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浴室
    宫以沫顿时一脸错愕,也就是说,她迷迷糊糊间感受到的不是错觉,陆言清真的陪在自己身边,是因为辰辰的关系吗?

    辰辰跳下椅子,迈着小碎步冲过来趴在她的身边,柔软的头发扫过她的手臂,撩得心头痒痒,听到辰辰充满愧疚地说道:“都怪粑粑,他怕我争宠,把我赶出去了,漂酿阿姨,下次尼生病,我一定好好照顾尼!”

    小家伙信誓旦旦挥着小拳头着实可爱,宫以沫忍不住将他抱了起来。

    恰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辰辰跑去开门,就见一名女佣端着餐盘过来,一脸恭敬道:“小少爷,这是先生吩咐,等宫小姐醒来后给她准备的温水和瘦肉粥。”

    “看来在我多番指点下,粑粑终于上道了,端进来吧!”辰辰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就看到宫以沫神情讶然的看着这一幕,显然都听了进去。

    辰辰撅了噘嘴,觉得不能让粑粑抢了他的风头,立刻端过佣人手中的温水,来到宫以沫面前,眼睛亮晶晶道:“漂酿阿姨,我来喂尼吧!”

    宫以沫忙不迭摇头,女佣却已经走上前将她从枕头上扶起来,温水递到她唇边,宫以沫连忙伸手接了过来,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干净。

    眼看着小家伙的眼神转向了盘子中的米粥,她又飞快地拿起碗筷,一晃眼的功夫就将瘦肉粥喝完了,然后一脸诚恳道:“好啦!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唔……”辰辰眼底似乎闪过一丝遗憾,还想要开口,就听一旁的女佣恭敬道:“小少爷,先生吩咐您尽快回去写作业,他晚上会亲自检查的。”

    辰辰腮帮子顿时鼓得像个河豚一样,他语气不满地嘟囔道:“真拿老男人没办法,为了阻止我跟漂酿阿姨独处,居然使出这招!”

    宫以沫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嗓音温柔道:“好了辰辰,你快去完成课业吧,阿姨会照顾好自己的!”

    辰辰只好点了点头,挪着小短腿磨磨蹭蹭不甘不愿地走出了房间。

    等他们一走,宫以沫呼出一口气来,退烧后身上出了一身热汗,黏答答地着实难受,刚刚辰辰在这里,她也不好说什么。

    现在人都走了,她迈着虚浮的脚步,一步步朝浴室走去。

    半小时后,洗好热水澡,她刚扶着浴缸边沿站起来,却发现浑身乏力,体力不支,噗通一声又跌了下去。

    整个脑袋都闷进了水里。

    这么大的动静刚巧引来了从门外路过的陆言清。

    他眉梢一凛,瞬间推门而入,房间里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身影,他脸色微沉,就听到了浴室中传来了细碎的声音。

    男人没有一丝犹豫的推开了浴室的门,水面哗啦一声,宫以沫恰巧冒出头来,完美白皙的**一瞬间暴露在男人的视野之中,烟雾氤氲,若隐若现。

    陆言清的眸色更深,狭长的眼微微眯了眯。

    宫以沫回头望去,男人幽深似海的眸子笔直地朝着她的方向穿射而来。

    那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宫以沫惊呼了一声,脚底一滑,眼看着又要跌入水中。

    陆言清已经冲了进来,反应敏捷地擒住她的手,将她一把拉了起来,女人温软的身体瞬间贴上他的胸膛,肌肤上还来不及擦干的水珠子正渗着他的薄薄的布料,滚烫的牵扯着他身体里坚定的理智。

    男人的脊背似乎有片刻的僵硬,倏地抓过挂在一旁的浴袍,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后,毫不客气地开口道:“又想寻死?”

    宫以沫微微一愣,立刻想起了上次在泳池边发生的事,她抬眸想要解释,却对上了男人目光灼灼的视线,顿时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脸颊红得像个番茄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