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张任归顺
    ,精彩小说免费!

    刘禅闻言直勾勾的盯着张任,冷笑道:“死很容易,然而我却不想轻易成全你,你想一死全己忠义之名,我偏不让你如愿。你让我很不高兴,所以我要让你在痛苦之中死去。”

    “张某连死都不怕,何惧痛苦?”张任同样是还以冷笑。

    刘禅摇了摇头道:“你理解错了,我所说的痛苦,和你所说的痛苦,可并不是一个意思!”

    张任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不慌不忙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这才问道:“哦?不知道你想怎么折磨我,愿闻其详!”

    刘禅沉吟道:“你所说的痛苦,是**的折磨,而我所说的痛苦,是精神上的折磨。”

    张任脸色一沉。

    刘禅继续侃侃而谈:“你不是要为刘璋尽忠守节吗?你想死后得忠义之名是吧?

    那好,你不肯投降归顺父亲,为父亲效力,我便先杀了刘璋,到时候刘璋因你而死,我看你还如何尽忠守节。”

    “你敢!”张任顿时拍案而起,神色陡然一厉,盯着刘禅冷哼道。

    “张任,你想干什么?”陈到见此飞奔而来,一把抽出腰间佩剑指着张任喝道。

    “退下!”刘禅摆了摆手。

    陈到为难道:“张任他……”

    “他不会伤害我的!”刘禅摇了摇头,又看着张任说道:“你说是不是?”

    “哼!”张任冷哼一声,又坐了下来。

    陈到见此,才收了佩剑退出了几步。

    刘禅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还会让人大肆宣扬你无恶不作的消息,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张任是一个卑鄙小人。我要让天下觉得,你不肯投降我父,并不是你要为刘璋尽忠守节,而是因为品行不端,是我父亲看不上罢了。”

    张任冷笑道:“我张任是什么人,岂会在意外人如何看我?我张任只求问心无悔,况且悠悠青史,我不信他们会不辨黑白。”

    刘禅咧嘴一笑道:“你只求问心无悔?可是你的家人呢?我刚进你府中的时候,好像听说你还有一子一女吧?你死后,他们必受天下人所唾弃,甚至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将军自己想要问心无悔,就不为自己的儿女想一想吗?”

    “爹爹,教我射箭!”正在此时,庭院拱门处突然传来两道清亮的声音。

    刘禅转头看去,见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跑了过来。

    刘禅嘴角一勾,招呼着门口的两人:“来,过来!”

    看着刘禅那勾起的嘴脸,张任脸色一变,对着自己的一对子女喝道:“别过来,爹爹现在有事,自己上外边玩去!”

    两个原本兴致勃勃的孩子被张任这一顿呵斥,男孩还好,那女孩顿时吓得大哭起来。

    张任见此不由得有些心软,轻声道:“忠儿,带妹妹出去,爹爹过会再找你们玩!”

    兄妹二人这才离开,只是女孩的哭声,仍旧隐隐约约的传来。

    看着张任那于心不忍的模样,刘禅淡淡一笑道:“张将军这是做什么,在下又不是洪水猛兽!”

    张任捏着拳头,冷冷的看着刘禅:“你比洪水猛兽还要可怕!”

    刘禅摆了摆手道:“好了,休说这些无用的了,你到底愿不愿意为我父效力?”

    张任面露痛苦,为难之色:“你父亲得荆,益二州,麾下有才之士,成千上万,为什么偏偏要盯着张某不肯放手呢。”

    刘禅看着张任说道:“父亲麾下的有才之士虽然成千上万,但其中九成九的人,都比不上将军!将军有用兵之才,我父麾下武将,能与将军相比者,只怕不超过三个人。

    在下真心不希望将军的一身本事就此埋没了,如今天下大乱,我父亲有大志,正是将军施展才华,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刘璋无能,昏庸,益州境内,士族豪强把持地方官吏名额,他不理政务,又只知享乐,上行下效,地方官吏也是如此,奢侈成风,欺压百姓之事屡见不鲜。益州境内的百姓,也因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将军对刘璋忠心,尽然可以获得一世忠义之名,如今刘璋已降,他在江陵每日花天酒地,会感恩将军忠义吗?

    而可对益州百姓来说呢?将军这是助纣为虐啊!益州百姓又会感恩将军忠义吗?只怕是唾弃吧?

    那么将军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呢?”

    张任喃喃自语道:“我只求问心无愧!”

    刘禅淡淡一笑道:“我不信将军的本心是为了刘璋去死。将军对刘璋忠,对百姓不忠,这是愚忠,而真正的忠义,并非忠心于一人,而是忠于天下!能做到忠于天下,才能真正的问心无悔!”

    张任双目之中满是迷离之色,口中喃喃道:“忠于天下,才能问心无悔?”

    刘禅缓缓起身,从地上捡起先前张任折断的宝雕弓,一把将桌案上的酒壶扫开,将断弓放到了桌案上,说道:“喝酒只能麻痹自己,借酒消愁愁更愁,战场才是将军真正的舞台。弓断了不要紧,只要将军愿意,稍后我会派人送一把更好的来。”

    张任仍旧沉默不语。

    刘禅叹了口气,拱手一礼道:“先前我所说要杀刘璋的那些话只是戏言,现在我诚心向将军道歉,将军不必放在心上,不过将军若不答应,以后我也不会来了,这是将军最后的机会,请将军珍重吧!”

    “陈到,走了!”刘禅又躬身行了一礼,叫上陈到准备离开。

    陈到闻言连忙跑了过来,带着刘禅准备离开。

    刚走了几步路,席地而坐的张任陡然站了起来,一把抓起桌案上的断弓,左手将弓柄断裂处抓在掌中,使得长弓仍旧保持着原状。

    右手拿起箭壶之中的一根箭矢,弯弓搭箭向着箭靶射去,箭矢应声而出,直奔箭靶而去,不过终究是断弓,力道不足,仅仅飞行了数十步便停了下来。

    张任冷哼一声,将手中断弓丢到了地上,对着刘禅的方向说道:“什么时候给我换把新的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