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公平交易
    林月汐冰冷而无暇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点意外之『色』。

    不过,这种意外也是一闪而过罢了。

    “想不到,陈天师如此豪爽。”林月汐说道,“如此,就多谢陈天师了。”

    “师尊,那九命雪狐被你当作宝贝,你这么就不要了,对几位老朋友那边也不好交代吧?”斩月真人忍不住多嘴一句。

    陈天师不以为意,『摸』了『摸』左手上的扳指,凭空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这个扳指,显然就是他的空间法宝了。

    他一边将黑『色』小黑子打开,一边说道:“这盒子是金阳木制作的,所以妖丹放在里面七十年,其中的力量还没有丝毫损耗。”

    附近的人都好奇地探头看了看盒子中的事物。

    只见一个椭圆形的妖丹安静地躺在里面,妖丹呈九彩之『色』,而且不断散发着柔和的彩光,充满梦幻的『色』彩。

    陈天师毫不吝惜,主动将妖丹连同盒子放到林月汐手中。

    接着,他也很不客气地将林月汐拿来的报酬一扫而空,尽数收入扳指空间中。

    “多谢陈天师。”林月汐再次客气地道。

    陈天师颇为大度地笑了笑:“公平交易,何来笑之说?”

    “掌门人……”浮云真人也有些不太乐意了。

    因为先前林月汐的不礼之举,还有妖丹的珍贵『性』,所以他们都没想到掌门人会答应这次交易。

    陈天师耐着『性』子,说道:“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你们想问,为什么我会忍痛割爱是吧?”

    众人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妖丹虽然珍贵,对我也意义颇大,但只是死物一个。若能在林长老手中发挥作用,肯定好过当收藏品。”陈天师正『色』道,“而且……今日见到林长老后,老夫有种感觉,当今这仙凡大陆上,若是有人能成仙,必是林长老!”

    这话说得并不响亮,却犹如石破天惊。

    所有人都再次看了一眼林月汐。

    掌门人居然对此女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天下若再有人能成仙,必是此女!

    林月汐却是淡淡一笑,似乎并未放在心上。

    她这样的表现,反而让浮云真人他们觉得此女太过狂妄自负。

    “掌门人的话,未免是无稽之谈吧。”华英真人的语气中有些不屑。

    虽说这林月汐表现的天赋实在逆天,但这和成仙完全是两码子事。

    “天机难测,天机难测啊。”陈天师懒得再多言,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平地飞起,悠哉悠哉地朝着自己闭关处的山峰飞了过去。

    在场的亲传弟子,都十分向往而崇拜地望着陈天师,直到看不见。

    楚云端的心里,对这个陈天师,不免是多了几分敬佩与好奇。

    很快,众人就收回目光。

    赤火真人率先开口:“林长老说过此行有两件事,第一件已经解决,那第二件是何事?”

    因为林月汐的不礼貌行为,飞鹤宗几人此时的态度明显不如最初友善,只是表面上客气客气。

    “七绝宗最近在寻找一件丢失的法宝,但不知道法宝丢在何处。仙凡大陆太过辽阔,要找回法宝并不容易。前些天,我隐约感受到法宝就在飞鹤宗附近十万里内,从大荒之地到世俗世界,都寻觅过了,却依旧没有线索。”

    林月汐的话依旧是直入主题。

    她说话的时候,浮云真人的眉头微微皱起。楚云端亦是如此,师徒二人都联想到了天香城内有七绝宗弟子的事情。

    想必,就是七绝宗的人为了寻找那件法宝的线索,碰巧发现了慕萧萧。

    “而飞鹤宗在这十万里内,算是最杰出的宗门,这个范围内发生的事情应该都能知道。我就是想打听一下,有没有哪位长老、或是宗门内的弟子,见到过一些异象?”林月汐接着道。

    “异象?什么样的异象?”华映真人问道。

    林月汐略微思索一二,说道:“比如天空突然出现怪异的云朵形态;比如某一处的天地灵气流动无故反常、或是急剧汇集于某一点;又比如某处突然出现奇怪的法力化身、或是巨大的虚幻影像……”

    林月汐难得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不过诸位长老却满头雾水。

    “这些异象,我们并没有见过。”浮云真人很确定地答道。

    接着,几位长老又问问身边的弟子:“你们有印象吗?”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

    楚云端同样说了一声没有,可他的回答却有些心不在焉,而且心情很不平静。

    林月汐说的那些异象中,祥云什么的,他并未见过。然而,化身、虚影这样的字眼,却令楚云端心头难安。

    这一切,完全就和他筑基时候引来的情形相符!

    楚云端更知道,自己筑基会出现这些反常的情形,肯定是因为体内比一般人多了个太虚仙府。

    那么,林月汐要寻找的法宝,难道就是……太虚仙府?!

    自从重生之后,楚云端第一次感受到强烈的生命威胁。

    他隐隐捕捉到了自己被杀的原因,可是疑团好像又变得更多了。

    飞鹤宗的几位长老和林月汐还在说着什么,楚云端却无心再去关注,而是在心底呼唤老虚。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老虚的沉默,令楚云端更加不安。

    以现在林月汐的修为,如果真的是在寻找太虚仙府,如果知道仙府就在楚云端体内,那么楚云端毫不怀疑——自己会比前世死得更惨。

    “既如此,今日多有叨扰贵宗了。”

    一番谈话后,林月汐打算离开。飞鹤宗的几名长老也没有留人的意思。

    不顾,临行之前,浮云真人却突然变得气势十足,大声道:“等一下,林长老先别忙。既然你们七绝宗今天来了,正好我也有件事要向你讨教一下。”

    “真人但说无妨。”林月汐停下脚步,淡淡道。

    “老夫有个小弟子,楚云端,最近他的结发妻子,被你们七绝宗的人强行掳走、并且被『逼』迫加入七绝宗。这事,林长老不觉得需要给当事人一个交代吗?”浮云真人咄咄『逼』人地道。

    “你是说……楚云端的妻子?”林月汐的美眸中,闪过一丝狐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