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不好的传闻
    “明……明白了!”

    宫若欢咬紧牙关,颤抖着握紧拳头,眼底划过深深的恨意,公司这么大,人才那么多,缺了宫以沫,难道就不能转了!分明是靳云深有意偏袒那贱人,舍不得她离开,还做出这么义正言辞地模样,将一切怪在她的头上。

    如果他不将宫以沫留在公司,她需要去想尽办法将之踢出群!?

    她气轰轰地走出办公室,今天事事不顺,一个个都跟她作对。

    想到靳云深态度,宫若欢心中的紧迫性更强了。

    必须把那个贱人快速赶出公司!

    宫以沫,你真以为我没法对付你了吗?

    想要处理好m集团这个项目,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机会了!

    ……

    傍晚,宫以沫处理好一天的工作,去了趟靳云深的办公室,跟他汇报了一下情况。

    看着男人气色还不错的样子,宫以沫悄悄地松了口气,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模样,是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吧。

    老医生说过已经是晚期了,再怎么治疗也没用,只能让病人保持积极地心态,最好不要向他透露真实情况,宫以沫只能掩下情绪,一字一句地向靳云深汇报今天的任务。

    靳云深眸光深沉地点了点头,到最后吩咐道:“明天在公司里接洽m集团的负责人,好好跟进项目,不要出差错。”

    “是,靳总!”宫以沫认真地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靳云深忽然叫住了她,语气略显沉重道:“还有……在公司里,要注意形象,不要传出一些不好的传闻,我希望你能明白。”

    宫以沫蹙眉,回头深深地望着他道:“靳总,什么叫不好的传闻?”

    靳云深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道:“有些话,我以为不必说得太明白,你私底下跟谁在一起,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要是传到公司里,还是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靳总!”宫以沫神色微凉,一字一句道:“请您不要污蔑我的人格,还请您记住一件事,我是来公司上班的,工作上的事情,我会努力完成,至于我跟谁认识,跟谁正常交往,这些都是我的私生活,并不在工作范围之内。”

    靳云深眼神瞬间一凛,眸中闪过一丝怒意,他压着怒火说道:“我也是为了你好,这些事情传出来对你到底是有影响的,而且……”

    宫以沫定定看着他,眼中没有丝毫波浪:“靳总,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那是我的私生活,任何人都无权过问!包括您。”

    靳云深被她直接顶了一句,再好的涵养也撑不住,更何况他还是勉强维系,顿时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想到宫若欢所说的那些,想到她被人包养,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忍不住就会想起当年她怀孕之后的难堪。

    然而……

    靳云深握紧了拳头,良久才将眼中的怒火熄灭,露出无可奈何又怜惜的表情说道:“好,以后我不会过问了。”

    宫以沫将他的变化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看来他也跟旁人一样,默认她已经被人包养了,一如多年之前,没有丝毫信任。

    原本以为,就算无法再续前缘,彼此之间至少还有多年的些微情分,跳开了男女感情的纠葛,他至少可以用公正的目光看待自己。

    果然是她太天真了,多年前他不会这样想,如今,更不会。

    所以,他们还是将关系维系在上下级工作范围更合适。

    项目一旦完成,她就会马上抽身,绝不迟疑。

    宫以沫缓缓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也将心底的最后一丝情分消散。

    走出公司的时候,一辆熟悉的迈巴赫停在外头,宫以沫微一愣神,看到了辰辰那张灿烂的笑脸,心头的烦闷瞬间烟消云散。

    “漂酿阿姨,辰辰来……”辰辰挥着小手开心的喊着,身后传来一声冷冷的轻咳,辰辰撅了撅嘴巴,不甘不愿地接了三个字,“和耙耙……接尼回家啦!”

    为了不让父亲捷足先登拉着做到副驾驶座,他立刻打开后座车门,跳下去拉着宫以沫地手往后座去,口中说道:“为女士开车门,是绅士的义务,漂酿阿姨,快上来!”

    宫以沫俯身坐上去,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笑眯眯地说道:“嗯,你是世界上最有风度的小绅士!”

    辰辰立刻骄傲地仰着头,挑衅地看了驾驶座一眼,宫以沫下意识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抹孤傲的身影,如狼一般的眼神扫视过来,令她心头不由一颤,那股紧张的心跳声又在耳边飞快地响起。

    男人薄削的双唇令她不由自主想到前几次的接触……她的脸蓦地滚烫起来。

    宫以沫,够了啊,最近脑子是不受控制了吗?

    辰辰好奇地问道:“咦,漂酿阿姨尼为什么脸红红哒!”

    这一下,宫以沫更心虚,摸了摸脸,讪讪说道:“可能是有点儿热……”

    辰辰的手立刻贴到她的脸上,奶声奶气地说道:“我的手冰冰哒,给尼降降火!”

    随后,又不无炫耀地说道:“漂酿阿姨,尼的皮肤好好哦,滑滑的……耙耙你知道吗?”

    “知道。”驾驶座传来疏朗清越的回应,“上次,亲过。”

    辰辰受到一万点暴击,立刻不甘示弱在伸出双臂,环住了宫以沫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两三下,这才罢休。

    而宫以沫,早已经进入发烧状态。

    这父子俩……

    他们很快驾车离开,因此没有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拿起手机,将刚刚她上车的那一幕拍了下来。

    宫若欢嘴角勾起了浓浓地讽刺道:“宫以沫,我倒要看看,有了这些证据,明天你能不能翻身。”

    *

    车厢内。

    辰辰靠在宫以沫身上,眼睛闪闪发亮道:“漂酿阿姨,为了庆祝尼第一天上班顺利,我跟粑粑商量后,决定带尼一起去吃烛光晚餐,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