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七绝宗
    楚云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老楚的情绪很不稳定。

    “我……娘她,被修仙宗门带走了,到底怎么回事?”楚云端主动询问。

    楚弘望深深呼吸了几口,道:“那个宗门,叫做七绝宗。你娘她,当年就是七绝宗的弟子,姚若琳。她与我结合,乃是违背宗门规矩的,所以遭到七绝宗的抓捕。虽说她后来生下了你,但最后还是被七绝宗的人抓走了。”

    说完,他使劲握了握拳头,脸上满是后悔与痛苦。

    “若非我太过无能,怎会任凭你娘被带走?我也是在你娘被带走之后,才知道她并非寻常人。只是一切都晚了,我甚至根本不知道七绝宗在哪儿。更没有任何与一个修仙宗门叫板的资本。如果不是你娘始终守口如瓶,誓死也不说出我的信息,我恐怕早就被七绝宗的人杀了。”

    楚弘望越说越是激动,显然是永远也忘不了那段往事。

    “后来,你表现出了不俗的资质,我就时常幻想,你能走上修仙之路,能有资格接触到七绝宗,然后……再见见你娘。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我连她的生死都不知。”

    楚弘望的声音中,充满绝望与痛惜。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令楚云端都觉得有些心酸。

    想不到,老楚竟然有这种的经历。

    尽管,这事说起来实在是有些狗血……

    “七绝宗。”楚云端默默念叨了这三个字,隐隐觉得这个宗门的名字十分熟悉。

    楚弘望接着颤声道:“云端,不论今后我怎样,只有一件事想求你,如果有可能见到你娘,你去看看她……还好吗……”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修仙宗门,而且是七绝宗那样的宗门……就凭楚云端,又怎能了却这段遗憾呢?

    这时,楚云端却是十分郑重地道:“老楚,我答应你,一定会去见娘亲。而且,还会让你也见到她。”

    楚弘望的身子,猛然一颤。

    但他接下来又深深叹气:“你有这种心,我就满足了,至于那七绝宗,千万别去招惹。一切的前提是,你自己能好好活着。”

    “放心,我懂得分寸。在我有足够大底气之前,不可能跑去七绝宗送死。而且,我现在也根本就不知道人家的宗门在哪儿。”楚云端笑了笑。

    他的心里,实则很是严肃。

    七绝宗,已经想起来了。

    前世他虽然只是跟随师傅自由修行,但对于天下的各大修仙宗门,还是有所了解的。

    而七绝宗的宗门底蕴与实力,更是排在前列。

    须知,一位筑基高手放在世俗界,都会受到帝王的礼遇,可见修仙者的地位之高。

    而一个修仙宗门,再不济也有多名筑基高手,乃至金丹、元婴高手。那样的宗门,早已不再受到任何约束。

    当然,修仙者虽强,一般是不会干涉世俗世界的。

    天道有情,上苍给了修仙者强大的能力同时,还给了他们诸多限制。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假若修仙之人利用法术杀死凡人,必定会引来天劫。

    寻常的修仙者遭到天劫,下场只有魂飞魄散。

    这也是为什么,凝气高手在世俗界中就算得上顶尖。

    一旦筑基,谁不想去追求长生?比起世俗的财富和地位,仙道之路才更有价值。更何况,筑基高手空有一身修为法术,却不能杀人,留在世俗界中,甚至还不一定比凝气高手混得好。

    所以,这就造成了,同一片天空下,修仙者与世俗人泾渭分明,甚至修仙之人自成圈子,组成了一个隐世的“修仙界”。

    至于七绝宗,其地位之高,并不是令楚云端动容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他记得很清楚,师妹林月汐曾经就属于七绝宗。

    所以,楚云端才会更加坚定地给老楚一个承诺。

    自从林月汐杀死楚云端之后,他就始终师妹存在诸多疑『惑』。

    林月汐曾经出身于七绝宗,但不知为何被七绝宗住处宗门,后来被楚云端的师傅收留。

    所以,七绝宗,楚云端是一定要去一趟的。

    当然,这目前只是他的一个决定而已。现在要去七绝宗,如他所言,连找都找不到,想去送死都不行……

    楚弘望将自己埋藏了二十年的心事说出来,情绪反而稳定了许多。

    一个常年厮杀在战场上的人,竟是在此时流『露』出温和而关切的神『色』:“云端,这辈子能认识你娘,能看到你的成长,就算是被斩头,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老楚。”楚云端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我不是说了吗,你不会死的。五天之内,你必定能出来。”

    楚弘望见到儿子如此坚决自信,终于是认真地道:“我相信你。”

    父子二人刚说了几句话,罗老头就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喂,楚小子,该走了。”

    楚云端不再多言,冲着楚弘望点了点头:“我走了。”

    说完,正要离开之际。楚弘望才猛地一拍脑袋,低声道:“差点忘了……”

    楚云端发现对方一脸严肃,于是附耳过去。

    “那韦业,很可能是不是本人。昨天我见到的那个,不是我当年结识的韦业。韦业曾经耍过我的刀,手腕被割破一个大口子,伤疤一直都在。但是昨天我最后在他端茶的时候发现,伤疤不在。”

    听完这话,楚云端也是低声道:“我知道了,你安心在里面等着。”

    说完,他主动朝着罗老头走了过去。

    罗老头原本心里觉得楚弘望被关进天牢有点蹊跷,想要多询问几句,但一看到楚云端,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什么都不说,没好气地带着楚云端离开。

    …………

    离开天牢,楚云端终于感受到新鲜的空气,心情也是舒畅了许多。

    司马平在外等候多时,有些抱歉地道:“楚兄,我刚才闻着里面的味道有些反胃,就没和罗叔进去,他没为难你吧?”

    罗老头立马不高兴了:“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能在里面欺负一个后辈不成?”

    楚云端笑了笑,道:“多谢司马老弟关心了,不过你家的这马车夫,就算想为难我,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