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两个麻袋
    余曼被打得昏死在地,醉春楼里的人,全都吓得要死。不少胆子小的客人,甚至直接跑掉了。

    芳娘慌得要死,脸上早就变成了苦瓜『色』,赶紧叫人把余曼抬去看大夫。

    …………

    沈华把余曼踢了个半死,还是难解心头之恨。

    他十分郁闷不爽地回到楼上,朝着一间卧房走了过去。

    靠近那房间的时候,他的心情才好了一点:可不能因为那个恶心的女人,而坏了大爷我的兴致。

    “小妞,大爷我回来了,哈哈!”

    沈华一头钻进房间,一边『淫』笑一边娴熟地将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甩掉。

    他赤条条地朝着床上跳过去,却突然愣在原地,瞪了瞪眼:“草?这两个小妞,怎么自己睡着了?”

    沈华这才看见,刚才自己挑选的两个姑娘,竟然全都躺在床上,一副沉睡的样子。

    他有些不满地要去叫醒二人,却忽然发觉肩膀被一股大力按住。

    这股力道,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挪都挪不动。

    “什么东西?”

    沈华吃了一惊,扭过头去,却看到一张冷漠可怕的面容。

    “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站在沈华背后的,正是楚云端。他趁着楼下混『乱』的时候,就找到了沈华的房间,提前过来把两个女人打昏。

    “我在这里,当然是为了等你。”楚云端面『色』可怖,不再多说第二句话,直接一记手刀砍在沈华的脖颈上。

    接着,沈华那双充满惊骇的眼睛,不受控制地闭上。

    楚云端将昏死的沈华丢在地上,然后对着空『荡』的面前招了一下手。

    接着就有一个黑『色』的大麻袋,凭空出现。

    “这太虚仙府,拿来当存储物品的法宝,倒是挺方便的。”楚云端心道。

    他很是粗鲁地将沈华提起来,朝着麻袋里塞了进去,然后紧紧扎上。

    这个麻袋,是他提前准备好放进仙府内的,就是为了装沈华。

    要不然,他大半夜抓这个大活人在城内晃『荡』,难免引起怀疑。

    凭借凝气大成的修为虽然足以在世俗界横着走,但也不可能公然和官府作对。

    很快,一个黑影就从醉春楼二楼的一个窗户上飞了出去。

    无声无息,没有被一个人留意到。

    …………

    楚云端回到龙虎馆的时候,邹平果真老老实实地在里面待着。

    地上的血迹,也早已被洗刷干净。

    在邹平的旁边,还有个装着什么东西的麻袋。这里面,显然就是王飞,只是现在的王飞,早已凉透。

    邹平坐在椅子上怔怔发愣,见到楚云端来了,才猛然起身。

    “云端,你……背着的是……”

    “沈华。”

    楚云端平静地道。

    邹平的身子剧烈一颤,死死盯着楚云端后面的麻袋。

    “我没杀他,留着给你……怎么处理,你自己说了算。”楚云端将袋子扔在地上。

    这一扔,或许是震动太大,把沈华给震醒了。麻袋不断晃动,里面发出哎哟哎哟的声音。

    楚云端二话不说,朝着麻袋的某处就踩了过去。

    顿时,麻袋又平静了。

    而这时,邹平却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兄弟,我邹平……欠你一辈子!”

    邹平满脸是泪。

    “干什么呢!”楚云端抓着邹平的手腕,使劲将他提了起来。

    “云端,你这么做……我心难安啊。”邹平的心情不能平静。

    楚云端淡淡道:“就算不是为你,这王飞、沈华、还有冯骏干了那样的事,也必杀无疑!我碰上这种丧尽天良之事,如果熟视无睹,那么我后半生的修仙之路,怕是就断了。”

    欲修仙道,先修人道。这句话,是楚云端的师傅时常说的。

    楚云端两世为人,也都坚信这个道理。

    一个修仙之人,若是只想着飞升成仙,连一个“人”都做不好,何谈成仙?

    遇到该杀之人,就是杀!

    楚云端说完这话,邹平也是有些恍然。

    “果然,云端你是有望走向仙路的……”邹平绝望的心中,难得有些欣慰。

    他唯一的死党,有望成为仙人,这算是最后一件令他高兴的事了。

    “你若是成了仙,我欠你的,这辈子就更还不清了。”邹平苦笑。

    楚云端正『色』道:“你好好活着,就是对得起小兰,对得起你爹,对得起我了。而且,人生的际遇,谁又能说得好呢?也许有一天,我会依靠你呢。”

    “或许吧。”邹平『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直到此时,楚云端才确定,邹平彻底放弃了『自杀』的打算。尽管,邹平放弃的原因,只是不想愧对楚云端的付出。

    “云端,我想,去拜祭小兰。白天我把她葬在落蛟山外围的荒地里了,小兰也没什么亲人……”接着,邹平提出了一个请求。

    楚云端点了点头:“嗯,去吧。沈华也交给你了,他脊骨被我打断,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怎么处理随你。医馆后门外,有个院子,里面有马。”

    邹平没有再道谢,如他自己所言,他觉得亏欠楚云端太多,再谢也没什么意义。

    “你在城北通往落蛟山的那条路上等我,一个时辰之内,我把冯骏带去见你。”楚云端最后提醒一句,然后离开了医馆。

    邹平也是抬着两个麻袋,搬到后院。

    他早已相信,楚云端真的什么都敢干,也什么都能做到,纵然是钦差大臣都敢去抓。

    …………

    安静的深夜,一匹高壮的马,拖着两个沉重的包袱,还带着邹平,快速赶往城外。

    而楚云端,也是无声无息地,靠近了太守府。

    害死小兰,害的邹平家破人亡的,也有冯骏。而且,冯骏才算是主谋,如果没有他,王飞还不至于这么大胆包天。

    至于余清风,楚云端暂时没打算动他。

    起码这个余清风,也是得听冯骏的安排,他本人没做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情。再者,余清风现在还不能死,因为若要老楚洗刷罪名,很可能需要余清风这个重要的人证。

    楚云端今夜要做的事,只剩下最后一件了——带着冯骏,去小兰坟前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