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狂妄的回应
    在宗龙的挑衅之语说出后,楚云端连转身都没转,只是很平静地丢下一句:“宗门大比,我原本就打算参加的。至于你,如果想在大比上碰上我,那么我给你一个建议——在大比之前,不要再来挑衅我的底线,不然,你并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这话,令在场所有的人都被惊得不轻。

    那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宗龙若是继续挑衅楚云端,根本就不能活到大比的时候。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他,居然如此狂妄。

    这样的话,分明是从一个新来的亲传弟子口中说出来的,却令很多人心生寒意。

    区区筑基,为何气场如此骇人?

    就连宗龙都不禁心头咯噔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阴森地道:“那我到要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和嘴一样厉害,哼!”

    楚云端淡定离开,魏良和杨珊略显无奈,也是一起走了。

    离开人群后,魏良深深叹了一口气:“师弟啊,你刚才的那些话,可谓是把宗龙给惹急了。”

    “就算我不惹急了他,他该怎么对付我还会怎么对付的。师兄师姐恐怕还不知道,前些日子动用修仙者参与世俗战争的王国,就是宗龙的故国,而那次丑事之所以会失败,算是因为我。”楚云端顺便解释道。

    “原来如此。”魏良恍然,“这个人,也实在是小心眼。”

    “不论怎样,事已至此,师弟今后还是小心一点吧。他毕竟在宗门内修炼了近三年,修为和法术,都比师弟要高许多。上次的比斗飞剑,并不能说明什么。”杨珊好意提醒。

    “师姐放心,我不会鲁莽的。但是宗龙这样的人,不能一味忍让,否则只会变本加厉。”楚云端心中温暖。

    师姐虽然表面清冷,但心肠确实不错。

    能有这样的师兄师姐,楚云端很庆幸自己来到了飞鹤宗。尽管,其中也有宗龙这样讨厌的人物。

    但那只是跳梁小丑而已,若是蹦达太欢,无非一掌拍死罢了。

    当然,杨珊和魏良并不了解楚云端的自信,反而是十分担心之后的宗门大比。

    “师弟,三个月后的宗门大比,你是一定会参加的对吧?”魏良再次确认道。

    楚云端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师兄提醒你一句,三个月的时间一定要抓紧,否则,那个宗龙绝不会对你留情的。”魏良凝重地道,“至于最终的排名,大可不必纠结,你入门不足一年就敢参与大比,就这种勇气都很难得了。”

    “我明白,三个月后,我也会给师兄师姐一个惊喜。”楚云端笑了笑,又问道,“对了,魏师兄,以往的宗门大比,弟子的水平大概如何?”

    魏良一拍脑门,道:“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大比虽然是三类弟子都能参加,但还是有一些细节要求的,每年都是如此……”

    经过魏良的解释,楚云端就很清楚大比的参与条件了。

    外门、内门、亲传弟子,分开进行比试。

    但,入宗十年以上、年龄超过五十岁的外门和内门弟子,并没有参与资格。

    入宗五年以上、年龄超过三十岁的亲传弟子,同样不可参与。

    这样的规则,大大避免了参赛弟子修为相差过大,造成不公平现象。

    举个简单例子,一个在宗门内修炼了十年的亲传弟子,和一个初来乍到的亲传弟子,在一起比试,不论比试内容是什么,都肯定是新弟子吃亏。

    仅限入宗五年,这就限制了很多资历较老的弟子。

    算起来,每一个亲传弟子,最多就能参与五次宗门大比。所以,这种机会还是很难得的。

    就拿浮云真人的大弟子来说,他就早已没有资格参与这种大比了。

    楚云端得知了这些后,不免又产生了一个疑『惑』:“亲传弟子虽然数量不多,但总会慢慢增加,那么几十年前、乃至上百年前的亲传弟子,如今都在何处?”

    杨珊有些心驰神往地道:“师弟还不知道,亲传弟子,有资格跟随长老的时间,最多只有二十年。二十年内,长老能教的也都教光了。也就是说,二十年之后,师弟就不能在浮云峰上待着了。”

    “但,能修炼二十年的亲传弟子,大多成就不菲,最有名的就是斩月真人,从亲传弟子一跃成为九峰长老之一。”

    “一部分修行到期的亲传弟子,会选择留在飞鹤宗内扎根,虽然当不上长老,但仍旧可以谋得一些美差。不过,宗门的职位毕竟有限,所以还有一部分人,会去外面历练、寻找机缘,甚至是开宗立派。不论如何,这些弟子,永远都属于飞鹤宗的一部分。”

    “另外,不乏部分弟子在修仙路上遭遇不测,这种事在所难免,而且英年早逝的弟子并不少。”

    说到后面,杨珊的神『色』有些怅然。修仙路上,不论是老死、还是遭受劫难而死,中途死亡的人数不胜数。

    最终能不断坚持下去,在雷劫中活下来的,又能有几人?

    一时间,楚云端得知亲传弟子的各种归宿后,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他自己二十年后,又会走上何种道路?

    一番简单的议论后,三人正好来到了授课殿附近。

    今天的授课殿,由斩月真人授课。

    因为授课殿并不是每天都有长老来授课,所以每当长老出现的时候,授课殿内外都会比较热闹。

    楚云端望了望授课殿,略微想了想,最后还是不打算进去。

    虽说长老授课的机会对弟子来说十分难得,但实际上大部分能交给弟子的东西,楚云端都有所了解。

    最近几天,正是他修炼流虹剑阵的关键时候,这个授课殿,不去也罢。

    “师弟,难道不打算去听听斩月真人的授课吗?”魏良看出了楚云端的意思,不禁问道。

    “最近正在修炼一门剑阵,暂时就不去了吧。”楚云端道。

    魏良心说,我这师弟也是够随『性』的,人家新来的弟子,都是一次不缺席,他居然第二次授课就不去了。

    杨珊则是出言提醒道:“倘若师弟要修炼剑阵、剑术,那么斩月真人的授课,就更要去听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