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赶往国都
    余清风记得很清楚,昨天,王飞说看上了一个很“有味”的妞,连同沈华、冯大人一起兴冲冲地出去了。

    当时冯骏还向从太守府带了几个官兵……

    后来,冯骏回来后很扫兴地说,那女人『自杀』了。

    余清风回想起这件事,再想到今天刚好是三个人一同惨死,他立马就惊出一身冷汗。

    “来人,快去查查昨天那个民女的来历!”

    “对了,昨天邹平和他老爹来闹事过,带人去邹家查查!”

    余清风当机立断,立即派人去调查。

    然而查出的结果,却让他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叫做小兰的女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更别谈有什么背景了。只是和邹平的感情不错。

    至于邹家,邹父被气死,邹平也是不知去向。

    按理说,邹平最可能为了报复而杀人。但余清风从来没考虑过,杀人凶手是邹平。那个家伙只知道吃喝玩乐,杀只鸡都费劲,还能杀得了人?

    不论如何,余清风现在能做的,就是全城通缉邹平。

    除了邹平,也没别的人可以调查了。

    …………

    天香城大『乱』的同时,楚家庄的人也是得知了城内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

    昨天嚣张的冯骏,今天惨死,所有族人都暗中叫好。

    楚弘望则是主动找到楚云端,有些不安地询问。

    冯骏一死,楚弘望立马就想到,这事是自己的儿子干的。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楚云端竟会如此极端,直接把钦差大臣给杀了。

    “云端,你昨天不是说,只把冯骏的手谕盗走吗?怎么今天,他竟然身首异处?”

    对于楚弘望的疑问,楚云端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递过去一份信函。

    这封信函,正是广亲王让冯顺便带给北疆赵总将的……

    楚弘望有些狐疑地打开信封,只是看了两眼,就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赵瑞他……不可能,他为什么联合广亲王害我?”

    信上的内容不多,却令楚弘望愤怒到了极点,还有无尽的悲凉。

    在信中,广亲王对赵瑞说,楚弘望彻底不能翻身,已成定局。让赵瑞趁机完全控制镇北军的所有军权,以谋大事。

    虽说信中不过寥寥几言,却足以证明,广亲王和赵瑞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而且耍了某些手段,把楚弘望『逼』向绝境。

    楚弘望一旦离开镇北军,那么赵瑞几乎可以完全掌控镇北军。

    赵瑞虽然算是镇北军的总将,但楚弘望的职位也不低,威名甚至比赵瑞还要高。

    楚弘望“叛国”,这镇北军的所有大权,无疑将会被赵瑞完全掌控。

    只是这信中,并没有提及为什么要打击楚弘望。也没有说,所谓的“大事”,到底是何事。

    但一个亲王和镇北军总将勾结,谋划的事,岂能是好事?

    假若北疆出现一点意外,江泰国大可长驱直入,直捣黄龙,甚至一步步灭掉封云国!

    楚弘望看完这封亲笔信,两手止不住有些哆嗦。

    楚云端小心地将信抽回,生怕楚弘望一个激动把最重要的证据给撕坏了。

    “老楚,这信件虽不能确定广亲王具体在干什么勾当,但至少,能证明你是被陷害的。你仔细想想,当时大败的那场战役前后,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以我之见,你之所以被人反埋伏,八成就是因为这个赵瑞!”

    话一说完,楚弘望也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本以为,自己智计不如人,带兵失利,造成巨大的损失。

    可现在却得知,这一切,竟是因为有小人在背后『操』控。

    而且,一个叛国罪莫名其妙掉到他头上,显然也和广亲王有关。

    若是不出意外,肯定是因为“楚弘望勾结敌军,故意派出十万精兵送死”这类的原因,他才被强行扣了这个罪名。

    楚弘望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如果只是他自己被人坑害,他还不至于如此愤然。因为他的十万兄弟,十万将士,也在那次失利中殉国!

    到头来,却是死在自己人手上?

    “我记得,当时很多关于敌军的情报,都是从赵瑞那边得到的,正是因为我自以为对敌人了如指掌,才敢带上精兵去围杀。如今看来,那些情报,必然是掺假的……”

    楚弘望仔细回想了一会儿,愤恨难平。

    楚云端冷冷一笑:“不但如此,而且你们军队信息,恐怕都被泄漏出去了。”

    “怪不得,当时敌人能如此清楚我的行军作战计划。若非小人泄密,怎会全军覆没?”楚弘望的心中,已然生出恨意。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国都吧。”楚云端道。

    楚弘望深深点头。

    “不过,云端,那冯骏,你又何苦将他杀了呢……”接着,他又有些责备的样子。

    “在他害得邹平家破人亡之前,我从没打算杀人。老楚,你可知道,那个狗官还有王飞、沈华,做出了何种天怒人怨的事?反正我本就要去盗取手谕,不如将他的狗命,一同取了。”楚云端的声音,很是冷漠。

    他简单把邹平的事情说了一番,楚弘望也是被气得不轻:“如此狗官,简直是该死!”

    “只是……”楚弘望话锋一转,“他虽然犯了滔天之罪,自有国法制裁,你杀了他,终究也是杀了人啊……”

    “呵呵,老楚,你是在教导我做个老实守法的小百姓吗?”楚云端很是不屑地笑了笑,“那赵瑞和广亲王设计害你,甚至为了永绝后患,给你栽赃了叛国之罪,还又妄图将楚家完全铲除,他们守法了吗?”

    楚弘望沉默不语。

    “有时候,还是别指望国法为好。这次去国都,你也要做好各种最坏的打算,万一不能顺利揭发广亲王,不排除要用些特殊的手段。”楚云端道。

    这一次,楚弘望没有再反驳。

    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路后,提议道:“这次就你我二人,直奔国都。我这个戴罪之身,要见陛下也不容易,时间紧迫,我打算先去拜访一位在朝为官的故友,让他替我向陛下讲明。”

    “这样最好。那就赶快动身吧,在你行刑之前,必须见到皇帝。”楚云端答应一声,接着就备好两匹好马。

    父子两人,策马扬鞭,火速离开天香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