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宗玉的随从
    一场本该和谐愉快的宴会,最后平淡而无聊的结束,主要的几个人,都是各怀鬼胎。

    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宴会结束后纷纷散去。

    宗玉也是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回到自己的住处。

    东方皇帝为了招待他这个太子,算是大费周章,特也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宫殿,还派了不少个宫女伺候着。

    不过,宗玉却都将宫女们支得远远的,生怕这些人是皇帝派来监视自己的。

    这次来封云国,宗玉自己也带来不少侍卫。

    他的身份毕竟很高,来到异国自然需要高手保护。在这批侍卫之中,与他接触最近的那个随从,更是不一般。

    只有宗玉自己知道,这个随从的身份丝毫不低于自己!

    江泰国皇帝花费大量的财力,招募、供奉了几位真正的修仙者,而这次陪着宗玉来的人,就有一个出自这类人。

    真正的修仙者,在帝王眼里重于泰山。

    这样的人物,就算什么都不干,都是一种威慑。

    所以,一般的帝国皇族,都会不惜巨额代价,养活几名修仙者。太强的修仙者找不起,一般筑基高手还是能养得起几个的。

    而这次与宗玉同行的随从,正是一位筑基高手。

    宗玉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这位随从。

    先前去参与宴会,普通的随从并无资格进入迎宾殿。此时宗玉回来后,反而是对这位随从十分客气。

    “范老,久等了。”

    那个被他叫做范老的人,看似五六十岁,神『色』间没有一丝恭敬,反而充满倨傲之『色』。

    在外人面前,他只是太子爷的随从,范承。

    但私下里,他却是江泰国皇帝的贵宾,这次跟着宗玉来,一是为了保护,二也是为了确保计划正常执行。

    这个宗玉不过是暂时顶着个太子的名号,对江泰国皇帝的计划并不清楚,也不清楚把明月公主娶回去其实是别有用途。

    为了防止宗玉把事情办得不妥,范承才特意跟来。

    范承坐在茶桌边,指着对面道:“太子,请坐。”

    宗玉也不客套,坐下后接着道:“范老啊,这次我们恐怕不能一两日就赶回江泰国了。”

    宗玉丝毫没有在范承面前耍身份,而是真的十分敬重。

    他很清楚,修仙者在皇宫中的意义。

    尽管,修仙者其实几乎不会出手,但修仙者的威慑作用是必须的。

    随便举个例子,江泰国如果没有修仙者,皇帝说不定就被刺杀了。只要有修仙者震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江泰国若想刺杀封云国的皇帝,也是不可能的,修仙者,哪边皇帝的身边都有。

    所以,修仙者就算什么事都不用干,也绝不能没有。

    宗玉这次能有范承同行,还是很安心的。要不然,他还真怕自己这个傀儡太子有去无回。

    …………

    范承听到宗玉的话,有些不太高兴:“怎么说?”

    宗玉解释道:“方才在宴会上,东方明月大喊大闹,宁死也不去江泰国……”

    “哼,区区一个人间公主,有什么选择的权利?不过是帝王争权夺利的工具罢了。”范承冷哼一声,满是不屑。

    宗玉尴尬一笑,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工具?

    “那明月公主闹腾一番后,还当着我的面,直接与御林军的一名统领亲热,甚至当众亲吻那个男人。”宗玉继续道,语气中满是恨意。

    “放肆!”范承的脾气也是够暴躁,直接拍案而起,“你说的是真的?那个公主竟如此下贱?如此,简直是不把江泰国放在眼里!”

    “呵呵,这话还能有假?”宗玉同样一脸阴沉,“这事之后,东方皇帝也觉得脸上不太好看,所以要求多等几天,他好好劝说一下东方明月。”

    范承眉头一挑:“就是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要多耽误几天?当时陛下是怎么吩咐你的,能多快就多快,只要把东方明月带回来,管她愿不愿意?去了之后,不愿意也得愿意!”

    宗玉接着『露』出无奈之『色』,道:“那老皇帝又说七天后是公主她母后的忌日,非得拜祭完了再走。”

    “哼!”

    范承又是不爽地冷哼一声。

    事已至此,他知道不等到七天是不行的了。

    “七天,可不短啊。不过……还好,不至于耽误大事。”范承盘算了一会儿,嘀咕道。

    “如此一来,范老就要和我在帝国多待几天了。”宗玉一脸笑意。

    范承点了点头,没有多说,接着又突然问道:“对了,你刚才说,公主和御林军的统领亲热,那个统领,到底是何许人?”

    “都是些贱民而已,我怎么会知道。”提及此,宗玉又是一肚子火气,“别给老子逮住机会,若不然,铁定叫那个狗屁统领死无葬身之地。我的女人,岂是他能碰的?”

    范承看到宗玉如此愤怒,反而是玩味地笑了笑:“宗玉啊,仅凭你这一点脾气,就注定你不如你皇兄更能成事。”

    宗玉哑然失笑:“范老教训的是。”

    “不过么……”范承话锋一转,“东方明月毕竟以后是江泰国的人,就算是奴隶,也属于江泰国,区区一个封云国的御林军统领,既然碰过了她,总不能叫他好过,若是有机会,老夫不介意让他吃些苦头。”

    听到这话,宗玉眼神一亮:“多谢范老了,这样也算是出了我一口气啊。”

    范承抚了抚胡须,冷冷一笑。

    接下来这几天在皇宫内,反正也无事可做,只能是干等着,总得找点消遣。

    “不过话说回来,要教训那个小子,也不太方便啊,总不能在皇宫内打人。”宗玉想了想后,又有些失望。

    范承翻了翻白眼:“你傻啊,不会在外面教训他吗?在外面就算把人杀了都没事。”

    “御林军平常怎么会到外面呢……”宗玉十分茫然。

    范承深深叹气:“你这辈子,注定就只能当个皇子了。这点变通都不懂,接下来这几天,你在国都总得吃喝玩乐,既然要玩乐,打打猎玩玩行不?如果去打猎,问东方老皇帝借点人手行不?”

    “借一队御林军吧……不愧是范老,想得就是又远又深。”宗玉恍然,同时不忘拍一句马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