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黄忠的考验
    ,精彩小说免费!

    刘禅闻言摇头一笑,不予置否,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不错的人选,将军不防看看!”

    “哦?不知在哪?”

    刘禅指着黄煦说道:“将军觉得他怎么样?”

    黄忠闻言向着黄煦看去。

    黄忠看了一会,向着刘禅拱手说道:“原本公子所请,老夫是不该拒绝的,只是这收徒,乃是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收不收此子为徒,我还得考验一番。若是过不得关,那可就……如今老夫年过六旬,却是没有精力与时间多去教导旁人了,还请公子见谅啊。”

    刘禅点头说道:“理当如此!”

    “既然如此,那便随我来吧!”

    黄忠说罢,便带着三人来到后院。

    后院之中,俨然是一个小型演武场,一应设施尽皆齐备。

    黄忠看了看黄煦,说道:“老夫的强项,乃是刀法,箭术,我观此子也该有十五六岁了吧?身体还算壮实,不知这两样可有涉猎?你若是丝毫不懂的话,没有一点基础的话,那就恕老夫不能收你为徒了。”

    黄煦拱手回答道:“将军,在下自幼习武,所用兵器便是刀,至于弓箭,也是自幼便学。”

    “嗯!”黄忠点了点头,向着下人吩咐道:“给我将箭靶移至四十步外!”

    黄忠又对着黄煦说道:“四十步箭靶,我给你十箭,只要十箭之中有五箭能中箭靶,箭法这一关,你便过了。”

    一般说起神箭手,其能力是百步穿杨。

    百步是距离,穿杨乃是技术。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便包含了力与术。

    古代的一步,计算方法与后世并不一样。

    后世一步,是后脚跟至前脚尖的距离为一步,一步为六十厘米。

    而古代的一步却不是这样计算的。

    古代的一步是跬步。举足一次为跬,举足两次为步,比如左脚先走,右脚在走一步,这样举足两次,才算是一步。

    因此古代的一步,就相当于是后世的两步。

    后世一步有系统的说法,古代也是如此,比如现在的大汉,一步为六尺。

    大汉一尺大致相当于二十四厘米,因此这一步,便有一米四的距离。

    四十步,已有五十六米。

    听上去不远,实则不然。

    一般的成年人,没有学习过弓箭,不懂技巧的话,想要拉开弓都颇为不易,勉强射出个十数米都算是了不起了。

    而五十多米的距离,在军队之中,也只有善射之人才能达到,精通骑射的将领们,也就只有六七十步的样子。

    三国时期能够射百步者,不过寥寥数人,有名的善射之人也只有吕布,黄忠,赵云,太史慈等。

    黄忠只是考核黄煦,便要求其射四十步,且十箭要命中五箭,可见其要求之高了。

    黄忠这时又从兵器架上取来一把长弓,递给黄煦说道:“这是军中制式长弓,力为七斗,你能不能用?”

    七斗乃是弓力,弓力也有一种计算方法,便是将弓给挂在墙上,在弓弦挂上重物,等弓完全拉开,便可以根据挂上的重物,来衡量弓力了。

    七斗弓,便是弓弦需要挂七斗的重物才能完全拉开。

    黄煦并未接过长弓,摆了摆手说道:“黄将军,我可开一石六的弓,另外这箭靶,还请在移出三十步!”

    黄忠闻言眉头一皱:“哦?你确定?”

    “嗯!”黄煦坚定的点了点头。

    “在移开三十步!”黄忠见此也不在阻拦,又命下人将箭靶移出三十步,自己又从兵器架上拿来一把一石六的弓交给黄煦。

    黄忠将弓交给黄煦,口中说道:“七十步,一石六的弓,如此要求,在军队之中,也只有精通骑射,武艺纯熟的大将可以达到了,说来惭愧,我本部兵马只有只有一人可以做到。

    主公麾下,也是能数得出来的。我不要求你射五箭,只要能射中三箭,便算你过关了。”

    “嗯!”黄煦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从箭壶之中取出一根狼牙箭,拈弓搭箭,也不多瞄,一箭便向着箭靶射去。

    箭矢应声而出,一箭正中箭靶红心。

    旋即黄煦再次取箭,又是一箭射中红心。

    一连十箭,不过片刻间便射完了,箭箭中靶,其中有六箭射中红心,其余四箭离红心也不远。

    “好!”黄忠见此大为宽慰,拍手大赞道:“想不到你居然有此箭术,真是难得,快准狠,手眼心,都达到要求了。”

    黄煦将长弓还给黄忠,拱手道:“将军谬赞了,与将军相比,我不过是学了一些皮毛罢了。”

    黄忠接过长弓,看着黄煦眼中饱含欣赏之意:“嗯,箭法你是过关了,你说你用刀,不知刀法如何,用多重的刀?”

    黄煦拱手道:“现用三十斤长柄大刀,至于刀法,还请将军指点!”

    黄忠闻言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把砍刀,递给黄煦说道:“云长所用青龙偃月刀重达八十一斤,我的凤嘴朝阳刀,有六十四斤重,你小小年纪,能用三十斤的刀,也颇为不凡了,且舞给我看看!”

    “诺!”黄煦闻言结果黄忠手中的砍刀,提着砍刀来到院中挥舞开来。

    长刀在黄煦手中挥舞开来,只听得院中破空声不停的响起,寒光阵阵,让人目不暇接,寻常人只怕都不敢接近。

    黄忠抚须看着选中的黄煦舞刀。

    一旁的林啸说道:“老将军,此子的刀法乃是我以前教导的,稀松平常,还望不要见笑啊。”

    看着黄煦挥舞的刀法,黄忠抚须笑道:“仲虎你长于枪法,此子的刀法挥舞开来,也算凌厉刚猛,没有丝毫不顺之处,已经颇为不凡了,若是让我教人枪法,只怕还比不过他呢!”

    刘禅笑问道:“老将军,他如何,可还入得您的眼?”

    “入得入得,他的资质,可一点不比云长家的关平要差啊,老夫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了。”黄忠哈哈大笑道。

    “好孩子,够了,且过来吧!”见黄煦达到了自己的标准,黄忠对于他的态度便好了许多,见黄煦舞了许久,便招呼着黄煦过来。

    黄煦将长刀放到了兵器架上,上前拱手道:“还请将军指点!”

    黄忠笑着询问道:“以后有的是时间指点,好孩子,我且问你你叫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