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4 章
    郁亭他们来到了vr训练场,戴上vr眼镜,空旷的场地瞬间变成了一片森林,郁亭甚至能摸到树叶。

    “训练设备结合了vr技术和精神影响技术,你们现在感觉到风在吹,是因为你们的大脑接受了虚假的皮肤的触感,换句话说就是幻觉的基础应用。我们以后也要引进这种设备,现在让你们提前适应一下。”老师指导他们进行操作,“好了,现在你们可以摘掉抑制器了,尽可能地释放自己的五感吧,你们自由了。”

    说完这句话,老师和三年级学生都进入了观摩室,训练场里只留下了新生们。郁亭脱掉了左手的腕环,戴着它时间久了竟然还有点不习惯。眼前的树丛遮挡着他的视线,但是他的听觉和嗅觉帮他确定了有人在接近他。

    “林川海?”他谨慎地问了一句,“唔……!”

    对方迅速制住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使他陷入了昏迷。

    必须把郁亭带走再抢u盘,同伙千叮咛万嘱咐,否则u盘丢了他们都会被立即控制起来,脱身将十分困难,绑走郁亭可以让对方投鼠忌器。

    这小子真沉,卧底很轻松地从郁亭的包里拿到了u盘,这孩子居然用铅笔盒装这么贵重的东西,接下来就把他扔到随便哪个仓库里好了。卧底不知道,他打开铅笔盒的瞬间,齐想已经收到了信号。

    “郁亭怎么又把屏蔽装置扔了。”齐想忙着吃盒饭,没有在意。

    “齐想,快点定位u盘!”顾跃鲤风风火火地推开门,“郁亭被带走了!”

    “人是从黑暗中诞生的,神为我们带来了光明。”狂热的信徒在传教,“因为人类的狂妄,神对人类失望了,但是他为我们留下了神之子,神之子将导正人类前进的道路。”站在信徒身边的孩子一脸漠然。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神之子”身上照着一束光。小小的郁亭躲在谁的身后,悄悄看着他,他的精神体长着弯曲的角和蛇的尾巴。

    他看到我了!郁亭吓得缩回了谁的背后。

    黑暗……

    郁亭睁开眼睛,黑暗是他唯一的感觉,抑制器已经取走,他的五感不再受到限制,在这个地方,没有烦人的声音,黑暗也保护了他的视角,要不是寒冷的感觉以及稻草混杂泥土的气味太强烈,他几乎以为这里的时间静止了。

    这里应该是个远郊的仓库。

    “嘿,小朋友。”郁亭听到了声音。

    不,没有人说话,是幻听?

    “别害怕,让我看看你,你是个幸运儿,神之子选中了你。”

    没有人在说话,没有人在说话,没有人在说话。

    没有人在没有人在没有人在没有人在没有人在没有人在。

    “啊啊啊啊啊啊!”郁亭陷入了现实的梦魇之中,迷你龙从他的精神图景中钻出来,咆哮着。

    “我们的怀疑对象都在哪里?”邵灼和蔺别在开紧急会议,陈晨通过视讯联系上了a市行动组。

    “杨鸣不见了,郑宏小组的其他人都在一起,白朴宁也在训练场。”顾跃鲤和顾骁驹去了现场,由齐想进行报告,“我们的追踪器最开始发出信号的时间太短,无法定位,之前追踪信号一直在移动,移动到一半的时候对方可能意识到了追踪装置,进行了信号屏蔽。”

    陈晨马上让他们软禁剩下的三个嫌疑人,搜索他们的行李。

    “可是我们没有搜索权……”齐想有些犹豫。

    “你脑子背那么多条条框框就是用来限制自己的吗!”陈晨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一群书呆子,出了事我担着,现在、马上给我控制住所有嫌疑人,告诉他们杨鸣已经被抓了!”说完他就摔了电话。

    “要是我,一开始就把他们锁在城里严刑拷打,哪有明明知道小偷在哪里还把人送走的道理。真是上头脑子糊涂,下面的脑子也不清楚!”陈晨狠狠砸了一下桌子,“现在火烧眉毛了才知道叫人帮忙,真是……真是……真是……”

    他平时说话刻薄,但很少说脏话,难得想发泄一次,却意外的词穷了。

    很快a市行动组又发来了通话申请:“什么情况?”

    “杨鸣是叛徒的事情一公布,沈央就试图逃跑,我在他身上装了定位器,让他离开了。然后我们假装抓住了杨鸣,观察了其他人的反应。”报告的是顾跃鲤。

    陈晨赞许地点头:“很好,他们什么反应?”

    “张菱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白朴宁申请去找郁亭。需要同意他的申请吗?”顾跃鲤问。

    陈晨很意外:“为什么要考虑同意他的申请?嫌疑人绝对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

    “可是他的嫌疑已经……”顾跃鲤解释了嫁祸的事。

    “从一开始,被嫁祸一事就完全是白朴宁片面的说辞,你们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就算u盘真的是被放进了郁亭的口袋,这个人也可能就是白朴宁。”陈晨简洁了当地驳斥了他,“他借着郁亭的干净身份顺道洗清自己,一句‘被嫁祸’就把自己归类到受害者的一方,很聪明不是吗?”

    “你所说的也都是你的主观判断。”顾跃鲤毫不示弱地指出。

    陈晨不在意她的咄咄逼人:“没错,而且还很有道理,你不得不把这种情况列入考虑。”

    顾跃鲤结束了通话,她马上联系营地的人:“把他们的行李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尤其是白朴宁的,第一个查他!”

    转头她又联系了顾骁驹:“跟上沈央了吗?”

    “他似乎在往郊外的粮食仓库跑。”顾骁驹远远地跟着沈央,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靠近容易暴露。

    “他们的汇合地点可能有埋伏,你千万小心。”

    “放心吧,a市我们熟的很。”顾骁驹挂了电话,顾跃鲤不知道刚刚接电话的是自己的哥哥还是未婚夫。

    自从三年前齐思的身体失踪以后,顾骁驹用了各种方法保存他的精神力,将他的意识封存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但是精神与躯体长时间的分离会导致精神力的消亡,顾骁驹只能让齐思时不时利用自己的身体进行活动。纵使他和齐思的匹配度比较高,频繁地断开精神体与躯体的联系也很耗费精神力。双生子的精神链接是最稳固的,顾骁驹和顾跃鲤交换躯体不需要完全断开精神力与本体的联系。知道哥哥的慢性自杀行为以后,顾跃鲤强烈要求顾骁驹借自己的精神图景进行转移,延长他们利用躯体的时间,减少更换链接的次数。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齐想,齐想还太小了。

    已经三年了,顾跃鲤有一种直觉,这件事马上会有个了断。

    “让白朴宁进来,我要审问他。”她冲着门外说。

    另一边,仓库里的郁亭因为现实和回忆混杂在一起,痛苦地蜷缩在地上,冷汗不停地冒出,想要呕吐却吐不出来,迷你龙因为他的力量削弱了,回到了他的精神图景中。

    忽然,远处透出一丝光,他被光线刺激得流出了眼泪。

    “嗯?杨一京不在这里啊?他不是好不容易发出信号让我们到这里等他么。”有人走了进来,领头的人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发现了郁亭。

    “怎么有个小孩儿?”领头人蹲下身查看郁亭的情况。

    郁亭看见了他的脸:有点像他的室友。

    “救救我……”郁亭向他伸出手。

    “怎么回事,杨一京让我来当保姆的啊?想得美他。”谢珀松嘴上这么说,还是让身后的向导帮晕过去的郁亭进行精神梳理。

    “放开他!”又来了个不认识的男孩子,“杨鸣在哪儿,让他滚出来!”

    “你想去哪儿潇洒?”沈央原本想找坐在最后一排的杨鸣说话,没想到他在搜地图。

    杨鸣猛地遮住手机屏幕,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他咳嗽了两声:“咳咳,不方便透露,你懂的。”

    女、朋、友?沈央无声地问。

    “瞎想什么,转过去转过去,不怕头晕吗你。”杨鸣把一脸八卦的他赶开了。

    顾跃鲤说杨鸣是偷了机密文件的叛徒的时候,沈央莫名其妙就想起了这件事。他的视力很好,即使只有一瞬间,也看清了地图上的位置——一个远郊的仓库。沈央不相信杨鸣是叛徒,他想找杨鸣问个清楚,又不想让人抓住杨鸣,只能找机会逃出来碰碰运气,看杨鸣有没有去那儿。

    关心则乱,他都没意识到为什么自己能顺利逃跑。

    顾骁驹跟着沈央来到了郊外的仓库,潜伏在仓库正门外,刚好能看见沈央和谢珀松对峙的场景。

    “杨鸣?这个小孩叫杨鸣吗?你是s市的人?”谢珀松饶有兴致地穿过他看向门外,“说实话我也有点莫名其妙,我是看到接头信号来的,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能给我解释一下吗,顾骁驹?”

    知道谢珀松发现了自己,顾骁驹直接走进了仓库:“你不知道这次演习的事?”

    “演习?哈,又是演习。”谢珀松露出了讽刺的笑容,“是老爷子搞得幺蛾子吧,事先声明,我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就是个热心的冤大头。”

    他又打量了沈央一番:“这就是你的新搭档?比齐思差多了。齐思的遗体找到了吗?”

    “关你屁事。”顾骁驹和精神图景里的齐思异口同声地说。

    “我只是想知道我优秀的对手是否得到了他应有的礼遇,”谢珀松收敛了张狂的口吻,“那时候的事,我很抱歉。”他不知道顾骁驹保存着齐思的精神力,延缓了齐思的死亡。

    “不必说了,把那个孩子交给我。”顾骁驹指了指郁亭。

    “交给你可以,你先告诉我他是谁。”谢珀松说。

    “郁亭,我的学弟,因为你们的卧底杨鸣被拐到仓库来了。”顾骁驹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谢珀松很痛快地把人交给了顾骁驹,他还和顾骁驹耳语了两句,顾骁驹露出不悦的神色。谢珀松拍拍他的肩膀,不再久留。

    作者有话要说:

    如何理解顾骁驹、顾跃鲤和齐思三人间的奇怪操作:

    假如躯体=游戏账号

    齐思的账号被盗了,如果不继续玩这个游戏,他就要退坑了。

    现在他要登录游戏,就必须借顾骁驹的号,可是这样一来,顾骁驹就要先下线,再由齐思在他的电脑上登录。等顾骁驹要用了,齐思要下线,由顾骁驹这边的电脑登录。

    而顾跃鲤和她哥住的近,她哥要上游戏的时候,可以直接用她已经登录的账号,减少齐思和顾骁驹上线下线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