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北疆北风起
    老虚的话,令楚云端精神一震。

    吞灵圣果……

    并不是吞灵果?!

    楚云端的脑中,快速出现了一些关于吞灵圣果的信息。

    早些年他跟随师傅修行的时候,师傅就将天底下的种种天材地宝介绍过了。

    而这吞灵圣果,算得上是“强化版”的吞灵果。

    如果说,一颗吞灵果足够一位筑基高手吸收一个月,那么吞灵圣果,就够十个月!

    一颗吞灵圣果的价值,也至少是吞灵果的十倍以上。

    只是因为吞灵圣果太过罕见,上百年间都未必会出现一粒,所以楚云端一开始压根就没有朝着上面去想。

    直到老虚如此肯定地说出“吞灵圣果”四个字,楚云端才想到这种天材地宝。

    “竟然是吞灵圣果的果树,我一开始居然没看出来……”楚云端呢喃着道。

    老虚笑道:“这两种果树的外观差不多,而且这棵果树还是幼苗,更难以辨识。不论如何,主人能得到这课吞灵圣果,放在仙府内必定能带来巨大的好处。”

    说完,老虚轻轻挥手,那果树从花盆中飞出,然后缓缓朝着仙府内的『药』园子中飘过去。

    于是,果树彻底在仙府内扎根。

    “吞灵圣果啊……”楚云端望着那小小的树苗,双眼放光。

    不过,平静下来后,他的喜悦很快就冲淡了几分。

    虽说吞灵圣果十分珍贵,用处也极大。可是,楚云端得到的,终究只是一棵果树。真要说实际作用,也就是在仙府内生成灵气而已。对楚云端而言,远不如一粒果实有用。

    老虚似是看出了楚云端的想法,安慰道:“主人不用担心你享用不到果实,在仙府内,果树发育的速度很快。随着你修为进步,还会更快。我估『摸』着,等你达到金丹境界,果树上就会出现第一颗果实了。到了元婴境界,果实能挂满一树。”

    “金丹境界么……就是我前世的程度了,也不算遥远。”楚云端并没有太过贪心。

    毕竟,一般人能拥有一粒圣果就算天大的福缘,他却有机会拥有一整树。

    老虚略微迟疑了一下,接着道:“主人马上就要筑基了吧?”

    楚云端没有多想,道:“身体与天地间的联系越来越强,明晚月圆之时,应该就要开始筑基了。”

    “还有一天时间么……”老虚的神『色』间似乎有些惋惜。

    “怎么了?”楚云端不解。

    老虚沉『吟』道:“其实我是想,如果能在让主人在筑基之前服用一粒吞灵圣果,必定对筑基大有裨益。不过只有一天,时间不太来得及。”

    楚云端更加疑『惑』:“难道,你有办法获取圣果?”

    老虚很自信地道:“主人还是小看的太虚仙府,这果树种在里面,如果主人愿意耗费大量仙府中的灵气,借以催生果实,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强行催生出一粒圣果。”

    “竟然还有这种功效。”楚云端大感意外。

    “如果主人愿意多等上一个月,老虚可以为你催生出一粒果实出来。”老虚接着道。

    吞灵圣果的诱『惑』,无疑是巨大的。但是,楚云端很快就否决了老虚的想法。

    修仙,最忌强求。既然上天安排他在明天筑基,就应当顺应天意。

    假若为了圣果而故意延期,未必是好事。

    更何况,为了催生圣果,还得消耗大量的仙府之力。这些力量,早晚都得楚云端想办法给补上。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算不上明智。

    “老虚,里面的『药』园子,就劳烦你打点吧,在筑基之前,我就不进来了。”最后,楚云端交代一句就离开了仙府。

    …………

    当天晚上,楚云端将王飞所需的治病良『药』准备好,等王飞来拿,自是不必细说。

    王飞刚把『药』拿走,就兴冲冲地回去煎服了。

    楚云端一看这小子如此猴急,就知道今晚醉春楼的姑娘们,又能赚到不少小费了。

    之后,楚云端又接到一个病人,赚了点灵『药』后就回楚家庄了。

    他心中筑基的**愈发强烈,已是无法抗拒。

    最迟明晚,必定要经历修仙一途中极其重要的一步了。在这之前,得调整好状态,做好心理准备。

    …………

    当晚,沈府的五名凝气高手,则是再度聚在了一起。

    “秦大哥,明天,十五月圆,就是楚云端的死期了吧。”

    五人围坐在一起,马宁的语气很是阴森。

    秦虎同样森然一笑:“我这小腿伤势好得差不多了,正好明天杀个人庆祝一下。”

    接着,又咬了咬牙,看着桌子上的『药』箱子,狠狠地道:“在那之前,得先把这事给处理了!孔盛,你去把沈远财给老子拖过来,吗的,送我们的灵『药』,居然全是废物!”

    其他几人也是愤怒多时,孔盛立马应声而去。

    这几人昨天刚把沈远财送来的灵『药』给瓜分了,稍微熬制成一些补品后,却发现这些东西居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最后,他们惊奇而愤怒的发现。这一整箱卖相极好的灵『药』,居然全无『药』力,虚有其表!

    这怎么能忍?

    几人私下里一合计,就决定好好给沈远财一点教训!

    敢拿假『药』戏弄我们哥几个,简直是找死!

    不一会儿,沈远财就带着谄媚的笑容,屁颠屁颠地跟着孔盛过来了。

    沈远财本以为几位高手有什么吩咐,却没想到,他刚到几人面前,迎面就是一巴掌!

    “啪!”

    秦虎上去就是一巴掌,把沈远财扇得头晕目眩。

    沈远财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门牙上嗖嗖发凉,显然是牙都掉了。

    “几位壮士……这是……”愣了半晌,沈远财才反应过来。咋回事?他们怎么二话不说就打我?

    “草你大爷的,连老子都敢耍!”马宁也是毫不客气,一脚朝着沈远财的小腿肚子踹了上去。

    沈远财被痛得哇哇大叫:“怎么了啊,沈某难道是哪里做得不对?”

    他虽然无故被打了,却只能硬着头皮忍着。

    但是,秦虎等人铁了心要教训沈远财,毫不客气,一拥而上,把沈远财打得瘫倒在地,连连叫苦……

    …………

    与此同时,远在封云国的北疆,军营内,一道圣旨降下。

    接着没过多久,军中那位威名赫赫的楚弘望,一人一马,直奔国内的五河郡而去。

    众军兵望着那萧瑟寒风中的背影,早已有人默默垂泪。

    “将军此去,真的回不来了吗?”

    “唉,虽说楚将军带兵有失,可也不至于……唉。”

    “将军一生征战沙场,纵然不算那些赫赫的战功,也有无数苦劳,陛下怎地如此绝情!”

    “嘘……快住口!陛下也是我们能随便指点的?脑袋不想要了吧!”

    “话说回来,就这样让楚将军自己回乡,不怕他私自逃掉吗?”

    “可别瞎说,我们的将军,会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将军背后还有一个大家族,他跑了,自家大批的族人怎么办?”

    “唉,可怜、可惜一代虎将能臣……唉……”

    声声叹息中,冷冷的北风刮过,仿若无数细密的小刀子,割得军兵们的脸皮生疼。那股子心酸的情绪,也更浓了几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