形,便迅速拔剑战斗。

    史阿带来的两个属下见此,连忙迎了上去。

    “嗯?刘备对张仲景居然如此看中,还派了军中高手保护?”史阿早年师从剑圣王越,如今乃是曹丕的剑术老师,武艺虽然不如赵云关羽等马上将领。但在江湖之中,却几乎无人能敌,因此史阿一眼,便看出了这两个士兵不同凡响。

    “我来!”心知两个属下并非他们的对手,史阿低喝一声,大步上前,行动间,腰间佩剑已在手中,剑未出鞘,史阿手持带鞘长剑,左右轻轻一拍。

    只听得叮当两声,两个护卫手中的长剑已无力的落到了地上。

    “怎么可能?”二人捂着已经红肿的右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此人到底是谁?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击飞他们手中的兵器。

    “不好!”

    两个护卫猛然想起刘禅还在后殿,却是此人对刘禅不利,那后果不堪设想。

    二人连忙向着后殿跑去。

    然而史阿根本没有给他们行动的机会,一个箭步冲到二人身后,长剑连鞘在二人后脑一拍,将二人击昏。

    “不在前殿,那就在后殿了!你们二个把门守住,别让人进来!”见大厅之中并没有张仲景的身影,史阿对着两个属下吩咐一声,便向着后殿走去。

    “怎么回事!”

    见两个护卫迟迟没有回来,刘禅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就是张仲景?”

    突然,刘禅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刘禅一惊,忙回头看去,见身后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黑衣中年男子,不由得骇然失色。

    “少主快从后门离开!”张仲景见史阿手持佩剑,一脸阴冷的气息,还以为是什么刺客之流,连忙挡在刘禅身前,让刘禅离开。

    “少主?你是谁?”

    听见少主二字,史阿眼睛一眯,看向刘禅。

    “不是找我的?”听见史阿这话,刘禅顿时反应过来,史阿不是来找自己的,而是来找张仲景的。

    只是张仲景这一声少主,可把他带坑里去了。

    想到这里,刘禅故意露出害怕的神情,跑到张仲景身后,抱住张仲景的大腿,声音带着一丝哭腔:“爷爷,少珠不走,少珠要陪着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