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阴谋
    韦业进去之后,就看到里面的床上躺着个女人。

    “广亲王每天的兴致都不错呢。”韦业似笑非笑地道。

    东方广并未感到尴尬,坦『荡』『荡』地道:“让韦大人见笑了。”

    说完,他走到床边,冲着床上的那女人道:“你出去。”

    女人躺在被窝里,有些不乐意动弹,娇声道:“王爷……”

    “你出去。”东方广重复道。

    “王爷,妾身现在还光着身子……你和那位大人有什么事尽管说呗,妾身又听不见。”那女人又是撒娇又是发嗲。

    “滚出去,不要让我再说一次。”东方广的脸『色』有些阴冷,呵斥道。

    那女人被吓了一跳,在床上哆嗦了一下,赶紧裹起被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东方广这才关好房门,重新坐到韦业旁边。

    韦业咋舌道:“王爷何必这样粗鲁呢?”

    “韦大人深更半夜过来,必然是有要事,本王不至于留个女人在这里碍事。”东方广客气地笑道。

    “那我就直说了。”韦业神『色』一转,沉声道,“今天楚弘望出现在国都,这事,王爷想必已经知道了吧?”

    东方广点了点头:“韦大人不是将他送进南部天牢了吗?难道还有什么不妥的?等几天,直接在国都将他斩了便是,还省得在北疆行刑。”

    “这并不是关键。”韦业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就在刚刚,有个陌生人混进我的书房,像是在查什么东西。结果我装作没发现他,趁其不备,偷袭一手,结果让他逃走了。”

    “什么?竟有人能在韦大人手里逃走?”东方广大惊。

    他比谁都清楚,韦业完全不是表面那样的文弱书生,而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论实力,在这国都之内,能与韦业抗衡的,怕是不超过五指之数。当然,这是在不考虑修仙者的情况下,毕竟国都内不乏筑基境界的云游修仙之人。这部分人,一般都不会『插』手世俗之事。

    “难道,是修仙宗门中的人?”东方广补充一句。

    韦业摇了摇头:“不可能,那人的应该也是凝气大成的境界,不过可能比我还要强一点,若非偷袭,我不可能伤得了他。”

    “那这人,到底是谁?”东方广有些不安。

    “他将我准备呈给皇帝的奏章偷走了——关于楚弘望的奏章。”韦业道。

    东方广又惊又疑:“难道是要救楚弘望的人?不对啊,楚弘望,应该不会认识这样的人。”

    “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才来找你商讨一下。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候,万万不容有任何过失。”韦业表情严肃,“你确定,楚家已经被抄家、彻底完蛋了?”

    提及此,东方广却是咬了咬牙,十分不爽地骂了一句:“冯骏那个废物。”

    “怎么了?事情有变?”韦业双眼一眯。

    东方广骂骂咧咧地说道:“今天晚上我才收到消息,冯骏在天香城死了,因为调戏一个民女,被那民女的男人杀得身首异处。”

    “所以,楚家还没抄?”韦业眉『毛』一挑。

    “人都死了,还抄个屁!”东方广气愤得很,又道,“还有段虎、马宁那几个人我身边,到现在也没传回一点消息。老子都给他们铺路铺成这样了,结果连弄垮一个楚家,还耽误这么长时间。”

    韦业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东方广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我能调动的凝气高手,总共就十个而已。去了五个,先被蛇咬死一个,后来我又补充一个过去,还没办成事,真是没用的东西。”

    说到这里,东方广被韦业猛然打断。

    “你是说,那五个凝气的高手,也很久没有讯息了?”

    “可不是吗,后来我都已经设计害的楚弘望告老还乡了,他们还没有办成事。那个余清风也是个废物,一点点事都做不好。”

    东方广想到这些,更加气恼。

    然而韦业的脸『色』,却是更加阴沉。

    “冯骏死了,马宁他们没了动静,该不会是……也死了吧?”韦业小声呢喃。

    “怎么可能,那可是五位凝气高手。他们只要顺势搞垮楚家,再确保楚云端死掉,就完成任务了。做这点小事,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东方广的语气十分肯定。

    那可是凝气高手,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

    韦业追问道:“楚云端,不就是几年前被浮云真人看上的年轻人吗?之前你派人废了他一次,现在怎么又想杀他了?”

    广亲王骂道:“谁知道那个臭小子碰到了什么机缘,出现了崛起的势头,为了除掉后患,索『性』我就打算把他杀了。只是,到现在马宁他们还没得手,真是可笑。楚家没灭,还能稍微理解,但是杀一个纨绔公子哥都花了这长时间,养他们有什么用。”

    “楚云端崛起……”韦业念叨着这几个字,双目中竟有些慌『乱』,“那个楚云端,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东方广不屑地嗤笑一声。

    刚笑完,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根据天香城那边传来的消息,余清风在追查杀死冯骏的嫌疑犯邹平,那个叫邹平的,和楚云端是朋友,所以余清风去找楚云端询问邹平的下落,结果楚家的人说楚云端外出了。”

    “楚云端外出了?有点巧啊……”韦业意味深长地道。

    东方广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淡定了:“韦大人多虑了吧,那楚云端废物一个,你不会认为他是和楚弘望一起来国都的吧?就算来了,也不可能是潜入你书房里的那人。”

    韦业摆了摆手,正『色』道:“不论如何,小心驶得万年船。最近,你也低调一点,还有管好你那个儿子,千万别惹出什么事端。不论楚弘望到底作何打算,他是必死无疑,北疆的一切,也将会掌握在我们手里。到时候,江泰国便可趁虚而入……功成之后,这封云国,就是江泰国的附属国,而你,就不再是广亲王,而是封云国的皇帝了!”

    东方广心向往之,大笑不止:“这一切,也是多亏了韦大人啊,哈哈!按照计划,十天之内,便可彻底开始执行大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