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罪名
    父亲,这对楚云端是个十分遥远的词语。

    现在,他今生的父亲,就站在面前。而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也仅仅是停留在“有名的将领”、“会带兵打仗”、“楚家的荣耀”这些方面。

    在前任的记忆中,几乎没有多少楚弘望的影子。而且,从楚云端一出生,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娘。

    “老楚”这个称呼,也早已成为了习惯。从很早开始,前任就没有叫过父亲。

    楚弘望上一次回来,还是三年前。

    三年前,楚云端只是个少年。

    三年后,楚云端变化不小。以至于,楚弘望当着儿子的面,却没认出来,称对方为“小兄弟”。

    这种事,很好笑,但此时龙虎馆中的三人,谁都笑不出来。

    医馆内的气氛,尴尬得有些吓人。

    没有欣喜,也没有埋怨。

    楚云端只是觉得,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情,或许仅仅是因为血缘关系罢了。

    就连前任,和楚弘望都不太亲近。更何况是现在的楚云端?

    楚云端的心中,不免怅然。

    但不论如何,今生,还有个父亲,还有个家。

    “既然回来了,就赶紧去楚家庄吧。老爷子嘴上不说,但也是天天挂念着你。”楚云端终于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说完,他径自向外走去。

    慕萧萧过去拉了拉楚弘望:“楚叔叔,走吧。”

    楚弘望勉强笑了笑,也是起身离开。

    一路上,楚云端并没有去询问什么,他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去问自己的老爹,你在北疆过得还好吗?

    这种问题,显然是没什么意义。

    从楚弘望在北疆扎根的时候,就注定他只能为了国家而舍弃一些私情。

    对此,楚云端并没有什么埋怨。

    也许只是为前任而打抱不平,如果楚弘望能多管教一下前任,或许前任就不会堕落成那样。

    当然,前任不堕落,楚云端就不知道转生到谁身上了。说不定找不到地方转世,只能去地府报道了呢。

    这么说来,还得谢谢老楚?

    楚云端心中自我调侃地想着,也是接受了一切的现实,回身看了看慕萧萧和楚弘望。

    不论如何,为人夫也好,为人子也好,自己问心无愧便是。

    “话说回来,老楚,这次,为什么会回来?”楚云端在前面走着,终于还是主动开口。

    他想到楚弘望身上的伤,还是于心难忍。所以才主动说话打破僵局。

    楚弘望竟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傻笑一声,道:“也没什么,最近战事不紧,我就抽空回来一趟。”

    “回来也好,起码让老爷子看看你,他就剩下你一个儿子,独自一人撑着楚家庄,也是挺辛苦的。”楚云端道,“不过,要不了几天,就得回去了吧?”

    “回去……三五天吧……”楚弘望小声回应道。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楚弘望的心头酸楚难言。

    可是他看着前面的楚云端,再看看身边的慕萧萧,那种苍凉与心酸,却是减轻了许多。

    楚弘望心中宽慰地想着:云端他一改当初的颓势,还和萧萧结为夫妻,在城内开个医馆,我也算是安心了。

    他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儿子在当年的意外后,一蹶不振、堕落颓废。现在看来,楚云端显然是走向了正道。

    “云端,今后这楚家,就要靠你和老爷子撑着了。”楚弘望有感而发道。

    “我可不想『操』心这些,什么时候你老了,打不动仗了,自己回来打点楚家。”楚云端摆了摆手。

    “你这孩子。”楚弘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

    是夜,楚弘望回家的消息,很快被整个楚家庄的人得知。

    楚家上下,一片欢喜,半夜很多人都醒来了。

    尤其是楚老爷子,更是高兴得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为国牺牲,另一个,也是军中栋梁。他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有两个好儿子。

    只是,楚弘望在面对楚毅时,却是心酸难耐。

    楚弘望对老父亲说了,这次回来,只能停留三四日。三四日之后,就得回北疆了。

    楚毅虽说不舍,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有楚弘望知道,自己这一去北疆,就是有去无回。

    十日前,他带领十万精兵,对邻国的一支敌军发起突袭。

    本以为,这是一场必胜的战役。但结果,一战失利,近乎全军覆没。

    战败后七日,朝廷下了处罚的命令——楚弘望带兵一意孤行,过失重大,当按军法处置。

    按律当诛。

    这个死罪,已成定居。

    所幸楚弘望曾经的战功不少,这次过失,未至于牵连到佳人。

    当今皇帝怜惜楚弘望征战半生,也有不少的功劳,有意免去死罪。可惜在种种压力下,皇帝也不能在这么大的事情上徇私。

    不过最后,皇帝还是稍微私心了一些,决定延缓执行之日,放楚弘望回乡一次。

    如此虎将,至少在服刑前,让他见见亲人吧。

    出于对楚弘望的信任,皇帝禁止官兵押送楚弘望回去,而是让他自己回去。

    这个不大不小的决定,倒是没有引起太多反对。

    且不说楚弘望的『性』格耿直,已是人尽皆知,就算他想畏罪潜逃,那也是不可能的。辽阔的封云国内,他能逃到哪儿?逃,就不是他一个人死刑,而是株连九族了……

    皇帝宽限的时日,总共十天。

    楚弘望从北疆连夜快马加鞭,花了将近三天才到楚家庄。

    算起来,再过七日,就是最终行刑的时间。

    去掉路上再花三天,能最后陪陪家人的,最多四天而已。

    …………

    身在楚家庄内,楚弘望想及此,没有什么畏惧,更多的,只是对家人的愧疚。

    尤其是对儿子,还有当年的妻子。

    第二天,楚弘望主动找到了楚云端,拿出一块精心包裹好的手绢,递了过去。

    楚云端打开一看,便看到一块精美的小竹片。

    这竹片只有两寸长、一寸宽,上面刻画着复杂的纹路,像是个不知名的令牌。

    “云端,这东西,是多年前那位浮云真人留下的。”楚弘望解释说,“你还记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