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迎战
    楚云端的话,并没有令宋杰太过在意。

    虽说青蛛军很厉害,但铁骨军未必就怕了他们。不过是初次交火,绝不能输了气势。

    而且,一对一的话,宋杰并不惧怕任何人。

    很快,宋杰就离开城楼,带着部下准备开门迎战。

    城楼上,楚弘望看着远处的青蛛军,不免忧虑地道:“云端,那个青蛛军的首领,是不是很厉害?”

    楚云端凝神正『色』道:“还记得韦业吗?”

    “什么?难道他就是韦业?”楚弘望十分震惊。

    “虽然变了一张脸,但我不会认错的。”楚云端语气确定。

    东方皇帝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许多:“贤侄这么一说,还真的有可能。在我们这边解决了赵瑞之前,国都内的叛军就被平定了,而韦业成功逃走。算算时间,这个家伙确实能赶到北疆。”

    “果真,这家伙就是青蛛军的老大啊。”楚弘望开始为宋杰担心起来。

    宋杰虽然实力不俗,但与巩玮相比,恐怕还是有所不及。

    如果换成铁骨军的老大,应该能和韦业抗衡。

    可是,东方皇帝这次把铁骨军的头领留在国都,协助罗义镇压叛『乱』了。

    仅凭宋杰,怕是要在巩玮手里吃大亏。

    眼下,无论城楼上的众人如何担心,都只能起到宋杰平安归来。

    因为宋杰已经带着五千铁骨军来到城外。

    “巩姓小儿,你宋爷爷来和你一战!”

    宋杰面无惧『色』,以牙还牙地冲着对方阵营大骂。

    “哈哈,东方老狗的手下也不全是鼠辈么。看在你这么有种的份上,留你全尸!”巩玮大笑,接着一拍马背。

    宋杰同样策马冲出。

    双方原本的距离就不到五里,两名将领骑马而出,自然是转眼间就接触到了一起。

    可不能小看这一场单打独斗。

    哪一边输了,就等于是出师不利。

    虽说两人的身后还有铁骨军和青蛛军,但这些士兵并没有行动。

    放冷箭,距离不够。放火炮,指不定炸死谁呢。

    所以,江泰国的大军都没有动。潘和十分耐心,同样是攻破城池,自然是损失越小越好。

    飞啸城内的人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将滚石、炮弹准备好,一旦对方真的到了『射』程之内,那时才会全力反击。而且,东方皇帝很清楚自己只需要拖住时间,等到浮云真人到来。

    正因此,巩玮主动要求叫阵,他还是派宋杰去迎战了。

    纵然宋杰不敌,那也能拖延不少时间。

    假若敌方百万大军真的大举攻城,那才更加麻烦。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但是,东方皇帝还是小看了青蛛军的老大。

    巩玮能当上老大,而且忍辱负重假装了这么多年“韦业”,岂能是一般人?

    宋杰起先和巩玮交锋的时候,还能打个难分难舍。

    但几十招过后,宋杰就明显有些气力不支。

    巩玮的狼牙棒,每一次锤击都好像千斤的巨石,几乎要能把宋杰的刀震碎。

    不但如此,巩玮在狼牙棒上凝聚的灵力,更是令宋杰苦不堪言。

    “哐锵——”

    巩玮的狼牙棒携带磅礴的灵力,在宋杰腰间横扫一圈。

    巩玮当初在韦业的家宅,可是将楚云端都偷袭致伤的。面对宋杰,他将凝气的修为发挥到极致,再凭借引以为傲的狼牙棒,几乎是压着宋杰在打。

    宋杰狠狠咬牙,面对那巨大的狼牙棒,只能快速将大刀竖在身前,以抵挡这一次重击。

    顿时,宋杰的双臂就被震得发麻,险些落马。

    “狗贼,受死!”

    宋杰怒急,竟是双腿猛然发力,从马背上跳了起来。

    他震开巩玮的狼牙棒后,同时猛踩马背,双手一齐握住刀柄,从高往下,借着这股子惯『性』,势不可挡地斩向宋杰。

    宋巩玮也是没有预料到巩玮如此拼命,当即收起狼牙棒,抬到头顶。

    若是被宋杰这一刀劈中了,就算是巩玮也会脑浆迸裂。

    这一刀,最后斩在了狼牙棒上。

    宋杰满脸通红,青筋暴起,随着一声响亮的“哐当”后,宋杰的战刀,竟是砰然崩碎!

    先前战刀因为多次和狼牙棒硬碰硬,其实早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此时这一刀发挥出了他全部的力量,反倒是令战刀彻底无法维持原样,直接断裂。

    巩玮的嘴角,咧起一个阴狠的弧度。单手抡着狼牙棒,毫不迟疑地砸向宋杰的脑袋。

    宋杰大惊失『色』,刚才那一刀虽然有些拼命,但如果刀不断,他大可以借着反震力飞退回马上。

    可因为战刀断裂,他的身体平恒大受影响,以至于正处在半空中的他很难第一时间撤开。

    若是被狼牙棒砸到,就算不是巩玮这样的高手砸的,也能让宋杰血溅当场!

    宋杰已经感受到了狼牙棒带来的风声。

    在狼牙棒砸过来的轨迹上,空气被震得呼啦作响,好像要被碾压得变形了一样。

    宋杰手中空剩下一个刀柄,只能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退回马背。

    但是,从他纵身跃起,义无反顾地出刀,再到面临一记致命攻击,其间的间隔实在是太短。

    他,如何能来得及避开?

    在巩玮眼中,宋杰已经是个死人了。

    后方的潘和,也是满意而佩服地笑了笑——不愧是青蛛军的首领,竟能以如此蛮猛而无敌的姿态斩杀敌军上将。

    潘和的嘴唇都已经动了,随时要下令,趁着宋杰出城的机会,攻进飞啸城。

    城楼上的许多封云国将士,早就为宋杰捏了一把汗。

    当宋杰在半空中无依无靠的时候,将士们都悲愤交加……难道真是天不助宋将军?居然在这个时候战刀被毁。

    只不过,他们没有留意到,楚云端的手上多了一张弓。

    巩玮的狼牙棒势不可挡地砸落之际,飞啸城的城楼上,一支利箭划破空气,一闪而过。

    下一刹,两边的所有大军只见到空气中闪过一点银光。

    噗——

    接着,巩玮坐下的战马就不受控制地摔倒。

    一支箭精准地『插』在马腿上。

    因为战马突然倒地,巩玮的这一棒,最后也是砸到了地上。

    宋杰顺势跳开,心有余悸地望着地上的大坑。

    这一棒,直接砸出一个大深坑,大坑附近的地面还充满裂缝……

    “哪里来的鼠辈,竟敢放冷箭?”巩玮暴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