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2 章
    另一边,a市的卧底也在进行自己的计划。

    他向同伙发出了加密信息:已放出一半的“饵”,钓出双顾。

    “不出所料,替罪羊被捉,为寻你我,对方会让他带‘饵’钓鱼,伺机夺回目标。”同伙回复。

    他皱眉,如果可以,他不会选择和这个人搭档,同伙总给他一种游离组织的感觉:上级无命令,勿妄动。

    “时间来不及,想完全获胜,必须兵行险招。”同伙回复。

    我们受监视,等待上级指示。他发出消息,同伙没有再回复。

    他站在窗边,和他住一间的室友在洗澡,他摸了摸被小心藏起来的另一半钥匙,确定安全后才慢慢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不知道是不是邵灼故意而为之,钥匙被分为两部分,一半是个方型底座,和武器盒的锁孔尺寸匹配,正中有个usb接口,另一半自然就是u盘了。由于u盘和usb接口都不是普通标准制式,刚刚得到钥匙的时候,一般电脑不能读取u盘信息,他不得不将二者组合,让同伙进行密码破解。同伙的黑客技术居然很快就破解了总部的密码,他们确定钥匙是真的以后,马上就打算转移。

    可是邵灼早就戒严了各个车站,他们只能通过毕业项目离开s市。不仅如此,更大的问题是,钥匙组合在一起后,开始了倒计时显示,同伙检测发现底座里有一个微型炸.弹,必须将二者分开保存,否则24小时内钥匙的自毁系统就会启动。在安全室里还好说,房子是特制的,可以屏蔽高强度信号。一旦要离开房间移动钥匙,他们就必须动用最高规格的信号屏蔽装置。他们事先没有料到钥匙有两部分,一般而言,在这个便捷理念盛行的年代,也不会有人故意用这么大的东西作钥匙。因此,他们事先准备用来屏蔽信号的高强度匣子只有一个,大小也刚好只能装进一个方块底座。如果临时置办或者窃取一个新的匣子,无异于把自己暴露在邵灼的眼睛底下。

    他本来以为最困难的任务就是偷出钥匙,没想到运输也是个大问题。好在同伙擅长信号科学,在有限时间内制作了一个小型屏蔽装置,虽然有效时间不长,也足以支撑一段时间。

    向上级请示后,上级命令他们拷贝出u盘的资料,扫描了一份u盘的外型,准备制作一个假u盘。上级认为,既然u盘迟早会暴露,不如暴露得更有价值,将对方的视线转移到别人身上,为我方争取更多行动自由,同时还可以钓出对方的行动执行人,伺机用假u盘替换真u盘。

    理想总是很美好,但现实的不可理喻总是令他头疼,尤其是在他看到昨天刚刚被带走的郁亭和白朴宁出现在队列里的时候。

    许多年之后,面对我的孙子们,我的孩子们将会想起,他们的父亲年轻时候的英勇故事。郁亭揣着挂坠一样的u盘,心中不免有几分激动,下意识地套用了一本他只看了一点点就头昏脑胀的长篇的开头,为自己的自传写下了充满拙劣的模仿痕迹的第一句话。虽然后来他是这么说的:“我当时真的是被骗了。”

    顾跃鲤让他带着处理过的u盘回到队伍里,最好时不时把u盘“不小心”掉出口袋,让别人发现他拿着这个烫手山芋。

    他回去的时候,李茹和林川海正在给他们俩分配的标间里密谋着什么。

    “郁亭夜不归宿啊!”林川海着急地说,“下午就要训练了!”

    李茹劝他:“你别急,说不定他是在白学长那儿。”

    “我找了啊,老师说白学长也有事不在,房卡都没拿。”林川海说,“一个个的不知道去哪里混了。”

    “他们俩,同时不在……”李茹想到了什么,惊讶地捂着嘴。

    “嗯?”郁亭背着行李走进房间,他正试图假装疲惫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你这孩子跑哪里去了!电话号码给我留一个!”林川海指责道。

    李茹问他:“你昨天晚上和白学长在一起吗?”

    “嗯嗯。”郁亭含糊地承认了,老师那边顾跃鲤通过气了,但是同学之间可能有卧底,为了避免暴露,他们的对外说辞就是找不到大部队在外面凑合了一晚。

    李茹的眼神总是有瞬间的尖锐,她扫视了郁亭的全身问:“就这样吗?”

    “是啊。”郁亭迷茫地挠挠头,不明白她的意思。他打算把行李包放到椅子上,屁股不小心磕到了茶几一角,他捂着屁股上的淤青小声叫唤了一句。

    “啧。”他听到李茹咋舌,看过去的时候,李茹脸上又是一副温和的笑容。

    郁亭瞄准下午吃饭的时候,准备把u盘“不小心掉出口袋”一次。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即使顾骁驹再三保证这个营地都是他们的人,他还是有些紧张。

    “哎呀!咳咳咳咳!”一口气还没呼出,身后的林川海被打菜的人流挤了过来,不小心撞了他一下,u盘也掉到了地上。

    郁亭忙着顺气,没有注意到自己一下子成了瞩目的焦点。

    “哎哟郁亭,你没事吧?那边那个u盘是你的不?”林川海急忙问。

    没事,多亏了你,现在他们都知道这玩意儿是我的了。

    郁亭摆摆手,想捡起远处的u盘,不料孟桐故意把它踢远了:“不好意思,脚滑了一下下。”

    郁亭忍住白眼,急忙去找u盘,结果完全没看见它的踪影。他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当机了,脑子里回响着顾骁驹对他殷切的叮嘱:“我们没想到u盘会回到我们手上,现在也没时间准备个新的了,只有这个唯一正版,你千万、千万、千万不能弄丢了啊。”

    千万、千万、千万不能弄丢了啊。

    千万。

    千万。

    千万不能。

    弄丢了啊。

    完了。

    “这个是你的东西吗?”有个温柔的女声唤回了他的心神。他定睛一看,是个长头发的学姐,掌心正躺着u盘。

    “是、是的,谢谢学姐。”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仿佛在梦里一般,死死盯着u盘,飘飘然地说。

    那女孩偏了偏脑袋:“学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什么?”郁亭愣了。

    “你这小子,盯着菱真学姐看那么久,太没礼貌了吧!”林川海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学姐对不起啊,他平常没怎么和女孩子说过话,有点冒失。”

    张菱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没事,东西要拿好,这里人这么多,丢了就找不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郁亭呆呆地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脑海里确实没有一点印象。

    “人都走了你还看啊,啧啧,小宅男。”林川海嘲笑他。

    郁亭不和他一般见识:“这个学姐上次训练没看见啊。”

    “这个不是带我们的学姐,是另一个项目的,也来a市,和我们住一个地方。”林川海侃侃而谈,“张菱真学姐可是公认的三年级女神,据说有可能是s级的向导,知书达礼,秀外慧中,大家闺秀……”

    他还想夸,被郁亭打住:“没菜了,还不快去抢。”

    这样一名优秀的向导怎么会认识自己呢?郁亭百思不得其解,转头就忘了这件事,被林川海拉去抢饭了。

    按照顾骁驹的嘱咐,他又在许多不同的场合表演了小剧场,林川海为此嘲笑了他好几次。晚上回宿舍时,李茹又来找他们讨论明天正式训练的事。

    “老师这次会带我们去a市最大的训练场,引进了最新的vr设备,可以体验一下在海洋里战斗的感觉,那些小鱼会在你身边游来游去的。”李茹喜欢浪漫。

    林川海则偏好刺激的:“听说有火山模式,要在岩浆之间跳来跳去。”

    李茹想了想那个场景,为难地说:“那可能要麻烦你们扛着我走了,我的体能估计要拖后腿。”

    “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缺陷,我们两个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也要靠你梳理了,正是因为我们集合在一起才是强大的集体,所以我们的队伍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林川海握拳,发表了壮志豪言。

    “郁亭和林川海在吗?查寝。”有人敲门。

    “在在在。”林川海跳下床,光着脚蹦去开门了。

    郁亭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忘记放在哪个口袋,赶紧到处掏,不小心又把u盘带了出来。

    “噗,我说,你是不是练了一天专门锻炼这个丢u盘技能啊?”林川海一边开门一边笑,门外的施绪也好奇地探头进来。

    “李茹也在啊,你们小组感情很好嘛。”施绪走了进来,为他身后的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室友,杨鸣,怕我走夜路遇到危险陪我查寝来的。”

    “去你的。”杨鸣作势要踹他。

    李茹看见施绪马上站好了:“学长好!”

    “你好~”杨鸣笑眯眯地回应,“小组合作好啊,提前认识同学,以后工作也要合作的。想当年,我和这位施绪大帅哥,还有陈晨大美人儿组队,全程抱大腿划水,真是美滋滋。”

    见他又开始满嘴跑火车,施绪扯了扯嘴角,小声说:“你小心陈晨知道了弄死你。”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他恐怕都忘了我是谁了,知道了也懒得看我一眼。”杨鸣压低声音说。

    另一边郁亭忙着捡u盘,手机铃声坚持不懈地响了老半天才停下。“郁亭,你昨天没回来,这几天可是重点观察对象,记得别再到处跑了,小心又迷路。”施绪特别叮嘱了他。

    郁亭拼命点头。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施绪帮他们带上了门。

    “郁亭,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施绪的话提醒了李茹,她一直想问清楚郁亭和白朴宁的关系,“可能是我多管闲事吧,但是毕竟我们都是未成年人……”

    话说一半,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白朴宁打不通郁亭的电话,准备到他的房间找他,他走上三楼的最后一级台阶,杨鸣和施绪正从另一侧下楼,杨鸣远远地看见他,冲他挥挥手,白朴宁点点头,也算打了个招呼。

    他敲了敲郁亭的宿舍门,林川海的大嗓门说:“怎么学长又来啦,郁亭!到你去开门了!”

    郁亭打开门,看到是白朴宁,下意识向前一步,把他挤了出去,反手关上门。

    “怎么了?”他低声问。

    “咦?郁亭表哥又来找他啊?”林川海看见了白朴宁。

    “表、表哥?”李茹惊讶地问。

    林川海不奇怪她的反应:“我当时也吓了一跳,他们俩长得完全不像,大概是远方表亲吧。”

    “原来是这样啊,”李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好……”

    是我脑洞太大了,最近还是少看些吧……李茹惭愧地想。

    林川海看她的反应,心里觉得有点好笑,脸上却也没流露出什么,还是一副没心没肺傻乐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谜之小剧场:卧底同学的清晨

    卧底同学在闹钟响起的第一秒就睁开了双眼,他拿出反派必备的涂黑膏,将自己从头到脚抹黑,然后穿上无法分辨男女的紧身黑色皮衣。一切准备就绪后,他终于可以出场了。

    “喂,这不就是名侦探x南里的犯罪嫌疑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