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问罪
    楚老爷子一发话,议会厅内就没了争议。

    既然等会儿就有大夫过来,那么不论楚云端说得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了。

    不少隐晦的目光,都开始投向了余曼。

    楚显更是脸『色』不断变化,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

    余曼坐立难安,一会儿看着楚毅一会儿看着余清风,干笑一声,道:“老爷子啊,刚才的比试进进行了一半,还是赶快给比试完吧。”

    楚毅本着脸:“不急这一时半会儿,还是先让大夫给你看看身体为好。”

    余曼此时哪还有最初的泼辣之态?她连连摆手道:“没什么大事,哪需要大费周章去找大夫呢,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可不行!今天一定要让大夫给你好好看看!”楚显眼冒凶光,喝道。

    “楚显,你!”余曼开口就想骂人,可却头一次在楚显面前软了下来。

    楚云端也是讥讽道:“大嫂既然不信我的诊断,当然得要大夫来还我一个清白。”

    整个议会厅内的气氛,都变得尴尬而古怪起来。

    一开始大多数人还觉得楚云端是在胡闹,但他们从余曼的言行举止上也看出了不对劲。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余曼有孕在身,未必是楚云端扣的屎盆子。

    而且,以那个纨绔二公子的智慧,似乎不会想到这么高端的扣屎盆子方法……

    短暂的安静过后,余曼挪了挪身子,想要脱身。

    “各位,容我出去方便一下……”

    说完,她快步朝着议会厅的大门走过去。

    “不许走!”楚毅怒声道。

    余清风面『露』不快:“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毅此时哪里还管什么太守的面子?直接气势汹汹地道:“就算没有怀孕这个『插』曲,老夫也有事情要好好和你女儿说说呢!”

    余清风目光懔然,心中的不安之情愈发严重,莫非……那事暴『露』了?

    …………

    又过了一会儿,先前那个丫鬟终于领着个满面红光的老者,快步走来。

    “是李大夫。”里面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这个李大夫在天香城内名声不错,算是数一数二的名医。找他诊脉看病,肯定没什么问题。

    李大夫看到满厅的不少人,并不慌张,从容有度地在丫鬟地带领下,来到楚毅面前。

    “楚家主、太守大人。”李大夫不卑不亢地施礼道。

    楚毅微微颔首,开门见山地道:“这个时候突然叫李大夫来,实则是有些急事,方才我那大孙媳突然身子不适,还连连干呕……也不知到底是不是伤到了还是怎么的……”

    “我这就给大夫人看看。”李大夫没有多问,朝着余曼走了过去。

    余曼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咯噔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呃……我都说了没什么事,非要看什么大夫,要不……”

    不等她把话说完,楚显就很粗暴地把余曼拽了过来:“别废话,让李大夫诊脉。”

    今天,楚显多次发火,头一回像个男人一样。

    只不过,若不是他被自己媳『妇』戴了绿帽子,恐怕也不会气成这样。

    余曼挣扎半晌,也未能挣脱得了。

    其实这个时候,大多数人早已猜出了结果:余曼若非心里有鬼,何必这样拒绝?

    李大夫只是把手指探在余曼的手腕上,就不带迟疑地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大夫人哪有什么病什么伤,分明就是有喜了嘛!”

    说完,他还转身对楚显拱手道:“恭喜楚公子了啊,要当爹了。”

    楚显的脸皮一阵青一阵白,使劲挤出来几个字:“多谢李大夫。”

    而余曼的两只眼睛,不断扫视在场众人,其中满是不安与慌张。

    “既然没什么事,老夫就先走了,至于常用的安胎『药』方,想必楚家里面都有,我就不多留了。”

    李大夫发现周围的气氛很诡异,也不想继续待着,便要离开。

    楚云端主动上前,『插』口问道:“李大夫啊,你这诊脉,不会错吧?方才我就说了,大嫂有喜,有些人还不信呢。”

    李大夫斜眼道:“老夫说有喜,那就半点不会错。如果这种小事都能看错,我这半辈子行医,岂不是白干了?”

    听到李大夫如此自信的话,楚云端才让丫鬟送人离开。

    议会厅内的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李大夫离开,一言不发。

    脸『色』最难看的,当属余曼、楚显、还有余清风。

    接着,楚云端开口打破了寂静。

    “大嫂,刚才你还嚷着说,大哥他不能生育,这会儿你却有孕在身,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哈哈,大哥不能生育,你肚子里的孩子,又是谁的!”

    楚云端的话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好像敲在余曼的心尖。

    余曼被如此质问,但又怎么能说得出话来?

    她吞吞吐吐,不断将目光放在余清风身上。可是余清风,此时又何尝不是丢尽了脸。

    虽说他很偏袒女儿,可是自己女儿给丈夫戴了顶绿帽子,还能怎么解释?

    就在余曼进退两难的时候,楚显却是突然一步跨了过来。

    接着他扬起巴掌,对着余曼的脸皮就是使劲一抽:“贱人!你肚子里是谁的野种!”

    余曼只是个女流之辈,怎能扛得住楚显这一巴掌?她当即被打得眼冒金星,同时捂着脸蹲下去,咳出一颗牙来。

    余清风终于看不下去了,厚着脸皮对楚毅道:“楚老爷子,这……这样打我女儿,是不是太不把余某放在眼里了?”

    楚毅淡淡看了一眼余曼,失望地摇了摇头:“余太守啊,若非老夫把你放在眼里,今天就不会让你来了。”

    余清风深深吸了一口气,过去把女儿扶了起来,沉声道:“楚老爷子明说便是。”

    余曼看到自己的老爹就在身边,底气回来了不少,顿时又凶道:“我一个太守之女,嫁到你们楚家,就算做了些错事,又能怎样?!”

    这句话是彻底激怒了楚毅,楚毅气得猛拍茶几,怒道:“你身为楚家媳『妇』,怀上了不知谁家的野种,这还不算大逆不道?不但如此,你这蛇蝎女人,还在我的饮食中下毒,这件事,又该作何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