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请把投靠和投降分清楚了
    雍闿说道:“还请叟王不要误会,我只是暂时看押你们二人,等事情调查清楚了,若是你们没有勾结刘禅,在再把你们放出来,如今非常时期,容不得我不谨慎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既然你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鄂焕,给我杀了他们!”

    看押起来?一夜过后,他的兵马肯定就被吞并了。

    高定也是个狠角色,见雍闿,朱褒要对付自己,便让鄂焕对他们下手。

    “杀!”鄂焕听了高定的话,毫不迟疑的向着上首的雍闿,朱褒冲去。

    “快给我将高定拿下!”

    雍闿,朱褒也忌惮鄂焕武艺,绕着营内一边抵挡一边躲避,又让其他人拿下高定,以此让鄂焕投鼠忌器。

    “鄂焕快救我!”众人向着高定一拥而上,高定抵挡不住,只得呼唤鄂焕。

    鄂焕无奈,只得回身来救高定,护着高定杀出营帐。

    看着四周原本的盟友变成了敌人,鄂焕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慌乱之色,看着高定说道:“大王,现在该怎么办!”

    高定沉吟一番说道:“你不是投降了蜀兵吗,如今之计,只有去投成都了,先回本部营寨汇合兵马再说!”

    鄂焕顿时一脸懵逼之色,不是你投降的蜀兵吗,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屎盆子还往我头上扣?

    雍闿听了这话,更加毫无忌惮了:“高定鄂焕,你们果然跟蜀兵勾结了,诸位不要迟疑,给我杀了这两个叛徒。”

    “先回营寨!”鄂焕一路保护着高定杀向自己营寨,营寨之中高定有五千兵马,有了兵马的保护,高定这才安下心来。

    只是其他各个豪强加起来的兵马有一万五千,三倍兵力差,高定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高定一面让士兵抵挡雍闿,朱褒的进攻,一面让士兵收捡些东西,准备一番之后,这才让鄂焕率兵突围前往成都。

    鄂焕凶猛,如今又有了兵马相助,雍闿朱褒抵挡不住,让高定的叟兵突出重围,向成都方向逃去。

    时间一晃又过去三日。

    成都府衙。

    自从知道南中豪强蛮兵造反之后,刘禅便每日在府衙中吃住,以便随时掌控最新消息。

    一士兵走进大殿向着刘禅禀报道:“启禀世子,二十里外来了一支兵马,自称是越嶲叟王高定,麾下有四五千人,特来相投!”

    殿下董允听了这话大喜道:“世子计策果然成功了,这必定是高定鄂焕被雍闿,朱褒等人攻击,逃过来的。”

    费祎笑道:“朱褒等人少了五千兵马,咱们多了五千兵马,我强敌弱,守卫成都又有了几分把握啊。”

    “嗯!”刘禅点了点头,对着士兵说道:“蒋干先生新投,寸功未力,便让他为使者,去跟高定说,来投和来降要搞清楚了,若是来投,本世子不受,让他从哪来回哪里去。如果来降,先让高定,鄂焕亲自进城递上降书,所有士兵兵器战甲,全部交出!”

    “诺!”士兵拱手领命,前去报信。

    董允听了这话,担忧道:“世子,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让高定鄂焕两人进城,他们只怕是不敢吧?”

    刘禅冷声道:“他们本意是来攻打成都,若不是我用离间计他们才来投奔,过两日他们就兵临城下了,还想要我以礼相待?

    他们是逃出来的,粮草辎重携带不多,成都周边的百姓我已经迁到城中,如果他不愿前来,就饿死他吧。他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还跟我摆谱,想要我以礼相待,他们也得先做足诚意才行,区区五千叟兵,我还不放在眼里。

    而且我还有其他打算,去请董和先生过来!”

    “额诺!”听了这话,费祎,董允二人顿时语塞,想不到世子小小年纪,居然还如此强势。

    不过多时,董和来到殿中:“世子,我听说高定领军来投了?”

    刘禅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已经让蒋干先生为使,让高定入城献书了!”

    董和脸色一变,说道:“世子,这只怕是不妥啊,那高定如今肯定是知道了是世子用计,才让他们沦落至此的,如今他既来投靠,世子当亲自出迎,如此才能消除芥蒂。若是让他入城献降,只怕他不肯心服啊。”

    刘禅笑道:“先生,我还有其他打算,如今城中百姓得知豪强,蛮兵杀向成都,都非常惊慌。而且城中也有不少豪强,与南中蛮族勾结,宵小之辈甚多。

    我让高定入城献降,还请先生待会做足阵仗,令请百姓前来观礼,将此事告诉百姓,如此一来,民心可安,也可震慑宵小。”

    董和为难道:“只是高定那里,定然会心存芥蒂!”

    刘禅笑道:“不怕,你另外再告诉百姓,就说父亲已经发兵三万返回成都,半月便可抵达成都。我在府中设宴,亲自迎接高定几步路,如此一来,高定就不会心存芥蒂了。

    而且这个消息同样可以安定民心,震慑宵小,消息传扬出去,还可让蛮兵迟疑不前。”

    “世子英明,我这就去办!”董和听了刘禅这个主意,不在反对,当即下去办理此事。

    高定兵马在成都城外二十里外等待。

    逃出时他们只匆忙带了一些粮食,帐篷之类辎重根本带不出来了。士兵们一路风餐露宿过了三天,粮草都已经吃光了,许多人现在还饿着肚子。

    高定与鄂焕在士兵之中焦急的等待着。

    这几天,高定也详细的询问了鄂焕当日在成都时事情的详细经过,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高定心中郁闷不已,坐在地上唉声叹气:“我高定堂堂越巂叟王,没想到今日居然被一个孩子给逼迫到如此境地,哎”

    鄂焕闻言自责道:“都怪末将”

    “大王,成都使者来了!”

    高定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快请他过来,不,我亲自去迎接!”

    不过一会,高定便见到了成都来的使者。

    “蒋干见过叟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