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凡人的决心
    正如世上有“凡人也可立地成仙”的传说,“去地府救人”这种事,也算的上是传说——只能用来谈论,却并不可当回事。

    然而,楚云端却没想到,他说完这番话后,邹平反而紧握双拳,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云端,我要做,我就要这么做!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阎王爷,我就要从他手里抢人魂魄!”

    邹平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郑重至极。

    一个普通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楚云端并没觉得可笑,反而觉得震撼。

    从阴曹地府夺人魂魄。

    邹平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楚云端只觉得自己的心境,在这一刻都受到了影响。

    “你可知道,想让小兰复生,是有多难?我说的这些,也只是传说而已。不是我打击你,你……真的敢想?敢做?”楚云端询问道。

    邹平的双眼此刻竟是充满神采:“起码,是有了希望。不论做不做得到,我都会拼尽所能,就算真的要去十八层地狱……那又如何?”

    “好!”

    楚云端拍手道,“你若是真有此决心,首先得先踏上修仙之路,虽说你早已成年,起步晚了,但只要你有心,未尝没有希望。”

    …………

    当晚,楚云端让邹平随便找家客栈住下。

    他自己,则是一夜未眠,将前世记着的一种炼气心法,写在纸上,打算交给邹平。

    邹平并没有什么基础,这部心法,至少能让他少走一些弯路。

    虽说邹平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但楚云端却丝毫没有看不起他的理想。

    反而是楚云端自己,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邹平的那些话,还有那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让楚云端觉得惭愧。

    他两世为人,又拥有巨大的机缘,有望在仙道上达到很高的成就。

    可是他的潜意识里,从来都是认为,修仙者渡劫成仙的希望微乎其微。

    而现在,这种根深蒂固的念头,反而因为邹平而改变。区区邹平,尚且有志闯入地府。而楚云端的成仙之志,难道不如邹平?

    “我拥有两世经历,还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太虚仙府……更应有磐石般的决心,还有至高无上的目标……”

    “淬体、凝气、筑基、心动、金丹、元婴、分神、洞虚、渡劫……每一等境界,都不过是一次次小小的历练而已。”

    “况且就算飞升成仙,又岂是终点?”

    “既然有人能闯入地府,邹平为什么不行?我,又为什么不行?”

    “仙府的创造者,能创造出太虚仙府,这样的人,必然掌握无边道法。又岂是区区刚渡劫的真仙能够相比的?我,又凭什么做不到?”

    楚云端这一晚上,想了很多。却不知道,这种心境的变化,对他日后的修行之路,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

    翌日,天刚蒙蒙亮,楚云端就带着手写的心法,去客栈找邹平。

    然而,当他来到客栈的时候,邹平已经不见。

    楚云端心中萌生一丝不安:该不会是被官府抓去了吧?

    他转念一想,自己行动十分利索,不太可能被发现。而且就算有些失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牵连到邹平。

    于是乎,楚云端又去邹平曾经的住处找了找,也是没有发现一点踪迹。

    甚至于醉春楼,都找了一遍,依旧没有踪迹。

    整整一个早上,楚云端都没有再见到邹平。最后,楚云端只能无奈地得出一个结论——邹平走了。

    官府没什么动静,邹平应该没什么事。他之所以消失,八成是私自离开了。

    没有告通知楚云端,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为了他昨天晚上说出的话——闯入阴曹地府,从阎王爷手里夺魂魄。

    …………

    随着太阳完全升起,天香城内,也已经炸开了锅。

    王家,王飞失踪。

    沈华,沈华失踪。

    太守府,钦差大臣冯骏失踪。

    王家和沈家早就上报给官府,要求余清风帮忙寻找王飞和沈华的下落。

    余清风本人也是心中『乱』糟糟的,他昨晚还和冯大人聊了很久,今天一早,人就不见了。

    他问了太守府内外的护卫,没一个人看到夜里有人出去的。

    这会儿,王飞和沈华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余清风派出大批人手,将天香城许多的玩乐场所都查了一遍,也没找到人。

    王飞和沈华不见了,还说不定是去哪儿玩乐的。

    可是冯大人,今天应该带着人去楚家庄抄家,怎么会在这个关头玩失踪?

    余清风的不安越发严重,在府内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几个官兵慌慌张张地来报:“大、大人,找到了,找到人了!”

    “在哪儿?”余清风松了一口气,喜道。

    “在……城外的荒区……”那几人支支吾吾地道。

    “城外?”余清风眉头一挑。

    “死、死了……冯大人,王飞,还有沈华,全都死了。还是城外的百姓汇报的……”

    余清风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不见,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很快,天香城内传遍了一个消息:王家和沈家的独苗子,还有昨天才来的钦差大臣,脑袋被人砍了下来,丢在城外的『乱』坟岗。

    不少平民百姓,都在心里默默叫好。

    对冯大人,他们了解不多。不过王飞和沈华,在这些百姓间算是臭名昭着。

    这两个祸害死了,果然是遭到报应了吗……

    当然,没人敢公开议论此事。

    因为太守震怒到了极点。

    冯骏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他管辖的地方,他第一时间就从慌张中恢复,而是倾全城之力,追查凶手。

    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他这个太守,怕是就当到头了。

    然而,那三个人死得十分安静,没留下一点痕迹。

    只有在醉春楼中得知,沈华昨天来过这里。

    但,沈华又是怎么到了『乱』坟地?没有一点儿头绪。

    余清风搜集一切可用的信息,最后竟然找不到一点儿跟凶手有关的线索。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无声无息地将三个大活人砍了头放在坟地?

    余清风寻思了很久,脑中才闪过一道灵光。

    “沈华、王飞、冯大人……他们三个,昨天是一起去找民女玩乐了的……”余清风猛然想到此事,脸『色』巨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