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想不想报仇?
    “我们江东兵马,纵横江上所向无敌,怎么可能熬不住,熬不住也要熬!”吕蒙冷冷的看了那个说话的将校一眼,又说道:“荆州只剩下五万七千兵马,关羽率兵两万镇守襄阳,江陵据报有一万大军,公安这里有八千兵马,其余将近两万兵马分布各地镇守。

    眼下我们只有猛攻公安,将荆州这边的兵马吸引过来,才能给都督短时间攻克荆南的机会。若是咱们不能再此给公安构成威胁,都督行动之后,关羽就会率兵前去抵挡都督,如此此次的行动就会失败了。

    所以我们只能猛攻,给此地的守军制造压力,待会我会将这里的局势让人快马加鞭报知都督,请都督相机而动吧。”

    吕蒙返营寨之后,当即修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往周瑜,告知公安这边的局势。

    尽管吕蒙信通知周瑜,但进攻水寨之事依旧在进行着。

    只是马谡拒营而守,吕蒙一连进攻数日,都是收效甚微。

    而数日过后,周瑜收到了吕蒙的信。

    收到吕蒙信之时,周瑜已经在前往益阳的路上了。

    周瑜未动兵之前,一直屯兵在豫章郡与长沙郡边境的艾县境内。

    艾县不仅地处于长沙郡边境,其境内还有一条河流,名叫罗泊江。

    罗泊江,发源于艾县边境,自东向西流淌,最后汇聚成罗泊湖,其湖泊又与资水,湘水相连,进入罗泊湖后,便可转道进入资水,直抵益阳,也可转道湘水,夺取长沙治所临湘。

    不过周瑜是打算走沿着资水进军益阳这条路的,因为益阳位于长沙郡西北部,距离武陵郡不远,拿下益阳之后,往西北方向行军三五日,便可直达武陵郡的治所临阮。

    沿罗泊江进军,转道资水,随后进军西北,攻克武陵治所临阮,这一路上只有三座城池,先后顺序乃是罗县,益阳,临阮。

    在长沙郡境内,可以直接走水路,江东水军天下无双,在水上行军速度远超陆地。

    因此这套进军方略,如果这三座城池没有重兵阻拦的话,最多只需要十五天就能完成。

    这三座城池,皆是位于长沙郡,武陵郡北部,而拿下这三座城池之后,基本就构筑了一道孤立荆南的防线,周瑜在北方挡住荆北的援兵。南方诸县,只需要分兵平定,荆南便可为江东所有。

    若是荆北的援兵来的缓慢,周瑜甚至可以在援兵未抵达之前,就平定荆南。

    此刻的周瑜,正率领着舰队从艾县,沿着罗泊江进入荆南地界。

    虽然吕蒙进攻公安的目的在于吸引荆州大军,但周瑜却不会死死等到荆州兵马都聚集在公安才动兵攻打江陵。

    虽然说发动战事,要寻觅战机,要有合适的机会。

    但是有天底下没有十成把握的战机,那些打胜仗,反而往往是火中取栗,背水一战打出来。等待十成把握的战机,反而容易错失良机。

    虽然吕蒙没有在公安将荆州主力兵马吸引过去,但周瑜却认为,诸葛亮不在荆州,便是天赐的战机。

    因此周瑜在吕蒙出兵后的几天便率兵进军长沙郡。

    如今收到吕蒙的信,虽然吕蒙没有给公安守军制造太大的压力,但周瑜也并不担心。

    在周瑜看来,如今荆州能够挡住他的只有关羽,关羽坐镇襄阳不能轻动,就算关羽率兵来进攻他,襄阳的那两万兵马却不能动,因此只能从各地调集兵马,

    而荆州如今的兵马分散在各地,就算关羽聚集起了大军赶来荆南支援他,最起码也是在一个月之后。

    一个月的时间,横扫荆南已经足够。

    三万多人的船队,数百上千条战船,铺在江上,遮天蔽日,一望无际。

    周瑜位于一条楼船之上,手中拿着吕蒙的信仔细观阅。

    周瑜今年三十有八,然而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一身白色甲胄在身,面色白净,俊郎非凡,嘴唇上长着两撇胡须,其相貌不像是三十八岁,反倒像二十八岁,甚至更加年轻。

    “吕蒙来信说,公安那边兵马只有八千,其守将马谡自大分兵水寨,被他大败,想必公安很快就坚持不住,要请江陵增派援兵了他请我们迅速出兵攻打长沙呢。”周瑜一边对众将说着,一边默默将吕蒙的信收入怀中。

    周瑜并没有将吕蒙信的真正内容告诉诸将,以免军心浮动。

    见周瑜直接把信揣进了怀里,众将也不好意思索要观看。

    “我大军已经行军一日,顺水而下,前方不远就应该是罗县了吧?”未免众将起疑,周瑜故意岔开话题,指着前方的江面说道。

    大将凌统闻言拱手而出。

    只见凌统长得高大无比,有八尺身高,提醒威武威武强健,大概在二十五岁的样子。

    凌统乃是江东的后起之秀,其武艺绝伦,如今已不弱于太史慈。而且他熟读兵,乃是孙权,周瑜培养的将才。此次周瑜出兵,便将打探消息,派遣斥候等机密要事交给凌统来负责。

    听了周瑜的话,凌统拱手说道:“在往前就是罗县,罗县城池矮小,守军只有三五百人,不足为虑!”

    周瑜闻言点了点头,看向众将,旋即目光落在一将身上,看着他说道:“谢旌,罗县城池矮小,守军只有五百不到,未免耽误时间我主力大军就不下船了,稍后你率三千人的船队留在罗县,攻克罗县之后,分定附近其他县城,不得有误!”

    谢旌乃是江东猛将,有万夫不当之勇之勇,夷陵之战时期,他从陆逊大破刘备,更与张苞交手,勇斗了数十合。

    周瑜说罢,又叮嘱道:“记住分定诸县期间,记住不得扰民,违令者斩!这些城池,百姓,以后便是我江东的,你要像对待我江东百姓一样对待他们。”

    “末将谨记都督吩咐!”谢旌闻言拱手领命。

    舰队很快就抵达了罗县,在这里,谢旌便率领着三千人的船队脱离了周瑜,独自率兵前去进攻罗县。

    周瑜撇了一眼位于两边的矮小县城,便收了目光,如此小城,实在是提不起他的兴趣。

    甚至庞统,也没有在罗县布置兵马,罗县太小,又没有险峻,是无法防御的。

    周瑜又想着凌统问道:“罗县之后乃是希望,公绩,益阳情况如何?”

    谈及益阳,凌统的脸色便有些凝重:“益阳这边倒是有些不对劲,据报,益阳自从一个月前便在开始加固城防,城中的兵马也多了起来,应该不下三千人。”

    周瑜却淡淡一笑,说道:“这也在情理之中,诸葛亮不会什么都不管就离开荆州,益阳是长沙重镇,又是我江东前往武陵的必经之路,加固城防,防备我军进攻很正常。若荆州对我江东毫无提防的话,那才叫不对劲了。”

    “都督所言有理!”凌统闻言夸赞道。

    周瑜摆了摆手,下令道:“令棹夫加快行船,两日之后兵临益阳!”

    益阳城,县城府衙。

    县令惊慌失措的冲入府衙后院的一个房之中,推开一扇门,惊惶道:“军师,大事不好了,据斥候来报,江东周瑜领军三万正在资水上,距离我益阳只有一天的路程了,战船一眼望不到头,不可计也!”

    “不过周瑜小儿来了罢了,居然将你吓成这样,我不是在这吗?”庞统见县令如此惊惶,眉头一皱,一拍桌案呵斥道。

    县令缩了缩脖子,心中不住的打鼓:“周瑜他在赤壁击败曹操,曹操二十万多大军尚且我军只有只有八千,如何”

    庞统见此大怒,眼睛一瞪,喝道:“哼,当年击败曹操,乃是我主与周瑜共同之功,赤壁火攻,更是黄盖之谋,加之曹兵瘟疫横行,曹贼烧船自退,才使周瑜虚获此名,他何惧之有?去给我将林校尉叫来!”

    “诺!”县令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连忙出门去叫林啸。

    “周瑜当年以少胜多,击败曹贼,名气太盛,这县令尚且吓成这样,普通士兵只怕更是不堪!”庞统眉头紧锁,喃喃道:“看来我不能心慈手软,得改变计划,杀一杀周瑜的威风了!”

    不过多时,林啸走进房中,拱手道:“军师,您找我?”

    “坐!”庞统点了点头,示意林啸坐下,说道:“我听说你当年乃是刘瑶麾下,随太史慈一起出战孙策,被孙策部将联手打成重伤,病重十五年,苦不堪言!如今有报仇的机会,怎么样?林校尉想不想报仇,以雪当年之恨?”

    “报仇?”林啸闻言,想起了这些年受到的苦痛,眼睛顿时红了起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喝道:“如何不想?我做梦也想与当年击伤我的那些人一战!”

    旋即林啸苦笑一声,说道:“可是如今江东与主公乃是联盟关系,军师你以前不是说江东大将暂且还动不得吗?如果杀之,孙刘联盟的关系便会僵化,如今怎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