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老楚入狱
    楚弘望被人抓得措手不及,动都动不了,只能双目圆睁,满是不解:“韦业,这些人,从哪儿来的?”

    韦业的脸上,早已没有先前的和善。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楚弘望,道:“楚弘望,你犯了重罪,陛下宽限你几日不死,你不知感恩,竟敢到国都制造谣言。既如此,本官就亲自将你送进大牢,等到五日后,直接送上刑场!”

    “韦业?!”

    楚弘望大喊了一声韦业的名字,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哼!把他绑好,送进大牢。”韦业冷笑一声。

    楚弘望使出全力,浑身猛然绷紧,想要挣脱,却不料这一用力,反而让身上的伤口挣裂。

    “老实点!”

    接着,那几个壮汉很就十分利索地将楚弘望捆好,然后又叫上几个好手,将楚弘望押送出去。

    直到此时,楚弘望才醒悟。

    这个韦业,必然是和广亲王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

    否则,也不至于直接抓人。

    想不到,如此一个清廉的好官,暗中竟是这样的人?表面寒酸的家宅内,竟然养着这么一批好手?

    楚弘望的心中,满是后悔。

    这一次来求助韦业,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使自己陷入险境。

    唯一令楚弘望庆幸的是,还好刚才听了楚云端的话,没有把信件带来……

    可是,外面就剩下楚云端一个人,楚弘望更加担心。

    他自己被打入大牢后,楚云端孤身一人,在茫茫国都中,又该如何是好?

    楚弘望的脑中快速想到了很多事情,同时人也已经被押送到了外面。

    此时的他,正被绑在一个架子车上,动弹不了,却能看到周围的景象。

    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上,楚云端懒懒地斜依在树杈之间。

    父子二人,同时看到对方。

    楚云端看到老楚竟被弄成这个样子,不免又惊又疑,立马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正要靠过去,却看到楚弘望努力地摇着头,眼神中的意味分明就是:别过来!

    楚云端皱了皱眉,停在树下,远远望着。

    等到押送队伍离开了一会儿,他才悄悄跟了上去。

    …………

    最后,楚弘望被送到了国都的南部天牢。

    楚云端一路跟着,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心中奇怪:老楚明明是找故友办事的,怎么会被五花大绑,押送到了天牢?

    楚云端思前想后,只能确定一点,老楚肯定是被韦业给阴了。

    如此一想,那么韦业,很可能和广亲王是有联系的。这种联系,必然超过了韦业和老楚的交情!

    楚云端在天牢附近停留了一会儿,倍感棘手。

    “老楚刚到国都,自己先进去了。剩下的,岂不是全得靠我?现在看来,除非我亲自见到皇帝,否则,怎么做都不保险。”

    楚云端小声嘀咕了一句,无奈地摇头离去。

    有了老楚的前车之鉴,楚云端不敢再随便借助别人。就算他现在拿着那封信件去告官,说不定又碰上了广亲王的爪牙。

    可是现在,连老楚都入了天牢,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楚云端总不可能闯进去抢人。

    如此一来,他竟是陷入了极其为难的境地。

    唯一的安慰是,从老楚入狱来看,老楚应该不会直接被人杀了。就算要死,也一定会死在刑场上。

    “本以为到了国都,可以解决楚家和老楚的难题,谁想到,反而难上加难。”楚云端心中苦笑,只能打算先找家客栈住下,好好谋划一番。

    南部天牢,处在国都相对偏远的地方,附近有重兵把守,鲜有闲杂人等。

    楚云端离开了天牢很远,才找到一条繁华的街道。

    这街道距离韦业的私宅不算太远,楚云端决定今夜去那里逛逛。现在,这个韦业,反而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此时黄昏刚过,天『色』已晚,街道上的人流,却并没有少很多。

    街道上的人,不少都脚步急促,好像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赶去。

    楚云端随便找了一家客栈,刚一进门,迎面就撞到几个兴冲冲的男子,差点被挤出门去。

    这几个男子的神『色』都有些急切,撞到楚云端后,只是随口道歉一声,就急匆匆地出去。

    楚云端心生狐疑,不禁拉住一人道:“老兄,你们这么急,是去哪儿啊?”

    那人被拉住,有些不耐烦地道:“你是男人不?连这个都不知道,当然是去晏怀江边了!”

    “晏怀江?”楚云端不解。

    “唉,你这人,是今天才来国都吧?晏怀江上,那一条条花船,可都是我辈的向往之处。最近,当中那条最大的花船中,每日都会有众多极品的美女,与客人弹唱『吟』诗……那里的女人,就算是我这样的平民上不了那条船,远远看看也是好的。”

    那人『色』『迷』『迷』地说着,令楚云端大感无语。

    合着这么多人一块儿跑去那个方向,原来是去寻乐子的。

    楚云端对这种事,并没有多少兴趣,正要放开那人离去。那人又心驰神往地补充道:“尤其是中间花船内刚来不久的苏妍姑娘,更是天姿国『色』,只要能看上她一眼,就算让我在岸边张望一夜,也值了啊!”

    “苏妍?”听到这个名字,楚云端的心情一下子有些波动。

    “嗨,不跟你讲了,外来人,劝你如果没什么事,也去逛逛。看你不像是有钱人,也别妄想上最大的那条花船,在别处看看就好。”那人忙不迭地抽身离开,还不忘“好意”提醒一下。

    楚云端望着几个快速离开的背影,最后也是跟了过去。

    “苏妍……应该不会是重名吧?”

    他嘴上这般小声说了一声,心里却早已坚信,此地的“苏妍”,就是天香城的那个。

    不久前楚云端才得知,苏妍离开了天香城。想不到现在,同样一个名字,又出现在了国都。而且,依旧是出现在风月场所。

    “这女人,为什么偏偏对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情有独钟?刚离开醉春楼,又找了个新的下家……这,到底是什么癖好……”楚云端心里只觉得十分怪异,很快就循着人群,来到了晏怀江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