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5 章
    郁亭还在昏迷的时候,白朴宁接到了顾骁驹的电话:“郁亭没事吧?”

    白朴宁将情况汇报给他以后,问:“郁亭这个情况是……”

    “突发情况,塔内有登记的十八岁以下的哨兵全部受到了影响,我们正在统计具体受影响情况,没什么事我先挂电话了啊。”

    顾骁驹挂了电话,白朴宁才确定不是郁亭和邵灼打了一架才变成这样。

    “唔……嘶……”郁亭醒过来了,“怎么回事?”

    “你在家门口被人敲了闷棍。”白朴宁说。

    郁亭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怎么可能!”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又说:“这不是宿舍吗?”

    白朴宁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总算还没傻,那你怎么不记得遇到突发精神乱流的时候要怎么处理?喊我名字有用吗?”

    “我刚好在宿舍门口啊……”郁亭有些委屈。

    白朴宁又批评他:“你还记得这种情况下的优先处理方式是什么吗?是大喊‘救命’?”

    “发生五感瞬间敏感等可能引发精神乱流的现象时,应当按这个东西……”郁亭指了指袖口的徽章。

    “是报警器,可以帮助塔迅速定位你,同时向周围的向导发出求救信号。”白朴宁纠正。

    “一样的……”他小声嘀咕。

    “不一样,今天这件事不过是刚好发生在宿舍门口,所以被提前控制住了,如果在街上怎么办?你知道一个失控的哨兵对于社会有多大的危害吗?”

    郁亭垂下脑袋:“嗯。”

    “你是不是快要进行规范考试了?把你课本拿过来,我抽查你背诵。”白朴宁说道。

    如果是之前的郁亭大概会听话,但是他和白朴宁熟悉以后表现直接了许多:“不要。”

    “你最近很嚣张啊?”白朴宁也觉察了这一点,“你害怕自己上课睡觉的事情暴露?”

    郁亭瞬间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那天是你在监视我!”他立刻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不是重点,你的学习态度才是问题。”白朴宁心想你要是和同学说话也这么大声就好了。

    “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关心我的学习态度?”郁亭问。

    白朴宁一时语塞,没过脑子就把话抖了出来:“你的学期成绩考核也决定了我的实习考核最终得分,我有义务……”

    “你没有义务,我有义务不让你的考核成绩太糟糕,”郁亭打断了他,“我答应过不给你添麻烦的,对不起,我会改正。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不及格的。”

    白朴宁无奈地问:“除了理论成绩之外,你的人际关系包括情商测试也是塔要求考核的一部分……你在学校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郁亭一顿:“都是同学。”

    “没有比较熟的同学吗?”白朴宁问。

    “同学就是同学,朋友就是朋友,比较熟的同学算哪个部分?熟人吗?那和同学是一样的。如果你指的是朋友,目前学校里没有这种模式的人。”郁亭皱着眉头问。

    白朴宁问他:“模式?”

    “相处模式,不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吗?”郁亭说。

    “你对我采取的是什么相处模式?”白朴宁很好奇。

    郁亭没有马上回答,目光里似乎有几分谴责和不满,仿佛在问他:你自己不知道吗?

    白朴宁有些莫名。

    最终,郁亭措辞很久后吐出两个字:“一个……”

    “一个?”白朴宁没听清。

    “年纪就比我大一点但是既健忘又啰嗦的室友。”郁亭一口气说完。

    白朴宁被他逗笑了,郁亭反而不高兴得更加明显:“反正学校的事我可以处理好,请你不要过分关心我的私生活。”丢下这句话他径直回了房间。

    白朴宁知道,是自己的过度干涉导致了对方的不快,但这份不快中似乎也夹杂着别的情绪。

    郁亭问他为什么关心自己,他回答是因为事关自己的毕业考核,这不是说谎。可是,明明不必那样做,自己也可以平稳毕业,多管闲事也不是自己的风格……

    随着郁亭的出现,他遇到了越来越多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大概是郁亭的精神体太酷炫了,白朴宁捂着眼睛倒在沙发上。

    郁亭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他的负面情绪久违地开始波动,像动物一样被观察的耻辱感和不安全感又冒了出来,只有黑暗的包裹能为他提供一分平静。

    没事的,没事的,这件事和白朴宁没关系,郁亭拼命暗示自己,他怕自己忍不住受情绪控制出去揍白朴宁一拳。

    “郁亭,一般人不会因为和朋友闹了矛盾就打人的。你打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和你做朋友了。”九岁的时候,郁冬宜这样和他说,然后带着他向嘲笑他没有爸爸的小朋友们道歉。

    不能随便打人,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还有骄傲的郁冬宜向别人低头的样子,郁亭全部牢牢记住了。在他的心里,妈妈是完美的,为了母亲不再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受到指责,郁亭决定做一个正常的好孩子。不过郁冬宜没有告诉他怎样才是“一般的朋友相处”,他绞尽脑汁从自己见过的相处方式当中总结了几种模式,交给郁冬宜看。

    郁冬宜读了很久郁亭的心血结晶,最后提笔帮他修改了一些地方,摸着他的脑袋说:“有时候,很多东西并不能这样简单地按照规矩来的。”

    郁亭并没有机会明白郁冬宜的意思,可能是因为父母都是哨兵,郁亭注定是一名哨兵,他比同龄人更加早熟一些,对于和小朋友一起到处疯跑没有兴趣。他们搬家的频率也并不足以保证郁亭人际关系的长久维系,最后郁亭连学校都不去了,天天在家里上网课,除此之外就是看书,可惜的是对于技术知识的热衷使他很少接触文学类作品。所以进入塔以后,他一直担心自己无法融入塔的环境,导致父母的名誉因自己而受损。除了在白朴宁身边的时候,他尽量避免和他人的交流,白朴宁总是让他和陌生人说话,他又不能拒绝。说实话,他很少有和“人”交流的兴趣,思考话题与话题的衔接很麻烦,要是冷场了更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喜欢倾诉,对着自己的枕头、家里的墙壁、旋转的电风扇还有被自己烦得缩成球的精神体,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即使忽然一言不发也没关系。

    不主动说话别人就不会和自己搭话,降低存在感就不会遇到麻烦事,把自己摆在弱势的地位就能获得别人的善意。郁亭牢牢地遵守着自己的规则,在人群中收敛着自己的羽翼。

    但是白朴宁带来的安全感让他忘乎所以了,应该是匹配度比较高的原因,自己对他没有及时防备,郁亭自我检讨,白朴宁这个人很有问题,看似又懒又没有上进心,甘于平凡,可是在带着自己到处参观的时候,大部分的人他居然都能叫出名字甚至聊上两句。郁亭的直觉这样告诉他,这个人的漫无目的是为了掩饰他真正的目的,所以他的行为存在矛盾。

    我不应该在意他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他要做什么危险的事,自然有人会管,轮不到我来烦恼,我得疏远他,郁亭这样想。

    但是,我……

    “啊!”郁亭想事情出了神,白朴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间,戳了他一下。郁亭被吓得从床上跳了下来,把白朴宁撞翻在地,他居高临下地掐着白朴宁的脖子说:“我果然还是很想揍你。”

    “啊?”白朴宁不明所以。

    结果在郁亭下定决心要疏远白朴宁的第二天,他就不得不和白朴宁见面了。

    新生实战指导项目是学校为毕业生在选择毕业项目时提供的固定项目之一,白朴宁跟着队伍来到新生集合点,在队伍后面偷偷刷着塔的新闻,塔对于昨晚十八岁以下哨兵突发精神乱流事件出了一条解释通告,将其归结于研究所新型研究设备出现故障,所以未成年哨兵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好在事态及时得到控制……

    白朴宁关掉了网页,抬头一看,一眼就发现了同样呆在新生队列后面的郁亭。郁亭没有发现他,因为他正盯着自己的袖扣碎碎念着什么。白朴宁已经知道这是他的习惯,趁着课程快要开始,走到郁亭旁边说道:“这位同学,请你不要窃窃私语。”

    郁亭正沉迷于自己的世界里,突如其来的一句略带指责的话令他下意识地垂下脑袋,瞥见了来人右手旁的红色徽章:“啊!对不起,学长!”

    “你认识白学长吗?”站在郁亭前面的是那个经常和郁亭组队的男同学林川海,白朴宁作为学长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郁亭也是个没有特质的人,白朴宁专门来找郁亭的碴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啊?”郁亭茫然地抬头。

    林川海看他一如既往呆呆的样子,知道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欺负了,摇摇头,转回了脑袋,没有注意到郁亭瞬间变得犀利的眼神。

    两记眼刀告诉白朴宁郁亭终于注意到他了,他没有在意,按照流程进行了自我介绍。

    .

    “钥匙被盗了,下一步怎么办?”蔺别请示邵灼。

    邵灼把蔺别带来的几份审问记录和现场资料看完,揉着太阳穴:“应该是a市那个新锐哨兵的手笔,那个人确实很优秀。配合的向导也不错,要是这些人才都在我手下就好了。”

    机密文件被盗,他还有闲心评价盗窃者的能力水平,可不是因为他心大。事实上,塔的总部每隔三年就会针对各个分部举办一次内部演习考核,随机挑选两个分部进行卧底与反间谍实战训练。如果卧底方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了任务,那么另一方就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削减今年的任务补贴,而胜利方在本年度将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

    “上次我们出击的演习可是对方赢了,这次别再输了。”蔺别提醒。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邵灼严厉地批评了他的态度,“什么叫我们输了,顾骁驹不是把东西带回来了吗。”

    “齐思没有‘完整地’回来,官方算平手,但是失去了一个a级哨兵,对我们而言,就是失败。”蔺别说。

    邵灼摇头:“他是为了顾骁驹……不提也罢,b市离a市比较近,如果顾骁驹和顾跃鲤完成了任务,就让他们去支援。”

    “好。”蔺别答应。

    “你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得意门生触景伤情。”

    蔺别苦笑道:“当时的情况太复杂,三方火并,齐思的身体不知所踪,我们的人不方便在a市进行大规模搜索,骁驹一直不甘心,打了好几次调查申请都被驳回,你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去a市,他高兴还来不及。”

    作者有话要说:

    林川海同学的助人为乐日记本:

    班上转来了一位新同学,个子不高,呆呆的,本来以为他会需要我的帮助,没想到妹子们有意无意就喜欢调戏他,询问了女同学a,表示此人很有“弟弟气质”。啧,选对路线的人生赢家。

    设定解释:卧底演习

    有赖于总部防不胜防的演习制度,各分部纷纷形成了完整的反间谍机制,虽然卧底方一开始掌握了出击的主动权,但是卧底方出动的瞬间,另一方就会迅速反应,导致卧底任务更加艰巨。这种情况下,双方上级负责总指挥,由临近毕业或毕业不久的上岗新人,既可以考验双方的战术能力,也能够考察双方新人的能力。

    演习的细节对非行动成员必须保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