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若有解药
    罗义虽然见多识广,但是对各种妖兽的认识远不及楚云端。

    他仔细寻思了一会土媾龙是什么东西,却没有一点儿印象。至于土媾龙的毒『液』,他更是不清楚功效为何。

    罗义想询问楚云端,却发现墙上的赵太监,脸『色』变得尤为异常。

    “这家伙怎么了?你的那个什么什么毒,到底是干什么的?”罗义惊疑不定。

    他看到赵太监的老脸突然变得通红,好像被火点着了一样。

    楚云端回道:“跟你说了,那是补『药』,超级大补呢。不过,补『药』如果过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这补『药』若是给正常男人服下,起码还有处发泄,但一个太监服了这么大补的东西,憋都能憋死……那种感觉,想必比各种刑法都让他难以忍受吧。”

    话刚说完,赵太监就发疯一样地挣扎起来,浑身那种怪异难忍的感觉,令他觉得自己要炸了一样。

    可是,明明这么难受,却又不是疼……赵太监反而更希望是疼,起码疼只要咬咬牙就挺过去了。

    但自从喝下那种奇怪的东西后,身体内仿佛有个巨大的火炉,又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浑身游『荡』。

    这种难受的感觉,却又没有一点办法可以发泄、缓解……

    罗义看到赵太监的表现,心里竟是生出一股凉意:这小子给赵太监喂的东西,有点厉害啊。赵太监先前被严刑『逼』供,都没像这样……

    之前的赵太监,看起来萎靡不振。可现在反而是浑身充满力量的样子,不断挣扎,满身通红。

    “啊、啊、吼……”

    赵太监不断发出难听的嚎叫,已然不能自控。

    “这『药』劲有点大啊……”楚云端自己都觉得渗得慌。

    赵太监充满血丝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扯着嗓子喊道:“你、你到底给我吃、吃了什么?!”

    “想知道吗?先前问你的几个问题,打算如实回答了吗?”楚云端道。

    赵太监使劲晃了晃脑袋,好似甩出一团热气,他咬牙切齿地道:“休、休想!”

    “好好,我不急,等会儿。”楚云端不慌不忙,拖过来两个石凳子,和罗义一块儿坐下。

    罗义有些忌惮地看了一眼楚云端,心道,谁若是惹到了这小子,算谁倒霉……

    虽说罗义无法体会赵太监的感受,但他只是看到、听到,都觉得心有余悸。

    楚云端坐下之后,就不再说话,一点都不急。

    赵太监浑身难受,仿佛万虫噬体,却又没有疼痛,只有那种难以言传的怪异之感,这种感觉,远比疼痛更可怕。

    赵太监不断挣扎,痛苦却一点儿都没有得以缓解。

    甚至,挣扎半晌,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力气十足,那种痛苦还越来越明显。

    终于,赵太监勉强发出一声连贯的声音:“我、我、我说,你、你给我解『药』,我、我就说……”

    这声音虽然不太清晰,但罗义还是听见了,他猛然站起,尚且不太敢相信:“你愿意招了?”

    “解、解『药』……”赵太监两只眼珠子死死瞪着楚云端。

    “早说不就好了,何须白白受这等罪?”楚云端一脸遗憾的样子,“放心,只要你说,我若有解『药』自然会给你的。”

    听到这话,赵太监终于如释重负一样,稍微舒了一口气。

    罗义抢着道:“你净身之前的儿子,是不是后来的赵瑞?”

    别的问题,已经无需多问,只要赵太监承认这点,其他的事情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赵太监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终于不堪重负,一字一顿地道:“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罗义深深呼吸一口,转而敬畏地看了一眼楚云端。

    想不到,竟然真的被他『逼』问出来了。而且,是用这种难以理解的手段。

    罗义『逼』问这么久,就是为了确定赵太监和赵瑞的关系。不然就算是有九成的把握,只要不是十成,后续的安排都不好做。

    赵太监承认之后,两眼死死盯着楚云端。

    楚云端没有一点儿反应。

    赵太监有种想吃人的冲动,尖声道:“解、解『药』……啊啊”

    罗义也很好奇地等着楚云端的回应,他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解『药』能解决如此奇怪的痛苦。

    谁料,楚云端却是一脸不明所以地样子:“解『药』?什么解『药』?”

    “噗——”

    这回,赵太监是真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当太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还是从未见过如此出尔反尔之人。

    “你、你、你!”赵太监口齿不清。

    “我、我、我,我什么我?”楚云端回道,“我刚才说了,我若有解『药』自然会给你,若有,懂吗?问题是,我没有解『药』,怎么给你?”

    赵太监的脑袋使劲向前一倾,再度吐血。

    就连罗义都怔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太监近乎癫狂,挣扎的幅度更猛。

    “楚小……统领啊,你没解『药』,他万一真的死了怎么办?”罗义终于不太放心地问道。

    “放心吧,死不掉,等补『药』的后劲慢慢过去吧。”楚云端道,“你如果不放心,弄点凉水浇浇他,能让他稍微舒服一点。”

    正当二人小声说话的时候,墙上的赵太监发出疯狂的尖吼。

    “啊啊、我儿子终将掌控这万里江山!你们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啊啊、老子也要成为人上之人,老子也要当皇帝过过瘾!”

    “后宫三千又如何,老子要三万……”

    罗义捂了捂耳朵,厌恶道:“这家伙疯了,吗的,真是变态,太监还想后宫三万。”

    说完,他也不打算给赵太监浇凉水了,直接拉着楚云端离开石室,最后死死将门封死。

    “老不死的东西,在里面叫唤吧。”罗义很不满地道。

    楚云端暗冒冷汗:“还以为你是真的好心呢……”

    罗义冷哼道:“死太监,竟然有这种野心,活该!你刚才怎么不多喂他点『药』呢?”

    楚云端:“……”

    罗义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接着道:“楚统领啊,方才临时把你叫来,没有与侯旭他们轮换,为了免得让他们不满,今天晚上维持宴会安全的事情,就由你去吧。”

    “宴会?”楚云端有些疑『惑』。

    “就是江泰国的那个皇子,他来到这里,陛下自然要为他接风洗尘、开办宴会。不管怎样,这关系到两国外交,表面工作得做足了。”罗义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