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萌宝整蛊
    半晌,陆言清移开目光,面色依旧淡漠。

    “粑粑,我们去帮帮麻麻……”

    “她不是你妈妈!”陆言清冷声打断道。

    “粑粑,现在可是英雄救美的好机会,我把这么好的机会忍痛让给尼,尼快点就帮帮漂酿阿姨吧,她好可怜……”辰辰抱住父亲小腿,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了宮以沫,一双大眼睛不停的眨着,看起来萌态十足。

    看着身前不断卖萌的辰辰。

    陆言清却是完全不吃这一套,面上神色没有半分变化,低声道,“不行,你这个月的三个要求已经用完了。”

    “可是……!”辰辰嘟着小嘴说道。

    “没有可是。”陆言清忽地垂眸,声色也冷了几分。

    辰辰瘪了瘪嘴,不再同他坚持,自小他便被陆言清教育着,不准同他讨价还价。

    否则惩罚只会愈来愈重。

    他不满的看了一眼陆言清,嘟着嘴道,“不需要尼帮忙,我也能保护漂酿阿姨,我现在已经是小男子汉了!”

    陆言清略微挑眉,淡淡开口,“是吗?”

    说罢便站在原地,拿起一杯红酒,淡淡抿了一口。

    目光却是若有似无的落在了宮以沫身上。

    辰辰嘟嘴,哼了一声,随即走去一旁,踮起脚来从桌上拿起一块蛋糕。

    他端着餐盘,身形灵活的挤进了人群中,一会儿就钻到了正中间。

    此时,宫若欢正伸手指向宮以沫,面露嘲讽,说出口的话,即便是他这个小孩子听了都觉着恶毒。

    辰辰心底莫名涌上几分怒意,他快步走上前去,走到宫若欢身前,脚底一绊,“啊”的一声惊叫,整个人不由得向前倒去。

    不偏不倚,辰辰撞到宫若欢的身上,而手中的蛋糕,也正巧糊在了她小腹处。

    辰辰站直身形,拍了拍手上沾染的几分奶油,抬头看向面色瞬间阴沉的宫若欢,露出无辜的表情,大眼睛眨巴眨巴看起来十分可怜。

    宫若欢看着礼服上的蛋糕,直接忘了姿态,狠狠揪住辰辰领子,扬声道,“谁家的野孩子?走路不知道看路吗?!”

    宫以沫眼见着宫若欢要动怒,连忙将小男孩护在怀中,生怕他被愤怒的宫若欢伤害,辰辰却是嘟着嘴,圆圆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她,奶声奶气地说道,“姐姐,不要打我,我怕怕……我不是故意的……”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无辜的小眼神一睁,看的人心都化了,旁人哪里还舍得下重口,更何况遭殃的还不是自己,纷纷用怜惜的眼神看着他。

    “他还是个孩子,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这孩子看起来既可爱又乖巧,而且也及时道歉了,别跟孩子计较了!”

    ……

    宫若欢原本要发怒,随即发现众人的态度不对,堵在胸口的怒意却是无从发作。

    辰辰已然这么说,她若还是计较的话,倒显得自己太过小肚鸡肠了。

    如果一再追究,恐怕还会落下坏名声。

    于是,她强行压下心头怒意,勉强笑了笑,隐忍的低道,“呵呵……没事,你没受伤就好,一条礼裙而已。”

    宫若欢咬紧牙关,压下心头的怒意,伸手从桌面拿起几张纸巾,擦拭着礼裙。

    辰辰转身看向站在远处的陆言清,伸手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陆言清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神色不明。

    这时,辰辰虽然舍不得从宫以沫的怀抱里离开,却还是悄然对着她眨了眨眼,便转身从人群中挤出,再度跑回了陆言清身侧。

    宫若欢被这么一闹腾,顿时只能哑火在一旁观望。

    可是,陈太太等人却没有打算放过宫以沫。

    一位名媛夫人沈安却是皱了皱眉,毫不避讳的道,“据我所知,靳总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还是你的姐姐。众目睽睽之下,你居然说出‘就算勾引男人也只会勾引靳总’这种话,真是不知羞耻!”

    沈安在圈内以性直闻名,见状定会说些什么。

    此刻,宴厅内并不算吵嚷,是以沈安的话,使得周围众人都听的真楚。

    一时间,许多名媛夫人,豪门阔太闻言皆是纷纷朝宫以沫看去,皆是议论出声。

    一边倒的议论着宮以沫的不知羞耻。

    在她们看来,在这种级别的宴会上,打扮成这样,目的自然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勾引男人。

    有资格出入这场宴会的男人,哪个不是在a城圈内地位赫然之人,随便勾搭上一位,便足以当上豪门阔太了。

    “真是不要脸,先穿成这样来参加宴会勾-引男人,现在又恬不知耻的抢自己姐姐的未婚夫!”

    “就是,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这个女人也不过是有几分姿色,靳总是绝对不会看上这种女人!”

    “有些女人就是仗着自己年轻漂亮,背地里尽做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未婚先孕了!”

    嘲讽声与轻蔑声夹杂。

    一时间,竟是大半个宴会厅都在议论着宮以沫。

    辰辰的一张小脸,悄然沉下,抬头看了一眼依旧无动于衷的陆言清,嘟起嘴,在心里默默腹诽:耙耙真是冷血,难怪一把年纪了都还找不到老婆!

    辰辰哀怨的眼神往父亲身上飘了飘,又飘了飘,确定父亲全然无动于衷之后,小小的拳头用力地捏紧,再度迈着小腿往人群里走去。

    ……

    宫以沫刚想反驳众人,突然间一道软萌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麻麻,尼怎么还在这里呀?我和粑粑都等着急了!”

    众人低头一看,就见到一个白嫩可爱的小男孩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宫以沫,圆嘟嘟像熊掌一样的小手拉着她的两根手指撒娇地说道:“麻麻,我们走啦……”

    话音落下,众人皆是一惊。

    看着再度出现的辰辰,刚刚回来的宫若欢面色不由得沉下几分。

    周围传来了七七八八的议论声:

    “这是她的孩子?”

    “她结婚了,还有老公?”

    “我看呀,可能她的老公很穷,所以才来这种地方找金主。”

    ……

    辰辰气呼呼的说:“我粑粑才不穷呢,他是这里最有钱的人!”

    最有钱的人?众人一阵嬉笑声。

    谁不知道今晚陆氏集团的总裁大驾光临,放眼整个a城谁能比陆总还有钱?果然是童言无忌。

    这时,宫若欢讥讽道:“小朋友,这么小就会吹牛了!”

    之后,她扫了一眼宫以沫继续嘲讽:“你妈妈还真会教你啊!”

    宫若欢知道这个小男孩不可能是宫以沫的孩子,因为当初那个孩子早就亲手被她摔死后丢入了河中。

    但这是一个借机嘲讽宫以沫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宫小姐,你好像不认识这个孩子?”陈太太见宫若欢表情不对,赶紧问。

    宫若欢故作皱眉,叹息了一声,一副家门不幸的样子:“哎,我妹妹一直都这样任性。以前不明不白的怀了孩子,被爸妈赶出去了。现在多出来一个孩子也不奇怪。”

    宫若欢说着,她看向了宫以沫,道:“以沫,你是不是又搭上了有妇之夫了,你总是这样,破坏别人家庭,带坏别人的孩子,会……”

    说到这里,她故意捂着嘴巴,装作不小心说漏嘴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