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湘奏弦
    “小心……!”

    地裂的壑口中暴风炸起,朗漉低下头护住狱雪。

    一时之间白玉般脸庞就近在眼前,狱雪愣住地望着朗漉闭起双眼的面容,纤长墨黑的睫毛与缀着泪痣的右眸,彼此间距离近得连呼吸也能感觉得一清二楚,他的心跳忽然快了起来。

    灵兽的吼声响彻天际,眼见又一道金雷劈在壑口冒起的血煞之烟上。两人连忙翻身而起避开暴风的波及,第二道落雷燃起的炎光消去了血鬼黑煞。

    跟朗漉拉开距离的狱雪悄悄松了口气,他将目光扫向天空上闪烁的雷光……

    血鬼黑煞向来是芒兽极为不喜之物,难道这是刻意引出芒兽的陷阱?

    思绪急转,狱雪将紫眸目光投向朗漉,开口问道:“难道是芒兽?”

    芒兽为先天灵兽,为浑身光芒璀璨的似豹之兽,尾部如蛇尾,四肢有着利爪坚鳞,能腾云而行、唤来金雷。对邪物有着敏锐的感应能力,并且有着追杀邪物的本能,是对邪气深恶入骨的天生光明之兽。

    朗漉抬头望向天上乍起的乱云中,忽闪忽灭的雷光,神色蓦地有些复杂地回道:“在穗雀西南方,确实有芒兽出现的踪迹……。”

    很快的疑问获得了证实,从巨扇上跃下的皇甫律仪收回变小的扇子,落在朗漉俩人身边,蹙眉低声说道:“上空有阵,估计是围猎芒兽……但这怎可入到城区?!”

    天际上的雷电闪光倏地向地面逼近,朗漉敛起狭长的浅金色眼眸,取出霜月白剑鞘的长剑,平举于身前,正当他要拔剑之际,一御剑而来的人影在半空中开口喊道:

    “……朗明深,不用你多事。”

    朗漉抬眼望向御剑之人,忽地几不可察地侧身挡在狱雪身前,他皱起眉头向狱雪悄声道:“别取下面具,是个多事的人,让他记住面貌只会平添许多麻烦。”

    翻涌的气血让伤口隐隐作痛,灵脉受损处于封印的状态之下,此时狱雪的实力可谓大打折扣,能用的手段所剩无几,听到朗漉的警告,他这才提起精力抬头望向空中御剑而来的人们。

    看这阵式估计又是蓝煌殿的人了,抬手拍去身上沾到的尘土,狱雪纳闷地想着,什么时候蓝煌殿这么多事了?

    “围猎芒兽?”朗漉持着并未出鞘的剑,挑眉问道。

    “今次围捕,是洛王的意思。”指挥着剑阵的御剑之人复又回过头,叉起双手道:“怎么?你还想象是兰汀那时瞎搅和?遇见你,我还真是倒霉。”

    “……这家伙。”皇甫律仪的脸上闪过不忿之色,瞇起水蓝双眸,一抬手又准备展开扇子。

    按住皇甫律仪的肩膀,朗漉摇头示意要他冷静,而后才转头回道:”戚珣,那时候是你过头了。”

    戚珣不屑地瞇起细长的眼眸,开口讽道:“喔,朗明深说实在的,那本就没你的事儿,谁让你凑得热闹?让黑琥珀给逃了的人,还真净有嚷嚷的本事。”

    让黑琥珀逃了?……兰汀?

    ……戚珣?戚梓光?

    对话中接连的情报让狱雪一时之间难以消化,站在朗漉身后,戴着面具的狱雪倒吸了一口气,紫眸的目光不禁定在那与朗漉对话之人身上。

    被喊做戚珣的那人,黑发低束在右肩上,有着浅褐色的皮肤与海蓝色的眼眸,身穿一袭深青色的袍服,俊秀的五官轮廓依稀还有当年少年时的模样,但那神情却全然不似自己记忆中的戚梓光。

    望着戚珣脸上讥笑的神色,与朗漉针锋相对的模样,狱雪想着,那个曾经谦和恭顺的人,彷佛已经从他身上消失。

    究竟在狱笼院消失之后,依附着狱氏而生,世代为狱家近侍的戚氏一族的下场又如何了?出了鬼云州之后,狱雪刻意无视掉与过往的关联,并不想去正视的一切……

    却万万没料到,这一切仅存的羁绊会在穗雀这个小城中齐聚一堂。

    “蓝煌殿才是真正不该插手的,你当时难道没想……”朗漉浅金色的狭长眼眸中怒火隐隐。

    抬手打断朗漉的话,戚珣弯腰笑道:“哈哈哈,这是怪我下手重了?你别傻了,九星煌火是杀不了他的,要拿下黑琥珀,除非先杀他个半残,否则不可能!”

    满月之下,半空剑阵之中芒兽腾云,雷光闪现照亮众人的颊侧,风云诡谲。

    狱雪忽然听懂,这一切原来从兰汀城那晚就开始了,虽不明白个中原由,但戚珣人在蓝煌殿,并且当天的九星煌火是他的命令,而他们的目标是活捉自己?

    半空蓝煌剑阵之中芒兽嘶吼着,突然间一切的声音乍然而止,视野忽转一片漆黑。

    。

    四周一片漆黑,青白的幽火一簇一簇地明明灭灭而燃,此时在场参杂在战斗中的所有人与芒兽,都已被某人展开的结界纳入界境之中转移传送,在穗雀城之中彻底消失。

    黑暗中仅有青白火炎光球的照明,能在如此短时间之内将众人转移进界境,此人毕是大有来头的高人。

    落到地面的戚珣不敢妄动,细长的眼眸一敛转头望向朗漉,皱眉喊道:“是谁?”

    浅金色的眼眸中映着明灭的幽火,朗漉耸了耸肩,回道:“反正不是我。”

    眼下不知此高人目的为何,若是妄动触发到界境的机关,可就不妙了,朗漉望向皇甫律仪,而对方回以浅浅的摇头。

    这代表皇甫律仪与对方的境界差距过大,完全无法探出离开此界境的出路……

    “我稍早就想问了……这家伙又是哪位?”偏过头望向站在朗漉身后的狱雪,戚珣问道:“方才唱戏的喊你言雪是么?……真罕见,你的眼睛竟是紫色的?”

    狱雪皱了皱眉,向后避开戚珣伸来想揭开他面具的手,冷冷地说道:“只是个与你无关的人。”

    “戚珣,不许对我的友人无礼。”朗漉警戒地挥开戚珣的手,带着狱雪走到了皇甫律仪边上,与戚珣拉开了距离。

    就在戚珣又想发话之时,忽地,流水静淌般冷冷三弦之声响起。

    一个修长的人影从不远处一道幽火中现身而出。

    翠绿的长袍下摆与袖摆上绣着二十七只白鸦之纹,交错而过的六只翠玉簪高高束起深翠绿的长发,只见他深翠绿的长发无风而动。

    那人一双眼尾低垂的深褐眼眸带给人温顺宁静的感觉,男子的唇角轻轻勾起笑道:

    “正巧路过,有帮上忙了么?本想来看看我那负伤的晓吟小师弟,不知怎地就绕到街上看热闹,一时入迷就迷路了呢……”

    “南湘君?”朗漉讶异地开口喊道。

    “莫兄?”皇甫律仪也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

    “哎呀,没想这么迷路居然遇上旭月宫主和小律仪了,许久不见你们又长大了点了吶。”男子轻抚着覆着白蛇皮的三弦,苍白右手上缝合的伤疤痕陈,他俊美的脸上神情悠哉散漫地,维持着一脸恬静微笑。

    来人是千鸦门的代掌门人──莫可霏,人称南湘君的界境御者。

    从入了界境起便不见此行重点的芒兽,戚珣连忙问道:“南湘君此次是为何意?这芒兽乃是洛王所下令要围捕……”

    “洛王?……嗯,四王爷么,他的事儿我素来不管的。”面对戚珣的质问,南湘君不怎么在意地摇头应道。

    戚珣张了张口,一时语噎。

    四周青白的幽火闪烁猛地加剧了起来,一侧的黑暗中闪现点点草绿的萤火光点,莹绿的凤蝶成群飞出,从深黑之处缓缓凝聚,照亮了倏地出现的青石砖道。

    切齐的黑发在颊边晃动着,狭长的深黑凤眸中没有笑意,从砖道中走出的来人开口说道:

    “可霏……把我的病人儿还来。”

    “子歌我什么都没做呀?你怎么那么生气呢?”望着冷着脸的蔺子歌,南湘君一脸无辜地说道。

    低下头蔺子歌单手掩着脸,肩膀微微抖动着,深深吐息后才抬起头,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没将我隔在界外?让我费这么大的劲儿过来?还逗着我玩呢?”

    从见到蔺子歌之际,皇甫律仪便悄悄地移动脚步,躲到了朗漉与狱雪的身后,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毕竟自己最初也只是想到病人出门散个心的……

    怎知连在穗雀城中晃晃也会卷入蓝煌殿围猎芒兽的剑阵中呢?真是天大的冤枉。

    “哈哈哈……都是子歌你太严肃了。”两手一摊,头顶上的玉簪缀饰相击轻声脆响,南湘君摇头笑道:“你不会让我把芒兽放走的。”

    “可霏,你晓吟师弟还在等你,把界解开。”蔺子歌瞇起深黑凤眸,虽早知此刻对方已将芒兽远远地放走了,听他说起还是感到头疼,他揉了揉鼻梁骨,决定不再和莫可霏较真。

    “可情况不对呀……界的掌控权不在我手里。”南湘君指尖轻点下颚深思着,偏头露出了困惑的微笑,感叹地说道:

    “我方才就在想了……子歌,我们这难道是中计了么?”

    “可霏……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

    “不,我没有。”轻拂三弦的指尖停顿了,抬起的掌心上浮出一面水镜,镜中映照出一片虚无,南湘君静静地说道:

    “子歌,有人动了手脚,我们出不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的小天使们!(比心)

    [推荐]基友的古耽→《天涯刃镇妖志异》

    作者:山倚晴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