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把漂酿阿姨拐回家!
    男人的正面都没有被人看到,却已经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作为世界五十强企业的总裁,他有足够大的能力会在举手投足之间决定一家企业的生死,也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个接近他的机会。

    听说陆氏打算来本地市场投资,靳云深也有与之合作的诚意,但还没有付诸行动,所以宫以沫并没有多大的好奇,反而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出去喘一下气。

    她本想一个人静一会,然而才走了一会儿,却听见不远处的传来争执的声音。

    “我再说一遍,把灰机还给我!”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

    宫以沫看见一个大约五岁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正跟一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胖男孩对峙,竟然看起来一点也不胆怯。

    胖男孩故意把玩具飞机举高,然后一把推倒小男孩,“就不给你!哼,你一个野小孩怎么可能有这个限量版的玩具飞机,一定是你偷来的!”

    “我才不是野小孩!”小男孩攥紧拳头说道。

    “骗人,你在这半天了,你父母都没来找你,你根本没有爸爸妈妈,你就是野小孩!”胖男孩得意的说道。

    小男孩从地上爬起身,直接用脑袋撞向胖小孩的肚子,胖小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小男孩捡起地上的玩具飞机,冷冷的看着胖小孩说道:“看在尼还小的份上,今天我就原谅尼了。”

    宫以沫差点笑出声,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几岁大的孩子,能说出这么老成的话来。

    “哎呦喂,我的小乖乖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一个胖女人突然走了过来,紧张的扶起胖男孩。

    胖男孩在胖女人面前歪曲事实的告完状,胖女人对小男孩疾言厉色道:“哪里来的野小孩,真是没教养!”

    说着,她还觉得不解气,抬起手朝着小男孩的头猛地扇了过去。

    倏然,一只手钳住她的胳膊,适时的制止了她的动作。

    胖女人定睛一看,便对上了宫以沫清冷而秀美的脸。

    下一秒,宫以沫轻飘飘地甩开她的手,严肃道:“这位夫人,我希望你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胖女人打量了一下宫以沫,再看看小男孩,这才发现他们的眉眼像极了,于是便冷嘲热讽道:“你就是他妈妈?果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哼,妈妈一看就是个狐媚胚子,生出来的儿子也是个没教养的东西!”

    “能在这里出入的人都身份显赫,夫人的话要是传出去了,想必丢的是自家的脸面。”宫以沫嘴角微扬,好心提醒道。

    胖女人眼神中带着些许得意地说道:“哼,在a城谁敢议论我们李家?”

    “呵,是吗?”宫以沫走到胖女人身边,在她耳边低语道:“那夫人应该也知道在a城没有人会不给靳总面子。”

    “你……你是靳总的人?”胖女人面色大惊。

    靳氏集团可不是她小小李家可以得罪的!

    “误会……误会!小孩子不懂事,你一个大人应该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吧。”胖女人立刻变脸,想要带着胖小孩离开。

    “等一下。”宫以沫叫住胖女人,“小孩子不懂事,那么你呢?”

    “你什么意思?”

    宫以沫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要你跟我的儿子道歉!”

    什么?让她堂堂一个李家少夫人跟一个五岁的小孩子道歉?

    “怎么?不愿意?可以,李家跟靳氏城东区的项目,明天开始暂停整顿。”宫以沫威胁道。

    她是靳云深的特助,靳氏集团正在开展的项目她一清二楚。

    李家这几年愈发的落魄,今年更是到了垂死的边缘,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拿下了跟靳氏的合作,如果失去了这个项目,他们便会一命呜呼。

    “别……别,我道歉!”果不其然,胖女人的脸色一片惨白,她连忙带着胖小孩跟小男孩道歉,然后悻悻的离开。

    突然,小男孩走过来,轻轻拽了拽宫以沫的裙角,奶声奶气道:“漂酿阿姨,尼真是我麻麻?”

    宫以沫不知道小男孩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吗?

    宫以沫蹲下身刚准备跟他解释,小男孩突然冲过来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将小脑袋埋进她的怀里,声音沙哑地说道:“尼是我麻麻……”

    宫以沫的手指停在半空中,不知道为何,她不忍心将他推开。

    宫以沫想起了自己刚出生便惨死的孩子,若是平安长大,应该也跟他一样大吧。

    “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宫以沫轻声问道。

    “陆辰逸。陆地的陆,星辰的辰,俊逸的逸。”辰辰仰起头回答道。

    宫以沫轻轻拍了拍小男孩,“辰辰,阿姨不是你的妈妈,你是不是跟妈妈走丢了?阿姨带你去找好不好?”

    小男孩依依不舍地松开宫以沫,摇摇头说道:“粑粑让我在这里等他。”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宫以沫摸摸他的小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心生欢喜。

    小男孩乖巧的点点头,依依不舍的跟宫以沫告别。

    宫以沫刚一离开,一个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小男孩身边,他的面孔轮廓分明,五官俊朗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只是站在那里,便足够令人臣服于脚下,但是他身边的小不点却没有打算理会他的意思。

    “陆辰逸,你在看什么?”男人开口说话,显然是在问小男孩,声音之中带着不悦。

    “粑粑,我刚才看见麻麻了……”辰辰目光在宫以沫离开的地方依依不舍地徘徊,充满期待地朝父亲说道。

    小男孩的父亲陆言清看着儿子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半分波澜,冰冷地打断他的幻想:“你没有妈妈。”

    这句话没有打击到辰辰,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显然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说辞,只是不难过,并不代表不生气。

    辰辰撅噘嘴,白嫩嫩的小脸微微红了红,俨然有父亲的气势,“现在有了。”

    陆言清无视儿子的态度,拉起他的手,毫不留情提醒道:“不许随便认妈。”

    “哼!”辰辰皱着小脸,双手环胸一副臭屁的模样,“要不是我还小,我才舍不得让她当我妈妈呢。不过尼这个老男人这么不识趣,我就要亲自出马,让她当我老婆!”

    陆言清冷哼一声,索性不去理会。

    “耙耙,尼不要小看我!”

    小男孩张牙舞爪得抗议,奈何抵不过父亲的力量,直接被强行镇压。

    一点都没有爱心!

    耙耙,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没人要的!我那么可爱,一定能把漂酿阿姨拐回家!

    *

    宫以沫回到宴会厅,酒会已经开始了,靳云深已经在同几名商业合伙人谈天。

    宫若欢见宫以沫来了,礼貌朝几名合伙人笑了笑,随即转而走去了一旁,径直加入了一众富家阔太的聊天阵容内。

    “陈太太,怎么没见陈总呢?”

    同众人打过招呼后,宫若欢轻笑着问向旁侧一名身形臃肿的中年妇女。

    陈太太随手一指,正是靳云深所在的方向,笑着说道,“那不是正和你们靳总在谈生意。”

    宫若欢闻声望去,面色却是倏然一变,伸手指向了站在靳云深身后的宮以沫,故意在陈太太耳边低声道:“陈太太,虽然以沫是我妹妹,我不该拆她的台。可是,有些话我不说,良心上有些过不去。你可要小心着些呢,我妹妹本事可是大的很,她最擅长的就是勾-引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